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副局長和局長政治助理會見傳媒談話全文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黃偉綸與發展局副局長廖振新和發展局局長政治助理馮英倫今日(八月二日)在政府總部西翼大堂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發展局局長︰大家好。我知道大家都想我們跟大家見面,亦安排得到。非常感謝大家。發展局的問責團隊今日齊人了,對我自己來說是「望穿秋水」,等了很久,「援軍」今日到了。我向大家介紹兩位同事,第一位是廖振新先生,他是我們的副局長;馮英倫先生(Allen),是政治助理。兩位都是我主動建議,經相關委員會考慮和得到特首同意。

廖振新(CS)在土木工程方面相當有經驗,亦是一位專才,他近幾年的工作,是在土木工程拓展署擔任新界西拓展處處長。大家知道我們未來幾個新發展區都位於新界西北,有很多工程的開拓。我的背景是公務員,是一個政務官,我對規劃和地政有一定理解,但土木工程方面,我會和CS相輔相成,這對發展局未來要推進的工作會有很大的幫助。

Allen在上屆政府已於發展局擔任局長的政治助理,我之前是發展局負責規劃及地政的常任秘書長,大家有很多合作機會。Allen作為政治助理的表現非常出色,他無論是與立法會、區議會和政黨溝通聯絡,或為發展局出謀獻策,Allen都做得很好。我很開心他願意回到「娘家」,再幫助發展局。接下來我邀請兩位簡單講幾句,先請CS。

發展局副局長︰各位傳媒朋友早晨。我是廖振新,剛才Michael(發展局局長黃偉綸)都介紹了。我今日第一日上班,擔任發展局副局長,心情有些緊張,亦有些興奮,用一個戰戰兢兢的心情上班。我看到要做的工作,深感責任很大,任務很重。我希望能夠盡快投入崗位,協助局長推展發展局各項的工作。多謝各位。

發展局局長政治助理︰今日再次回到政府總部上班,很多謝Michael推薦和特首任命。在未來的任期,我會努力協助Michael和CS繼續執行和制定發展局的政策,亦希望與各界保持溝通和互動。其實我在上一屆政府已經與Michael和CS在發展局合作過,相信未來我們都會合作愉快。多謝各位。

記者:剛才林鄭月娥說未來會成立專責小組進行大辯論,成立這個小組會商討甚麼,有甚麼目標、方向?會辯論些甚麼?另外想問Allen,你今次是續任,但有些立法會議員不太認識你,之後會否多些與副局長和局長一起到立法會,與立法會議員溝通一下?

發展局局長:先講專責小組,大家可能要耐心點。林太今日說我們會爭取在八月內成立專責小組,以及希望在九月召開第一次會議,這些大家之前已經聽過。特首這個指示當然是我們的目標,我們有信心會做得到,但一些較具體的事宜,例如權責範圍、成員,當然我們很清楚說過,主席會由非官方人士出任,有關詳情,或者大家耐心一點吧。

發展局局長政治助理:剛才也說過,我會與各界繼續保持聯絡。立法會的工作其實亦是我們非常重要的工作,我會繼續與不同的政黨保持聯絡,希望在這屆任期內大家有多點溝通和互動。

記者:專責小組主要會邀請甚麼人士進行大辯論?開發郊野公園是否主要的方向?

發展局局長:先回答你第二個問題。郊野公園邊陲地帶是否適合建屋,其實大家知道房協應政府的邀請正進行研究,研究需要一些時間,因為特別是生態的情況,(研究)要做數個季度。這作為一個可能性,我們願意探討,但政府現時沒有一個定案,政府並非已有決定,要發展某個郊野公園的某些邊陲地帶,是沒有的。

就專責小組而言,專責小組未來會先討論不同增加土地供應的方案,然後再與社會各方面持份者溝通。林太所指的「辯論」是很形象化的,是一個溝通過程,另一個說法可以說是一個「大溝通」,因為香港社會很多元化,要每個人都同意這樣做、認為這樣做是正確,是沒有可能的,但如果經過專責小組提出幾個可能的方案,亦清楚把這些方案的優點和劣點說出來,又與社會上不同人士溝通,或者我們有可能看到原來社會對某幾個方案的支持度較大,對某些方案可能認為不應支持或不可行,我們希望對政府將來推展工作會快點和容易些。

