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立法會:發展局局長就《2016年撥款條例草案》恢復二讀辯論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今日(四月二十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2016年撥款條例草案》恢復二讀辯論的致辭全文:

主席、各位議員:

早晨,非常感謝各位議員就政府推展基本工程計劃提出的意見。我在此作綜合回應,並提出一些數據供大家參考。

基本工程投資
------

政府一直維持適度及有秩序的基本工程投資,以改善市民的生活質素、提升香港的長遠競爭力、推動香港經濟發展和創造就業機會,從而為本港的社會及經濟的可持續發展奠下穩固基礎。政府在二○一五至一六年度,基本工程實際開支約750億元,相當於香港本地生產總值約3.1%,而今年的開支預算則為約785億元,當中包括土地及房屋供應、交通網絡、醫院及醫療設施、學校、康文設施、社區重點工程、供水、排水系統等等。由於社會對基本工程的需求持續殷切,政府在這方面的開支在未來幾年估計都會維持在較高水平。在全球經濟一體化的大趨勢下,各經濟體之間的商貿關係日益緊密,香港作為細小而開放的經濟體,更容易受到外圍因素所影響,因此有需要持續和穩定地推展民生及基礎設施,以維持香港的長遠競爭力、促進社會和經濟的持續發展。

經濟逆轉
----

自從二○○八年金融海嘯之後,外圍的經濟環境欠佳,香港以至世界的經濟近年都只能維持低增長,只有內地的經濟增長仍能保持較良好的勢頭,讓香港可以在國家高速發展的過程中分一杯羹。但過去兩年,內地經濟進入轉型期,剛公布的最新內地今年首季經濟增長已放緩至6.7%,較過往為低,估計這個大約的增長幅度會成為內地經濟的新常態。香港與世界及內地的經濟環環相扣,勢難獨善其身,今年的經濟增長預測只有1-2%,比去年全年2.4%明顯減慢,不少行業經營環境充滿挑戰已是不爭的事實,從最近的零售、旅客和失業率數字之中亦可見一斑。

環顧世界,各個先進經濟體系的基建投資都能在經濟面對下行壓力時發揮「逆周期」的作用。我們必須繼續推行具經濟及社會效益的工程項目,抵禦部分經濟下行的壓力,維持社會整體就業情況。

工程項目撥款審批緩慢
----------

但是,自二○一三至一四立法年度開始,由於部分立法會議員的「拉布」行動,導致財委會及工務小組審批工程項目撥款申請的進度非常緩慢。二○一三至一四立法年度獲財委會批准的新工程項目撥款金額由前兩年的分別約1,600億元及900億元急劇下跌至只有3 6億元,跌幅超過九成。雖然去年情況稍為好轉,獲批的新工程項目撥款金額約有850億元,但今年情況又變得非常嚴竣,我們預計在本立法年度提交的新工程項目撥款申請約有60項,所涉金額約為650億元,至今只有兩個新工程項目獲批共約2億元撥款,其餘近60項的基本工程項目因而受到拖延,平均延誤超過六個月,個別項目甚至超過一年。

「拉布」的影響
-------

有議員認為「拉布」能降低工務工程的投標價,對工務工程的推展帶來正面影響,我們絕不認同此說法。事實上,「拉布」令政府批出新工程合約的數目和金額急劇減少,以過去五個財政年度為例,在二○一一至一二年至二○一三至一四年的三個年度內,每年批出的新工程合約平均約有50份,金額約為500億元,但是由於「拉布」的影響,在二○一四至一五年度批出的新工程合約則明顯下跌至只有20份,金額低於300億元,而二○一五至一六年度雖然批出的新工程合約回升至約40份,但金額亦不足400億元。因招標的新工程合約數目和金額減少,而產生了激烈的競爭,導致工程招標價格短暫出現回軟的情況,但「拉布」只會令工程項目的推展受到延誤,引致在往後年度又出現多項工程同時招標和施工的高峰期,令投標價飆升之餘,更扭曲了對建造業人力的需求,令人手屆時更形緊絀。此外,目前工程項目撥款被拖延的情況已令工程相關業界的顧問公司和承建商凍結招聘甚至解僱員工,影響了業界的就業情況,尤其是今年將畢業,或正在求學而要找暑期培訓、讀工程相關學科的同學,所受影響最大。

