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和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會見傳媒的答問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和古物諮詢委員會(古諮會)主席林筱魯今日(六月四日)在古諮會公開會議後,就檢討歷史建築保育政策的公眾諮詢會見傳媒的答問:
記者:首先想問沙中線,要到第三季才一併檢討,究竟會否保育?第二個問題是保育政策很多都涉及經濟誘因或法例規管,政府的看法如何?第三個問題是今天是六月四日,你支持「平反六四」嗎?

發展局局長:就第一個問題,大家在過去的一段日子都聽了很多,剛才古諮會開會的時候亦有就沙中線的考古工作向大家作了一個進度報告。就這方面希望大家注意到幾個基本點。第一個基本點我們之前也有說過,這個考古工作是重中之重,所以我們絕對不會因為沙中線工程的趕工而犧牲考古工作,這一點請大家放心。第二點是考古工作正在進行中,大概要到今年第三季末才完成,我們認為這項工作是重要的,而過去的一段日子可能大家都在報章上看到有不同的專家、學者提出他們的意見和看法,現在要回到一個基本點,就是要讓考古專家的團隊繼續做好他們的工作,令我們能夠更全面地掌握實際情況和評估今次發現的歷史文物各方面的價值,屆時將會如何進行保育,社會要進行討論,我們亦會諮詢古諮會。

至於第二條問題,經濟誘因在是次諮詢文件中佔相當大的篇幅,其中一個重點是私人擁有的歷史建築的保育。大家知道今時今日的香港,寸金尺土,物業本身的價值很高,土地的價值也很高。當我們進行保育時,整個社會可能要考慮一下,在這方面大家認為應怎樣使用社會資源,用到甚麼程度才是合適,是否有其他的手段,譬如城市規劃,在這方面我們的同事也要考慮私有產權保護的問題。我們認為在這方面值得整個社會有一個知情的和全面的討論後,政府才制訂政策比較合適。

你第三個問題是關於六四事件。當我於二○○九年任立法會議員的時候,在立法會辯論已經將我個人就這件事件的立場和看法講得很清楚,我沒有補充。

記者:想問三個問題,第一是這份文件就一些開放式的問題諮詢公眾意見,之後會用甚麼標準決定下一步的工作?第二是時間表,收集意見後會否訂一個時間決定何時成立基金、訂立新法例等,如何確保不會諮詢之後卻沒有結論?第三是有關沙中線,上星期副秘書長表示會與不同部門商討如何保護T1區的文物,可否講講最新進展,會否考慮修改車站的設計以保護文物?

發展局局長:我們與運輸及房屋局(運房局)之間的合作非常緊密。我就沙中線的考古工作與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交換了好幾次意見。我們有一個跨局跨部門的小組跟進相關工作,小組有運房局和路政署的代表,也有發展局的同事。我們改善了通報機制,各部門的代表會適時地向各自的局長匯報(進度),所以整件事的處理是運房局與發展局聯手一起處理。至於這份諮詢文件採取開放式的內容,我們會如何整理,因為古諮會的朋友們就這個設計花了很多精神和心血,我請主席就這個設計講解一下。

古物諮詢委員會主席:最重要的是我們收集公眾意見之後,一定要用一個公正平和的心去梳理這些意見。我們不能排除任何意見,但我們希望可以找出主流的意見,以及突出特別需要關注的重點。我們的責任是整理這個報告以反映公眾的意見,然後交予局方作考量。

記者:時間表方面?

發展局局長:這方面視乎我們所收集的意見如何,由於範疇比較闊,所以會按相關內容的輕重緩急去處理。上一次檢討是在二○○七年,是由發展局前任局長主持的,當時檢討後有具體結果讓大家知道。

記者:由於古蹟辦遲遲未有決定怎樣處理這些古蹟,有人擔心古蹟會受到破壞,甚至說有坑有塌坊的情況出現。你現在怎樣看,專家又怎樣處理發掘出來的東西,在程序和安排上有沒有需要改善的地方?另外,你提到第三季會完成考古發掘工作,你們在之前公布第一階段考古範圍完成時,亦沒有公布會否因為下一階段考古工作要擴大範圍而令工程延誤,就現在情況來看會不會延遲呢?

發展局局長:考古工作是重要的,今次的發現也非常重要,是我們社會很關心的。正如剛才所說,考古工作是我們的重點,我們不會因為趕工而犧牲考古工作。當然在個別的地方,當考古工作完成後,我們會交回港鐵去進行相關的工程,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延誤。在這個過程中,相關的同事也會就現時的發現和可能的情況做一些工序上的檢討,看看怎樣節省時間和做一些應變計劃。就這方面,相關的同事也會緊密跟進。在現階段我們不適宜作揣測,最重要是我們明白這項考古工作和發現是重要的,而我們會優先處理這項工作。至於你剛才提到,之前的發現,相關的專家和古物古蹟辦事處的同事已非常緊密地監察,裏面發現的一些古錢、陶瓷和其他的東西,已經按既定程序保護和收起;而發現的古井,也用一個合適的方法保存了。這方面我們會不斷留意和監察,我相信古諮會也會非常留意。我們提升了通報和監督程序,在這方面,絕對是開誠布公,接受大家的監督,請大家放心。

記者:局長,我想問政府顧問報告解釋了文物基金的啟動資金是九億元,每年有一千萬元供私人業主進行維修,這個數目是否足夠,會否太少?

發展局局長:這方面我想多聽大家的意見。大家明白香港的物業和土地都很昂貴,如果成立一個用以保育私人的歷史建築基金,需要的錢相當多,但如果成立一個基金只用作維修管理,又是另外一回事。在這方面我們持開放、謙虛的態度,希望在諮詢期間,多聽社會的意見,然後才決定下一步應怎樣做。

記者:我想問基金運作將會是由政府,還是交由其他官方機構負責?

發展局局長:要視乎這個基金的目的和規模才能制訂運作方式是怎樣。在這方面要先聆聽社會大眾的意見:第一這個基金是否成立,第二如果成立,它的定位在哪,由定位開始,我們才知道要多少錢才足夠,和需要一個多大的團隊才能夠做到這些工作。

記者:上次港鐵在古諮會提到,要更改豎井的話,沙中線工程可能要再拖多幾年,據政府的了解和資料顯示,是否要多幾年才可以保護文物呢?如果是這樣的話,你覺得值不值得做?

發展局局長:我希望大家給專家和專業部門的同事時間做工作,一方面專家要繼續做他們的考古工作,另一方面是工程專業的同事知道這個考古工作重要,也知道今次考古發現可能會對沙中線的走線和施工會有影響;所以短期來說正在進行一些工序上的調整,希望盡量減低影響,另一方面,也要做一些應對和應變的計劃,這方面請大家給予時間。

記者:剛才提到工地早前已經交回港鐵,第二個考古地盤和第三個會否當完成考古工作後便交回港鐵,而不會考慮原址保育的可能性?

發展局局長:這視乎考古工作,若在該區完成而再沒有其他考古工作之後,才會交回港鐵。另一方面,如何保育和保育甚麼,有很大的商議空間,我相信最重要的是,政府是知道這件事的重要性,知道這件事是市民所關心的,知道這是我們的文化承傳,所以我們很重視。與此同時,如何處理,不單是香港社會,即使在外國遇到這個情況,各自的做法也有很大分別。我們會抱謙虛的心去多聽、多探討,過程中會諮詢古諮會。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4年6月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3時05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