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黃偉綸今日(七月六日)主持香港廣悅堂2017年青年魯班選舉頒獎典禮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記者:有關副局長方面,現時工作進行得怎樣?
 
發展局局長:這方面的工作是順利的。若有詳細的消息,我們會盡快向大家公布。在三司十三局中,十三個政策局也會有副局長,我們會協調,準備好後會向大家公布。
 
記者:有落實的人選嗎?
 
發展局局長:現時只能說是有相關手續要做的。就發展局來說,我們物色副局長和政助(政治助理)的過程是順利的。
 
記者:政府計劃成立專家小組(專責小組)研究拓地、覓地等,專家小組(專責小組)的組成、時間為何?同時,你剛才致辭時指在發展過程中會考慮保育。上屆政府的思路,例如郊野公園的發展和開拓,你會否沿用這思路?
 
發展局局長:先說發展和保育,其實現時進行很多個別地盤的改劃或新發展區,例如洪水橋,我們現時正在處理中,保育的考慮是很充足的,因為城市規劃委員會對於保育的考慮非常重,無論是自然環境或文物的保育,我們也做得很足。大家最近也看到,由環境局領軍,發展局配合,在沙羅洞的換地,我們透過換地的做法令沙羅洞得以保育,因為大家知道沙羅洞是香港一個生態價值非常高的地區。
 
你剛才提到郊野公園,有幾點我希望在此很快地說一說。第一,目前是未有定案的,現時香港房屋協會(房協)正進行研究,需時可能超過一年。為甚麼要長時間?因為關於當地生態保育和環境的研究要做好幾季。第二,大家都知道,全香港的郊野公園佔地四百多平方公里,即是四萬多公頃。現時房屋協會進行的研究,包括在水泉澳和大欖隧道出口附近的地方,加起來大概有四十多公頃,比例上不足一千分之一。換句話說,有很多保育的朋友擔心會否有大量的郊野公園因為興建房屋而被破壞,這是不會發生的,數據上亦是不會的。黃錦星局長(環境局局長)從上屆已開始說,(郊野公園)的總面積不但不會減少,還會增加。紅花嶺是會指定為郊野公園,詳細範圍他會比我更熟悉,但單單紅花嶺已是五百多公頃。希望大家都理解,當我們為香港覓地,這不單是為了建屋,還有興建社會設施和安老院舍。昨日特首在立法會答問大會中提到一點,興建安老院舍,錢不是最大的問題,我們可以找得到,而是沒有地方興建。這都是我們需要處理的問題。
 
記者︰有關專家小組(專責小組)?
 
發展局局長︰請大家給予一點耐心。特首在競選政綱第5.7及5.8段中提到幾點,重點是專責小組會由專家主導,由包括規劃、建築、環保及地區人士等組成。第二,她希望透過專責小組討論,她舉了一些例子,包括如何善用棕地,以及維港以外填海會否進行和如何進行,希望將不同方案的優點缺點展示給社會人士。如果我沒有記錯,昨日她用「大辯論」這個字眼,希望社會透過宏觀、理性的討論,如果社會選擇了一個方向,我之前也提到,事實上我們不想香港經常原地踏步,因為這樣不會有進步,如果社會已作出決定,當然不會每一位朋友都同意,這點我們是充分理解的,但希望如果社會作出選擇後,讓我們向前走,而在向前走時,我想再強調,香港目前有很多機制,如城規(城市規劃)、環評(環境評估)機制,去確保我們向前走時對自然生態和文物的環境有適當的保障。
 
記者:局長,想請教一下,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曾任發展局局長,當時增加土地儲備也是她工作一個重要的方向。新一屆政府在這方面會否與上屆政府有分別?例如會否宏觀一些,還是短期內仍然要靠港鐵公司等第三方提供土地?
 
