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立法會十九題:工務工程項目管理

以下是今日(十一月二十八日)在立法會會議上謝偉俊議員的提問和發展局局長黃偉綸的書面答覆︰

問題 :
 
有評論指出,由港珠澳大橋工程超支和延誤,到沙田至中環線工程的偷工減料及鋼筋無被妥善接駁導致結構出現問題的事件,令港人對政府工程大失信心。如政府無法解決工程監督問題,市民信心難以重建。政府於二○一六年成立項目成本管理辦事處(控本辦),專責工務工程項目成本管理工作。據報,控本辦至今審視130份準備提交本會財務委員會的撥款建議,並從原本合共2,600億元的預算造價中節省了270億元。因應在近年多項基建工程接連大幅超支情況下,控本辦有效減省工程造價及它已定於二○一九年四月終止運作,本人在本屆任期內四度在立法會提出質詢,詢問政府會否擴大控本辦職能及將其升格為常設部門。行政長官於本年度《施政報告》宣布將控本辦升格,明年四月一日成立項目策略及管控辦事處(策管辦),繼續審視工程項目成本。此外,行政長官宣布設立主要項目精英學院(學院)。該學院旨在讓公職人員以創新思維及世界級水平領導技巧,推展工務工程項目。據報,發展局已預留近7,000萬元作學院首三年運作經費。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策管辦在人手編制、組織架構、營運開支等方面與控本辦比較有何差異,以及有關差異每年招致多少額外公帑開支;
 
(二)因應近年基建項目超支常見,以致有市民「聞基建色變」並紛紛質疑政府控制基建項目成本及質素的能力,策管辦有何措施防止承建商巧立名目誇大建築成本令造價大增,以重建市民對政府推展基建項目能力的信心;
 
(三)據悉二○一六年控本辦成立時,集中審視預算造價10億至20億元工程項目,惟近年地區小型工程項目預算造價經常被指過高,而且有傳媒估計「明日大嶼願景」可能涉及動用一萬億元財政儲備興建大型人工島,有鑑於此,政府會否把全部工程項目(不論預算造價多少)交由策管辦審視;如會,有否評估策管辦的人手及所獲撥款是否足以應付龐大工作量;如不會,原因為何;
 
(四)因應有報道指本港現時可競投3,000億元以上工程合約的承建商中,具中資背景的承建商佔約三分之一,而承建商的管理層成員當中,有不少人是大力倡議及支持大型填海工程的智庫成員,策管辦、其他政府部門及政策局有何措施及政策,避免日後工程可能涉及的潛在利益衝突問題;及
 
(五)學院的籌備進展為何;會如何利用學院使公職人員(i)掌握世界級水平領導技巧及(ii)提升工作表現,令市民有信心政府有能力妥善管理基建項目?
 
答覆 :
 
主席:
 
政府一直持續適度及有序地推展工務工程,以改善市民的生活質素、提升香港的長遠競爭力、推動香港經濟發展。在未來數年,我們預計基本工程的年度投資金額將增至超過1,000億元,而整體建造業每年的工程量將增至超過3,000億元。除了繁重的工程量,我們還正面對建造成本高昂及建造業勞動力高齡化的挑戰。此外,近年市民大眾對提升工務工程項目表現的期望亦日益殷切。我們有需要應付這些挑戰,確保工務工程項目順利推行,以服務社會。我們亦有需要制訂和推動相關策略,以提升建造業的承載能力,並改善整體生產力。
 
行政長官在二○一八年《施政報告》宣布,政府會將項目成本管理辦事處升格,並擴大其編制和職能。我們建議成立項目策略及管控辦事處,以推行策略措施及加強在成本監察和項目管控方面的能力。
 
就謝議員問題的五個部分,現回覆如下:
 
(一)項目策略及管控辦事處為一個跨專業的辦事處,由建築師、工程師和工料測量師等組成,並由一名首席政府工程師(首長級薪級表第3點)領導,職銜為項目策略及管控辦事處處長(處長),及一名政府工程師(首長級薪級表第2點)輔助,處長會直接向發展局常任秘書長(工務)匯報。我們計劃𧗊快尋求立法會人事編制小組委員會的支持及財務委員會的批准,開設這兩個常額首長級職位。

除了以上兩個首長級職位外,項目策略及管控辦事處將增設12個非首長級的職位。新開設的14個職位,每年平均員工開支總額(包括薪金和員工附帶福利開支)約為2,330萬元。相比現時項目成本管理辦事處的七個職位(註一),每年平均員工開支總額將增加約1,150萬元。
 