我想再補充一個要點,就是政府目前開拓土地的努力會繼續,因為我們不能停下來,因為開拓土地工作的時間性是長的,如果一停下來,失去動力時,問題會很大。我們在中短期的工作,之前我也說過,我再簡單說一說,我們找到210幅土地作改劃,我們會繼續這方面的工作。在中期工作方面,未來數個新發展區,很多都在新界西北,我們要往前推進,這亦是CS到發展局出任副局長能夠協助我的一項工作,讓我們可以在各環節做得更快和更好。長期工作方面,我們在《香港2030+》(《香港2030+: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與策略》)的研究提到,中部水域填海所得的土地可容納400 000至700 000人口,亦有商業活動。新界北的發展則視乎有沒有交通配套,可容納255 000或350 000人口。我們是不會停頓各方面的工作。除一些新的方法外,專責小組亦會讓我們知道目前正進行的方法能否做得更好和可否改良及優化,希望能夠更兼顧社會方方面面的需要,而且可以做得更快。

記者:專責小組會有不同持份者,但由誰負責委任?為甚麼不做公眾諮詢,讓市民參與這場「大辯論」?會否變相由政府委任親近的人士,讓他們提出一個方案而說是民間方案呢?

發展局局長:或者我先回答你第二個問題。專責小組成立後,任何方案都要跟社會有互動。至於如何互動、透過甚麼場合互動,這個要等專責小組,我們遲些會交代。至於你第一個問題,專責小組會由特首委任,秘書處則是發展局。

記者:近日有學者提出建議填平船灣淡水湖來建屋,想問問你的意見。這個建議是否值得帶到專責小組討論?

發展局局長:在這個階段,我們不會向任何建議「潑冷水」。事實上我說過,我們歡迎所有的建議,無論是如何天馬行空的建議,我們都歡迎,因為我們需要這些建議。我們會於專責小組討論相關的建議,接下來討論有結果時,我們會跟社會各界溝通,所以我不在此揣測。大家有沒有問題想問CS?

記者:政府會否考慮公開某些土地的資料,如儲備、年期等,讓大家了解和討論?

發展局局長:現時關於土地方方面面的資料是相當公開的。規劃圖就不同土地的規劃是甚麼,這對一般人來說是比較難理解的,因為要對規劃圖有基本概念。譬如我們早前提到,有800多、900幅土地的資料放在各區區議會和地政處,如果有朋友希望短期租用這些土地,這些資料都已經放出來,我們正研究如何更好地放這些資料。現時可能要到不同區議會查閱,將來是否有一個很方便的方法讓大家一覽無遺看到呢?但我想說,即使是之前提出這件事的有關研究社,也說過這些土地面積比較小,較「三尖八角」,其實均不適宜作大型屋宇發展,這點要讓大家知道。現時有很多公開的資料,但可能有些比較零散,我們正研究如何整合,讓對這方面有興趣的朋友更容易地得到相關資訊。

記者:我想問副局長,你之前是土木工程拓展署新界西拓展處處長,對於自己由土木工程拓展署轉職到發展局,角色上有甚麼不同?正如剛才提到新界西北發展的問題,其實新界東北仍在發展,你對新界西北的發展有甚麼打算或想法?

發展局副局長:關於轉職的問題,其實土木工程拓展署是隸屬發展局的,我在工務部門工作三十多年,以往用比較傳統的方法,靠技術和諮詢推行土地開拓項目。但大家近年也明白這種方法越來越困難,在政治及人和上的重要性越來越高。我很多謝Michael給我這個機會和挑戰,加入問責團隊,希望在這方面做多些,令各個土地供應項目能更快推展。

至於新界西北方面,我們有很多地方原本是棕地,現在社會上似乎有幾大共識,要盡量使用棕地進行房屋或經濟發展。我作為發展局副局長,也是棕地作業專責小組的主席,我希望在這方面多做工夫,盡快令棕地得以發展,解決或減少土地供應不足的問題。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7年8月2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16時03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