發展局局長:土地的開拓和提供一定要有持續性,就算今天訂立新措施,例如行政長官競選政綱提到在維港以外填海,如果我們已選取某個地點落實推行,見到一幅填好的土地可能是六、七、八、九年之後的事。你們還年輕,一定等得到。因此第一點,本屆政府承襲上屆政府很多已經展開的努力,包括早前提到現時為止我們物色到二百一十多幅地皮作改劃。改劃可以提供甚麼呢?大約是三十一萬個單位,當中七成是公營房屋。在這三十一萬個單位中,我們最近物色到二十六幅土地,可以提供六萬個單位,即是在三十一萬個單位中的六萬個單位,超過八成是公營房屋。所以,第一,你們可以看到,透過改劃,我們對公營房屋,對土地的需求有一個相當比例的看重。第二,到二○二三/二四年,有不少新發展區或新市鎮擴展區,舉例說東涌,我們即將向立法會財委會(財務委員會)申請撥款。這些加起來,大約有二十萬個住宅單位,會於二○二三/二四年開始入伙。我們陸續去做,這是我們目前可見到的。
 
剛才提到專責小組,我們希望透過專責小組,如果有更多的方向而社會認受,希望我們未來做這些工作或工程時,比現時會快一些,但也不會是今年說做,明年便有。現時發展一個新發展區,最快都要十二至十三年,將來我們希望盡量壓縮,但這需要各個環節配合。工程上,如果我們有方法,譬如透過預製組件可以令工程時間快一點,但我強調安全是重要的,安全先行;又例如我們向立法會申請撥款,經過合理質詢後,可以快點得到一個決定,這些加起來時間上就可以更快,更快滿足香港對土地的需求。但你問有沒有神仙棒呢?必需承認,我們沒有,我們是「揼石仔」,一步一腳印地做出來。
 
記者:上屆(政府)提出了工廈劏房刑事化,今屆政府會否滿足市民對劏房的訴求?
 
發展局局長:我分兩部分回答你。先說工廈住人,其實有幾個考慮。我們當然知道住工廈劏房的朋友有他們的辛苦,但在政府來說,我們會問一個問題,這些辛苦需要適當地處理,還是生命安全、消防安全重要?我們覺得消防安全非常重要。我們亦特別強調,如果因為政府需要清拆一些工廈單位,而令有人沒有地方居住,我們現在有中轉(房屋)等安置安排,視乎有關人士的資產和收入的情況而定。
 
你的另外一個問題,如何令香港有更多房屋。一個比較王道,即比較正途的方法,都是增加供應,特別是增加公共房屋的供應。剛才我說過,我們會盡最大力量去做,但這需要時間,因為我們始終面對一個情況,特區政府在目前這一刻沒有土地儲備,這是有種種歷史原因,大家都理解,我在此不贅。
 
記者:住在工廈劏房涉及的人數不少,中轉房屋是否真的可以安置他們?
 
發展局局長:這個我們要小心去看,立法會在討論這個議題時亦有議員指出來。我們了解到,現實上,目前劏房住客有他們的難處,我們會小心處理。但我想提出,工廈劏房刑事化的對象並非居住在工廈劏房的市民,我們最關心的是他們的安全。刑事化的對象是一些知情,而仍然將一些不安全的工廈單位出租予他人居住的業主,希望大家了解。
 
記者:有傳新一屆政府正考慮,因為一些土地由中資發展商高價投得,可否證實一下,新一屆政府會否實行一些措施,譬如公開頭幾名入標者的價格?
 
發展局局長:關於這個問題我可以談一談。就土地投標的處理,近年也有一些開放措施。大家都知道,目前我們會公布中標者的身分及出價,另外每一次投標,我們也會公布入標者的數目。自二○一三年開始,有時中標公司是一間子公司,我們會一併公布母公司的身分。至於在業界,正如你剛才提及,其中有一項建議,就是政府會否公開有份投標公司的出價。就這方面,政府目前沒有定案,因為我們必須考慮有關做法對市場及各方面的影響。我想提出,土地投標只是政府處理投標的其中一部分,大家知道,土地投標最後會去中央投標委員會,我們叫Central Tender Board那裏考慮,所以處理某一種投標的做法,也必須考慮對其他投標的影響,因為投地不是唯一的投標,政府還有很多其他的投標工作,(對其他投標的)影響要清楚考慮。多謝大家。

2017年7月6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6時15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