(二)雖然近年有個別超大型工程項目,在推展過程中遇到不可預見的因素,引致超支的情況出現,但基本工程計劃的表現整體來說仍然保持良好(註二)。
 
縱使如此,我們明白公眾對於成本控制和項目表現的關注。在將會成立的項目策略及管控辦事處,針對項目成本的控制及建造支出的監察,我們會推行以下的新措施:
 
(i)就各個主要工程類別,例如開掘隧道、地盤平整、樓宇興建、道路工程等,訂立一個成本基準系統,更有效地掌握工程造價的水平。

(ii)由項目立項開始,我們便會進行項目審視程序,並作定期檢討和跟進,以監察項目的發展及詳細的設計過程,確保設計遵守「目的為本」和「實而不華」的原則,直至申請撥款階段。

(iii)我們會把成本控制的範圍擴大至建造階段,並使用一個新建立的項目監察系統(註三),持續監察項目的表現,直至項目完成等。
 
(三)現時,項目成本管理辦事處會對每個預算金額超過3,000萬元的項目進行審視。在提交立法會申請撥款前,這種審核方式雖然有效,但項目設計往往已發展成熟至可提交撥款申請的階段,因此能夠優化設計的空間很有限,而可減省項目成本的空間亦較少。在項目策略及管控辦事處成立後,我們會在工務工程項目(預算金額超過3,000萬元的項目)的推展過程中,提升項目成本管理及控制,把握所有機會減省成本,並加強控制項目預算及開支,以遏止項目超支及工程延誤。我們會確保項目策略及管控辦事處的人手將會足夠應付這方面的工作。
 
(四)政府推展工務工程項目是以香港的長遠利益為依歸。現時,可承接三億元以上政府工程合約的承建商超過100個,當中包括來自本地和其他不同地區,我們亦已於去年推出新措施,優化採購制度有關納入名冊的規則,以吸引更多內地及海外承建商加入本地市場,從而促進市場良性競爭和引進嶄新技術。在項目的推展過程中,項目策略及管控辦事處會向負責項目的政策局和工務部門建議適合的採購模式,以加強投標過程的競爭性。政府在評審標書過程中,除了考慮投標價外,亦會以客觀的準則,評核投標者的技術素質,如經驗、過往的表現、投放資源和技術方案等較詳細資料(註四)。我們亦會不時檢討採購制度,確保工程項目的採購是在公開、公平和公正的原則下進行。
 
(五)我們在今年初委聘國際顧問公司,參考海外的經驗,研究成立專門培訓主要工程項目領導人員的學院。顧問報告指出,香港有迫切需要成立類似英國政府Infrastructure and Projects Authority所舉辦的Major Projects Leadership Academy,專責提供高級領導人才的專業培訓。我們擬在明年六月開展課程。我們亦已預留主要項目精英學院首三年的運作經費,並即將委託顧問公司協助我們進行招標,以聘請合資格的專業機構,由二○一九年起的未來三年,為150至200名主要工程項目領導人員,提供具結構性、持續性和現代化的高級領導人才專業培訓課程,我們亦會與國際有關單位作交流和合作,讓學員汲取更多海外經驗。
 
另一方面,我們亦會進行顧問研究以提升工務工程項目的表現及推展能力。我們已預留6,950萬元以進行相關顧問研究,及設立主要項目精英學院和學院二○一九至二○二二年的運作經費。由於我們將進行有關的招標工作,故現階段未能提供預算的詳細分項。

註一:該七個有時限職位將於二○一九年四月一日到期撤銷。

註二:回顧過去十年,財務委員會(財委會)共批出約580個甲級工程項目,撥款總額約為8,900億元;當中約有70個項目需要向財委會申請追加撥款,所涉款額約為645億元。即約有十分之一項目需要增加預算,而相關的金額佔撥款總額約百分之七。另外,雖然個別項目因應某些情況,需要增加撥款,但以整體基本工程計劃來說,我們不單能夠在原核准預算內完成,而且還有盈餘。

註三:項目監察系統為一個網上應用系統。我們參考了超過600個在過去20年完成的項目的現金流量資料,並考慮及基本工程計劃下項目所有典型特性後建立。該系統能有效監察項目進度,提供預測性分析,對現正進行項目的成本及時間方面的表現作出預測。
 
註四:為確保中標者擁有足夠的技術及資源完成相關的工程項目,招標部門於評審各工程合約標書中一般採取「雙信封、兩階段」方式來評審標書。部門會要求投標者於投標時同時以獨立信封分別提交「技術建議書」及「價格建議書」。部門成立的標書評審小組會根據標書中訂明的各項評審標準,先完成第一階段的「技術建議書」評審後,才檢視「價格建議書」,然後綜合兩階段的評分。


2018年11月2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7時20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