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黃偉綸今日(十月十八日)出席電台節目後與傳媒的談話全文:
 
記者︰規劃署前助理署長形容「明日大嶼」為「差勁的計劃」,指一旦經濟逆轉,毫無應變能力,在海中心填海不是好的選擇,因為會欠缺彈性,你有何看法?
 
發展局局長:退休的同事作為市民絕對有權利發表其看法,我亦有留意一些相關報道。我認為他不是在工程上懷疑其可行性,而是對財務和金錢方面的關注。正如我方才提到,目前的財政狀況是非常健康的。如果工程攤開十多二十年進行,我們亦有信心有財力應付。
 
我在這裏加一個觀點,其實不單是填海,任何大型的基建工程,就算是一個新發展區,在開展後,都不會讓其在中間停下來。若觀點是填海後可否在中間停下來,我會說即使是其他具規模的土地供應方法,在開展後,我們都要合理完成。在這方面沒有大分別。
 
記者︰想問有關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有人收到確認信,但指沒有向小組表達意見,是參加了一些聯署運動,是否有這個情況?如是,是否參與聯署運動都會被當作表達意見?會否造成被一些人壟斷?或提交意見的資格比較模糊?
 
發展局局長:在這點上,我們有一個確保機制,證明發生了作用。我們暫時知道有十多位人士有這樣的情況,他們怎會知道?其實自己並沒有向專責小組提交供意見。當專責小組透過電郵收到意見時,會有一個acknowledgement,即確認回覆。有十多位人士收到確認回覆後表示自己不曾向專責小組提供任何意見。我們會剔除這些個案,即是若任何人希望透過冒認他人身分製造民意,他是不會成功的。我亦在此向大家表示,這是嚴肅的,這些情況亦有可能有刑事責任。接下來,我們會跟進。如任何人有這做法,請立即停止,因為責任可以是大的。
 
記者︰山頂文輝道住宅地皮方面,市場指政府底價太高和因為實施空置稅以致流標,政府會否檢討並調整底價?預計之後會否有更多流標情況出現?
 
發展局局長:底價是根據最新的市價而制訂的。山頂文輝道的標,大家知道是上星期五截標的。底價是當天早上、在開標前由地政總署的專家制訂的。你要明白,我們不會公布底價,但訂出的底價是非常合理的。之前亦有討論指入標價是否低於市場估價。如果大家有留意,直至開標當天,市場仍有估價是240多億至480億,而入標價是低於這個價錢的。對於發展商如何訂價和觀望後市,我們完全尊重,所以在這方面我沒有進一步評論。
 
記者:伍華強指其工作多年,他的專業意見覺得新界還有約一萬公頃的土地可用。如果政府真的「好打得」,其實是可以收回那些土地使用,根本沒有必要填海。你有何看法?
 
發展局局長:不同的觀點也可以提出來討論。就新界的情況,或者跟進這方面報道的記者都熟悉,古洞北/粉嶺北新發展區將於明年展開收地;洪水橋發展區亦已進入後期的城規程序,圖則應該做得到。未來,我們提過會拉前的是新界北的發展,包括落馬州新田、打鼓嶺和文錦渡等地。這些項目完成後也未能滿足1 200公頃的土地需求,而且我們現在所需的是遠超過1 200公頃。大家要問自己一個問題,不是看地圖上有多少公頃的土地尚未發展,不是這樣的。其實要發展新界的土地,生態價值需要考慮,如較為陡峭的地方,也要考慮,一些零散細碎的地方亦未必可作發展。
 
我們也不應忘記,目前新界無論是新界東或新界西,交通壓力已經很大。我們未來的規劃無可避免地,相當部分的新增人口已經在新界,我們是否仍要不停地將未來一些新增的需要,不單是人口,還有對社區設施的需要、對核心商業區的需要都放在新界?這是否合適的做法?
 
因此,我們亦公開表示,交椅洲填海這個選項是千錘百鍊的。如果你看近一點,二○一一年開始,其實再遠、再早一點也有提及過。為甚麼是千錘百鍊?其一,該處交通是方便的。我剛才也有提到,該處距離中環10公里,給大家一個概念,從太古城住中環約八公里,新界方面,例如打鼓嶺,距離市區是好幾十公里。其二,是給予我們一個契機,將市區,無論是香港還是九龍,與新界西,透過公路和鐵路,經欣澳再上屯門南,打通接駁上來。或者大家都知道,《鐵路發展策略2014》正積極考慮屯門南延線。我尊重提出其他說法的人,但在提出時也要想想在交通上是否能夠承受。加上,同樣都要鋪設基建,那為甚麼在一個已發展、密度相對已經開始高的地方鋪設基建,又會較現時提出的方案便宜?這些都是需要考慮清楚的。謝謝各位。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8年10月18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3時44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