「拉布」對建造業以至社會造成不利影響,不但令這些項目無法早日落實讓巿民受惠外,亦窒礙香港的社會和經濟發展、削弱香港的競爭力,還會對建造業從業員及相關家庭的收入造成嚴重打擊,甚至要面對失業或財政的困難,最終引致人才流失,並且會令讀建造相關專業的年青人減少工作機會,影響其發展前途。昨日政府統計處公布的本港失業率數字,九個月來首度回升,今年一月至三月上升0.1個百分點至3.4%,是自二○一三年後期以來的最高水平,建造業的失業率升幅更較其他行業明顯。工程量的「大起大跌」,令業界面對「一時餓死,一時飽死」,也將會嚴重影響工人培訓和吸引新人入行的成效,對建造業造成長遠的負面影響。而且其他相關行業如物料供應、採購、物流等亦將受牽連。「拉布」可以說是百害而無一利。

最近,政府為了顧存大局,急市民所急,同意以「民生先行」及「先易後難」的原則調動財委會議程,希望讓正在等候撥款批准的工程項目盡快上馬。現在政府已展示了最大的誠意,積極回應了議員的訴求,我們懇切希望議員能放棄「不問是非、只問政治立場」的「拉布」行動,加開會議,致力在七月中本屆立法會結束前,完成審議政府提交的所有工程項目。

控制工程成本
------

香港的建造成本近年一直維持在高水平,過去幾年亦出現多項基建工程大幅超支的情況,政府非常關注。事實上,我們的研究顯示,過去五年,香港的建造成本上升了超過五成。有見及此,行政長官和財政司司長分別在今年的《施政報告》和《財政預算案》中提出,政府將會加強對工務工程的成本管理,包括在發展局成立「工務工程成本控制辦公室」,確保公帑運用得宜。

政府將以三管齊下方式推行成本管理,即(一)全面檢視現行的工務政策及規定;(二)嚴格審視主要新工程項目的造價預算;以及(三)提高公共工程項目的項目管理水平,以達致節省成本的目的。

就項目的設計而言,我們會要求相關部門在進行工程項目設計時,採取實而不華的原則,盡量減少非必要的花巧要求,但我必須強調,這並不是要扼殺創意。事實上,簡約的設計跟美感、創意從來並沒矛盾,我們可以從很多時尚的室內設計的實在例子裏看到,即使是簡約設計,都可讓人有耳目一新之感;相反,富麗堂皇的東西也不一定代表漂亮。過往我們都有一些由建築署負責的工程項目,例如和合石橋頭路靈灰安置所及紀念花園、啟德工業貿易大樓等,既能以相對低的造價完成,而其設計又能獲得公眾及相關業界的認同和嘉許。

此外,我們計劃在幾類主要的政府新建樓宇,例如學校、辦公大樓、政府人員宿舍等,訂立成本指標。有關指標將以「切合實際需要」為原則,並參考過去同類型項目的造價、最新的建築標準和要求以及巿場情況,從而計算出這些樓宇分別大約的指標建築成本。我們會要求相關的工務部門,在項目設計階段便參考這套指標,從而訂出符合成本指標範圍內的設計。

與此同時,我們會繼續加強建築師、工程師及承建商之間的協調,推廣「設計可施工性」的良好作業守則,並繼續鼓勵以3S的概念,即標準化(Standardisation)、簡單化(Simplification)和單一綜合元件(Single integrated element)優化工程設計,方便預製組件的使用,提高施工效率,同時紓緩對建造業人手的需求,最終可以降低項目的造價。

汲取了海外的成功經驗及於過去數年在本港試行的成效,我們會致力推動以夥伴合作的方式推行工務工程合約,即「新工程合約」模式(New Engineering Contract),以提升工程合約的管理效率和成本效益。其中「新工程合約」的「目標價合約形式」設有分擔超支和攤分節省工程費用的機制,由政府及承建商共同分擔和攤分實際工程費用與「最終目標價格」的差額,目的是令合約雙方有共同目標,致力以較具成本效益的方法,和較短時間內完成工程。這個機制也提供誘因鼓勵承建商提出替代方案,更配合建造施工的需求及減低工程成本。在分擔超支方面,政府的承擔部分是會封頂的。「新工程合約」將有助我們控制成本。

建造工程價格主要由物料及工人工資兩部分組成。當中的物料價格受全球商品價格影響,工人工資亦受本地勞動市場及其他相關行業的工資影響。我們會致力控制和減低工程的成本,並會透過系統再造工程(system re-engineering)和最佳化設計 (design optimisation)等方法,以降低工程成本,為整體社會帶來裨益。

發展局正籌劃一個跨專業的專責辦公室統籌及推行以上工務工程的成本管理工作,確保公帑運用得宜。我們懇切希望得到立法會的支持,盡快成立這個「項目成本管理辦事處」。

總結
--

主席,我非常感謝各位議員及社會各界對政府推展基本工程計劃,包括成本控制工作,所提出的寶貴意見,我們會繼續有秩序地推展基本工程項目,並且有效地運用資源,確保公帑用得其所。以上是我就基建和工務事宜的綜合回應。多謝主席。



2016年4月20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5時13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