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出席「樓宇更新大行動」第二輪第一類別樓宇申請的抽籤儀式的致辭全文(只有中文)(附圖)

以下為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今日(三月二十二日)出席「樓宇更新大行動」第二輪第一類別樓宇申請的抽籤儀式的致辭全文:

各位傳媒朋友,今日很高興大家出席「樓宇更新大行動」第二輪第一類別樓宇申請的抽籤儀式。我亦想趁機會作中期總結,講述「樓宇更新大行動」的工作進展。

保障樓宇安全是這一屆特區政府發展局的工作重點之一,而在保障樓宇安全裏,改善舊樓維修是極為重要的一環,因為香港的舊樓越來越多,香港業主對維修樓宇的意識似乎並不高。我們從不同的調查或視察裏發現,這些舊樓大概有百分之二十至三十均有失修狀況。原則上維修舊樓是業主自己的責任,但在保障樓宇安全多管齊下的政策裏有重要的一環,就是如何幫助舊樓業主,特別是一些沒有能力自己進行維修樓宇的業主,所以在我們未推出「樓宇更新大行動」前,我們在協助舊樓業主方面有不同的工作,包括香港房屋協會和巿區重建局在以往4R之下都有舊樓維修的工作。在二○○八年的財政預算案,財政司司長亦率先提出特別幫助長者自住業主維修舊樓的十億元計劃,這是「樓宇更新大行動」以外的十億元計劃。這計劃是幫助有需要的長者業主,他們住在自己的物業,在這計劃下可以經過入息審查而得到四萬元的津貼。在未推出這計劃前,巿建局提供的財政支援只局限於貸款,但我們了解到長者若沒有收入,要借錢維修或許是很大的決定,所以在二○○八年率先推出「長者維修自住物業津貼計劃」,有十億元的承擔額。至目前為止,這計劃共幫助了七千一百七十名長者業主,用了大概一億九千萬元,換句話說,我們還有超過八億元可以繼續支援長者業主。

到了二○○九年,正如大家看到剛才的短片,某程度上是因為二○○八年年底的金融海嘯,財政司司長當時提出我們要「撐企業、保就業」的策略,所以我們得到財政司司長同意,第一次撥款七億元,連同香港房屋協會和巿區重建局各自斥資的一億五千萬元,我們湊合了另一個十億元,率先做「樓宇更新大行動」。這工作做下來當然受到業主歡迎,所以我們收到的申請非常多。到二○○九年年中再次加碼十億元,成為二十億元的「樓宇更新大行動」。到二○一○年的財政預算案,大家都記得在去年一月底很不幸有馬頭圍的塌樓事件,所以財政司司長亦再次加碼五億元,將這計劃提升至二十五億元。在上月的財政預算案,司長再次撥給我們另外十億元,成為我們現在三十五億元的「樓宇更新大行動」。

「樓宇更新大行動」在整個計劃設計上有數個特色,亦由於有這些特色,我們的工作成效比較顯見得到。第一,「樓宇更新大行動」以大廈為本,只要樓齡超過三十年的舊樓,它的價值較低,因為若是三十年樓齡以上的豪宅,便不需要亦不應利用公帑協助它們,所以超過三十年樓齡的樓宇價值較低,反映在差餉估值上,是需要維修,我們不需要就大廈裏的個別業主進行入息審查,便為他們提供這津貼。這是政府的資助計劃裏相當少有的特色,你們時常聽到政府的錢用在最有需要的人身上,所以很多時候都要經入息審查,即使我剛才提及二○○八年的長者計劃,都有簡單的入息審查,但「樓宇更新大行動」完全沒有就大廈內的業主進行任何的入息審查,是以大廈為本的。當然這特色令它可以於這麼短時間內成功推行,你可以想像一幢多層大廈有一百幾十位業主,如果要逐個審查應該幫助哪一位業主,我相信到今天也未必有任何大廈可以成功進行維修。

第二個特色是「樓宇更新大行動」兼顧了有業主立案法團的大廈及沒有業主立案法團的大廈,因為香港有超過一半的住宅物業沒有辦法成立或到現在也未能成立業主立案法團,所以如果「樓宇更新大行動」只局限於有業主立案法團的大廈,可能會出現越多問題的樓宇,越難進行維修,所以我們設計了第一類別的樓宇,即有業主立案法團可以提出申請,以及第二類別,即沒有業主立案法團,由屋宇署經過地區的區議會推薦,由屋宇署擔當安排維修的角色。

第三個設計特色是沿用我們一向特別關懷長者,所以非長者的自住業主可以取得一萬六千元的最高津貼,但長者方面,我們沿用早前的「長者維修自住物業津貼計劃」,最高限額是四萬元,以幫助長者。

第四個特色,是除了錢外,我們亦透過香港房屋協會及市區重建局,為有資格領取津貼參與行動的大廈提供一站式的技術支援。計劃推行以來,發覺非物質的支援或許比金錢更有作用,因為剛才大家也看到,很多業主可能過去沒有做過維修工作,不知道如何組織及招標。

