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就二○二○年十月至十二月賣地計劃會見傳媒談話內容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黃偉綸今日(九月二十八日)就二○二○年十月至十二月賣地計劃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想問中環新海濱用地,現時根據市況是否覺得估值會較政府之前的預算大幅降低?為何仍然決定在這個季度推出?預計在疫情下,政府的賣地收入應會大減,有沒有預計較預算少多少?影響有多大?

發展局局長:其實如果就(中環新海濱)三號用地,政府本身沒有做一個估計。之前我曾解釋過,三號用地其實是一幅非常具價值和戰略性的用地。它除了能為我們未來提供大量甲級寫字樓面積,有助我們的經濟發展,另外由於它在一幅五公頃的用地上,有差不多一半,即2.5公頃,會是一些綠化空間、公共空間,及有行人連接將海濱和中環其他地方連接起來。因此,我們看這幅地皮的時候,我們不單單看其能帶來多少金錢價值,而是看其長遠能對香港作出的貢獻。當然在「雙信封制」下,很簡單,一個是關於設計,另外一個是入標價錢,我們無論在設計方面,或者在價錢信封,都會設有底線。例如價錢信封會有底價,(出價)要超過底價才可以,這是我們一直以來確保我們不會賤賣土地的有效機制。

至於土地供應,我們仍然覺得持續、穩定的土地供應是非常重要的。我們不應該單單因為市場的一些短線上落、一些波動而大幅更改我們在供應上的計劃。我想如果大家一直有跟進,之前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亦已發出一個很清楚的相關訊息予政府,而我們是接受的。
 
記者:想請教有關政府今次賣地方面的計劃,是否都考慮在疫情下市道比較不明朗,所以中環地皮延遲到現時才推出,以及山頂的地皮都分拆兩次推出?另外,有關全年的私人單位的目標,局長剛才都提到,有信心政府可以推出9 000個,為何會有這個信心?始終直到現在已過了一半時間,但三分二的目標都未達到。另外,最後想問有關竹篙灣的地皮,現時已經不再延長予迪士尼,想問其實政府有沒有考慮發展房屋?知道其實是有限制性的契約,政府之前出稿都說有需要便會探討,可能拆牆鬆綁,其實政府現時有沒有計劃這樣做?如果有,會不會因而暫緩推動明日大嶼?

發展局局長:三個問題我努力作答。首先,有關土地供應,我剛才亦解釋過,三號用地為何我們會延遲一季才推出,其實由於做招標文件,而其招標文件較一般賣地複雜很多。其實我們上一次做「雙信封制」,應該是在黃竹坑的一間私人醫院,如果大家記得,應該是七、八年前的事。三號用地其實更加複雜,由於它所在的地方橫跨龍和道,面積亦很大,所以需要用的時間較我們原先預計的多了少許,因此延遲了一季。

文輝道其實反映了就政府來說,有些人說我們所謂囤積土地,我盼望如果大家看到我們實在在做甚麼,你會看到其實當我們的土地準備好,無論市況當時怎樣,我們都會推出。為何文輝道會分拆出售,如果大家記得,應該在二○一八年年中左右,那次招標流標。如土地太大塊,能夠參與的發展商數目自然少了。我們把它分拆出售,也覺得沒有影響土地的總體價值,亦有多一些發展商可以參與投標,我們覺得是值得試一試的。

第二個問題是有關住宅土地供應,我剛才用英文解釋,或者我都再詳細說一次。其實你看看我們今年的目標是12 900個單位,如果你細分的話,當中的4 150個單位,我們盼望可以由私人發展或重建去提供。直到現在,我們在這方面有1 700個單位,即尚欠2 000多個單位,若接下來到年尾,我們還有一些時間,是否達標很視乎接下來幾個月,在私人發展和重建方面能夠提供的數字是多少。可以補充一句,現時都有些比較大型的相關項目在商討中,因此,能否在這幾個月完成商討而有結果都很關鍵。12 900減去4 150,其實就是8 750,我剛才簡單說是9 000,這是政府方面要努力提供的。為何我們會有一些信心,是因為我們看到有些土地正在做規劃,究竟規劃過程是否順利?或者有些土地我們要清理好,即是如果有佔用人,我們要做到vacant possession,把土地拿回來賣,這些數字我們是掌握的。因此,如果看今年其他的來源,非私人發展或重建的,包括政府、一鐵一局,那些加起來我們覺得達9 000是有一定信心的。

