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黃偉綸今日(十月十四日)出席電台節目後與傳媒的談話全文:

記者︰林太曾說「土地共享先導計劃」會「限時限地」,可否詳細解釋一下如何「限時限地」?具體操作是怎樣?

發展局局長︰《施政報告》講得很清楚,有關「土地共享先導計劃」的細節,特首已責成我要待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於十二月,即大概聖誕前後向政府提交最終報告後作出考慮,明年推出計劃詳情。現時請原諒我未能講到進一步的細節。但你可以估計到的,時間是不會很長的,約幾年時間;但究竟多少才合適,我們需要看看。

記者:所限的土地面積大約多少?

發展局局長︰現時未能講到。反而希望大家明白,之前提的1 000公頃,是根據不同發展商的年報得出來的。究竟1 000公頃中有多少可以用,我們未知道,我相信能夠用得到的未必真的那麼多。如果當中部分能夠用得到,其牽涉的改劃和鋪設基建的程序應該相對新發展區簡單很多。如果大家看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文件,可以看到未來幾年,我們中、短期的土地供應不足是巨大的,希望從那裏可以補到一些。

記者︰估計新界農地只有1 000公頃左右,如何分配予發展商,有沒有準則?怕不怕為人詬病「官商勾結」?

發展局局長︰這個關注我們理解的。政府在推出計劃的時候要顧及這些關注。在這方面,《施政報告》在原則上是有論述的,不會出現政府與個別發展商商討後突然推出一些東西的情況。計劃的詳情,我們有公開、公平的準則,明年會推出。之後會經幾步曲,首先由公務員同事審批,再交予土地及建設諮詢委員會,所謂聽取second opinion,最終交由行政會議決定。過程會提供足夠的透明度,讓大家知道政府考慮了哪些因素,以及申請者獲得通過的原因為何。最重要是,大家可以看到當中的公共利益在那裏。計劃的設計,有一點特首都說過,新增的土地面積,六至七成需要做公營房屋,這是基本的公共利益根基所在。

記者︰但土地及建設諮詢委員會都是地產商,會否擔心被指「自己人查自己人」?

發展局局長︰這個說法並不正確,委員會並不是都是地產商。我在星期五的記者會都說過,委員會成員由很多專業界別人士組成,有學者、社工和社企營運人士,亦有熟悉地產的人士。這是有原因的,政府的諮詢委員會,不論土地、規劃或交通方面,都會有熟悉相關政策的人士在內,這是最正常不過的,重要的是,當考慮不同申請的時候——希望明年可以去到這個階段——任何人士,例如可能是一位學者,視乎其個人情況,如果有利益衝突的情況,需要作出申報,屆時會有適當的處理。如果利益衝突牽涉到金錢考慮,或者直接的利益衝突,他根本不能參與有關申請的討論。基本上是透過這些方法,做個合理的處理。

記者︰有關東大嶼填海,海堤需要填到多高才可以應對極端天氣變化?是否非要在那個地方填海不可呢?可否解釋一下?

發展局局長︰先講位置,在維港以外大規模的填海,之前我們都看過很多位置。昨天在網上,不知道主流傳媒有沒有,提到為甚麼不在將軍澳。剛才我在電台節目中詳細說明了,以交椅洲填海為例,最大的分別是,交椅洲填海給了我們很好的契機,可以扭鬆新界西北交通擠迫的情況。我們印製的「明日大嶼」小冊子內,很清楚畫了會有公路和鐵路由交椅洲上欣澳,再連接屯門南。大家知道屯門南有鐵路,在運房局提出的《鐵路發展策略2014》亦有討論,所以可以整體地扭鬆新界西交通的情況。另外,交椅洲鄰近機場,可充分利用「雙門戶」的優勢,如果你將來住在交椅洲,只需20分鐘便可以到達機場。將軍澳作為一個例子,填海未必不可行,我們未有進一步研究。但明顯地,在交通上完全做不到類似效果。觀塘目前已經非常擠迫,會否進一步增加觀塘擠迫的情況?其實在選址方面,在布局上和生態上,簡單再說,中部水域對海洋生態或航道而言,都是比較合適的地方,考慮是一脈相承的。

剛才你問填海要填多高,最後填海多高仍需要進一步研究,但讓我舉一些例子,機場「三跑」填海的高度大概mPD水平上六米幾,再加上將來會有物料鋪在上面,大概七米。東涌現時已經填到六米多高。「山竹」風暴下,簡單地說,是安然無恙。但當然不代表交椅洲都一樣,未來我們會做詳細規劃和工程研究,會仔細看。交椅洲位置南面有坪洲和長洲,「山竹」襲港期間坪洲和長洲有挑戰需要克服,但海堤方面,基本上是可以的。未來工程研究上,我們知道這些關注,會仔細研究。現時看到不會因為這些關注而令到填海費用上升到一個不合理的地步。基於剛才提及的種種因素,我們看不到會有這樣的情況。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8年10月14日(星期日)
香港時間16時11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