有了這數個特色,我可以和大家分享,在這兩年,我見到「樓宇更新大行動」起碼在五方面非常有成效。第一方面當然是樓宇安全,至目前為止,我們已經有超過二千幢大廈會於「樓宇更新大行動」未加碼至三十五億元前得到協助,加上這十億元,我們估計可以一共幫助三千幢超過三十年樓齡的舊樓。三千幢舊樓維修相當於多少呢?我們目前估計香港超過三十年樓齡的樓宇大約有一萬七千幢,剛才我說過,如果估計大約百分之三十有失修的現象,即有五千一百幢樓宇,所以於五千一百幢舊樓中,我們透過「樓宇更新大行動」這一次過的計劃,其實可以幫助超過一半,接近六成舊樓可以透過這計劃得到支援,從而改善香港的樓宇安全。

除了安全問題,大家陸續見到透過這些改善了的樓宇,其實香港的市容正慢慢改善起來,如果大家於特別多舊樓的街道走走,都會感到街道好像整齊了、光亮了,因為很多舊樓於維修過程中,不單進行安全的工作,亦會改善大廈的外貌,正如短片的受訪者表示,大家都很關心,經過維修美化的樓宇會升值,將來出售的價錢會較好,所以大廈的外貌也很重要,有些大廈業主會花時間研究用甚麼顏色、用甚麼colour scheme令樓宇更加美觀。

第二個效益當然是原本設計的目的,就是創造就業。在創造就業方面,我們透過這些已開展工程的舊樓,開創了接近一萬七千五百個就業機會,包括技術工人及非技術工人,最終三十五億元的撥款應該可以開創六萬個就業機會。在成效方面,對於裝修維修工人的就業情況是立竿見影的。二○○九年五、六月我們推出「樓宇更新大行動」,二○○九二月至四月季度,裝修維修工人的失業率是高達百分之二十一點七,換句話說,每五個裝修工人便有超過一個是找不到工作。在最新的季度,即二○一○年十二月至二○一一年二月季度的裝修維修工人失業率,已持續下降至百分之五點六。我們有信心百分之五點六的失業率會在今年內會持續改善。

在就業情況改善的同時,我更高興見到裝修維修工人的工資正在上升。如果在座有人最近正在做工程,都會向我反映現時的標書貴了,投標的價錢高了。從統計處可看到,我剛才提及的兩段時間中,同期的裝修維修工人的工資中位數,由二○○九該季度的大約九千五百元,上升至最新季度的一萬零五百元,上升的幅度在兩年之間超過百分之十,這是我們非常樂見的,因為在經濟發展的同時,必須要令到工人受惠,社會才為之進步。

第三個效益是透過這工作無形地加強了香港業主對樓宇安全和樓宇維修的意識和文化,而且正在增強。因為他們有實踐的經驗,大家開過會,組織過招標,慢慢便更關心樓宇的維修狀況,和大家應該如何合作才可做好樓宇維修。這個效益比較無形,但是相當重要的。

第四個效益是透過專業團體,無論是房協、市建局或專業人士,為樓宇維修工作在香港建立了最佳的作業方式,英文是best practices,我特別在此感謝廉政公署給予我們的支持,他們的兩位代表今日也有出席,在防貪的工作和如何防止圍標、公平招標的工作中給了我們很大的幫助,亦將這些成為日後大家可以參考的指引。

最後的效益當然是有利發展局和屋宇署日後的法律監管工作。大家也知道即將會有強制驗樓、強制驗窗和在四月一日後加強對香港僭建物的清拆工作,在過去這兩三年做了這麼大量的樓宇更新工作和提高了業主的意識,我相信對於往後執法應該大有裨益。

今日我也必須提出,最後的十億元是最後一次注資,我想大家也不希望再見到金融海嘯或就業情況惡化需要再加碼,我們亦必須要堅持樓宇維修應該是業主自己的責任,所以這個一次過三十五億元的行動會隨着這次最後的注資而結束,但由於有了這麼大量的工作和撥款,相信整個行動要到二○一五年才會圓滿完成。今次的抽籤,業主不需要擔心,不是抽到便有,抽不到便沒有,只要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在稍後增撥十億元,今日的抽籤只是決定優先處理的次序,所有合資格業主提出的五百多份申請、涉及接近八百幢樓宇,都會得到「樓宇更新大行動」的資助去進行維修工作。

最後我必須趁此機會,感謝兩個合作伙伴香港房屋協會和市區重建局。大家可能沒留意,在這工作裏,所有關於市建局和香港房屋協會的人手開支是由兩個機構承擔的,換句話說,它們沒有在三十五億元內扣除薪金、人手開支,唯獨是實報實銷的費用,例如核樓師、律師和公關費用等,才會在三十五億元內撥出,所以算得上出錢出力。我亦很感謝ICAC廉政公署在這兩年多來一直給予我們很大的支持。所有十八區區議會推薦了第二類別的樓宇給屋宇署參考,所有的業主立案法團和個別業主提出的意見和協助,都能令「樓宇更新大行動」取得今日的成效。我希望今日抽籤之後,在本月稍後時間在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得到議員的支持,盡量爭取在五月內得到撥款,便可通知第二輪申請的業主可以在未來透過這行動改善自己的樓宇。

多謝大家。


2011年3月22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19時53分

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今日(三月二十二日)出席樓宇更新大行動第二輪第一類別樓宇抽籤儀式。香港房屋協會行政總裁兼執行總幹事黃傑龍(左)及市區重建局行政總監羅義坤(右)亦有出席。. 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右)與香港房屋協會行政總裁兼執行總幹事黃傑龍(中)及市區重建局行政總監羅義坤(左)啟動電腦抽籤儀式。.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