第三個問題是關於竹篙灣,其實你都已說了事實,不過我再說清楚。其實由於竹篙灣有Deed of Restrictive Covenant,中文可以說是高度及用途限制的契約,在契約下有一樣是很清楚的,剛才你都有提及可不可以做一些住宅發展呢?在契約之下是不可以作任何的住宅發展。如果真的要做,其實亦要華特迪士尼方面的同意。另一方面,目前的大綱圖,規劃大綱亦不容許作住宅發展。接下來,其實發展局和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商經局),會聯同規劃署就土地的最佳用途是甚麼作進一步研究。土地目前其實沒有浪費,大家或者知道,在這一刻,土地是用來做一些我們十分需要的檢疫設施。就今天來說,其實已經提供了大約1 500個檢疫單位,工程仍在進行中,我們相信到年底前,可以完成另外的2 000個檢疫單位,加起來可提供3 500個單位。這就是短期看到的用途,長遠來說甚麼是最適合的用途,我們要和商經局一起商討,以及跟規劃署一起研究。

記者:想請問有關中環海濱用地的問題,以「雙信封制」形式招標,其實市場對其審視基準都有少許意見,今次延期會否考慮採納坊間的意見,例如先完成設計,再推出地皮讓發展商競投?會否有其他不同的做法?

發展局局長:我可以直接回答你,我們不會這樣做。因為目前的做法,其實大家或許知道,是經過多年的社會討論及研究得出的。其實城市規劃委員會(城規會)於二○一六年時已就planning brief,規劃大綱已定下來。所以如果任何做法需要我們再一次進行這些步驟,其實就是沒完沒了。基本上,我們目前覺得「雙信封制」是一個適當的平衡,因為社會都覺得不是投標價好就是唯一考慮,所以透過「雙信封制」,有意投標的發展商要提交相關設計,要吻合城規會之前定下來的發展大綱,即planning brief的要求。我們覺得這是最佳的平衡、最佳的做法。

記者:想問有關三號地皮,其實市場上有意見覺得現時市況不是太好,建議政府未必在這時機推出,為何政府依然堅持在這時間推出?是否打算透過賣地增加庫房收入,填補財赤?另外,有關三號用地的銀碼較大,會否考慮有較特別的財政安排,例如讓發展商分期交地價?

發展局局長:有關三號用地,我不想太重複自己。就政府而言,我們的主要考慮是,如果今天能售出一幅土地,到真的有商業樓面供應,快的第一期可能是五、六年後,第二期可能更後。三號用地其實是分3A及3B,因為先要做北面的3A,以(重置)目前的中環地區郵政服務部分的操作及停車位,即3A要先提供這些才開展3B。若我們今天進行,到整個項目完成,3A加3B可能都是十年之後的事。剛才我已提及,一個如此具策略性的地皮,它不但對我們未來商業運作很重要,另外對整個新海濱的公共空間設計和通達性也很重要。因此,我們覺得不只是考慮金錢方面,這亦是之前一直向大家解釋的,我們一直沒有改變這想法。唯一是有關招標文件方面的工作較複雜,我們發覺需要多些時間。時間性方面就是如此。

你另外一個問題是關於招標的安排,詳細的條款,我們有信心下一季可以做到,所以在下一季推出時大家可以看得到,有問題可以屆時向我們提出。      

記者:局長,想問剛才和上一季你都有提到,土地供應能否達標,都很大程度受私人發展商的項目影響。補地價仲裁先導計劃其實改善了,實行之下其實你剛才說的千多個單位,甚至是再下一季你說有些大projects,有沒有一些項目可以放在補地價仲裁先導計劃商討?你預期這個計劃改善後的效用又有幾大?

發展局局長:謝謝你的問題。其實都要嘗試,因為其本質都是你情我願的。若個別發展商和地政總署在補地價時不能同意個地價,我們覺得有仲裁安排是多一個工具、多一個選項給他們,我們盼望他們使用。我們把(先導計劃的)仲裁機制改良、改善,亦是這一個考量。但如果你要我們估算有幾多會用,這不是太實際,因為總是要你情我願。我們在這一方面再努力一點。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20年9月28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21時46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