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就二○二○年七月至九月賣地計劃會見傳媒談話內容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黃偉綸今日(六月二十六日)就二○二○年七月至九月賣地計劃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中環的地皮其實會否透過公開拍賣形式推出?或者以「先設計、後招標」的形式推出?因為業界有聲音覺得好像沒有準則,指很難看到準則和有欠公平,擔心政府有機會操控賽果,所以你們會否考慮以另一種形式,即以公開拍賣形式去推出這幅地皮?
 
發展局局長:其實我們現在的方式也是一種公開招標。跟以往一些其他地皮的分別是甚麼呢?以往的招標方式,我們稱為「cash tender」,即我們只看「price submission」入標的價格,但今次我們除了看價錢外,也會看設計質素。之前其實有一段很長很長的歷史,中環新海濱設計在二○○六、○七年已經開始,至二○一六年,城規會(城市規劃委員會)也定下了設計大綱。我們今次採用「雙信封制」,是考慮到這幅地皮其實在中環是最後一幅這麼大幅的商業用地,它也非常具策略性,差不多五公頃的用地有一半是公眾地方,是我們非常珍視的public open space。另外,它也會有一個行人園境平台,將我們的新海濱連接至中環比較內陸的地方。
 
我們採用「雙信封制」,其實在今年年初,即上個財政年度的第四季,我們已經公布,也在今年五月、六月,其實我們已與海濱事務委員會、土地及建設諮詢委員會、城規會,也與不同的專業團體討論過,他們均支持政府這個做法。你剛才提及的,我了解可能不是每一位人士都覺得這個方法是最好,可能他們覺得「cash tender」,一個單單看價錢的做法最簡單。但在政府而言,我們覺得一個這麼具策略性的地方,也擁有這麼多公共空間、這麼多關於通達性的需要考慮,我們覺得這個做法是最適切的。至於透明度和公平公開方面其實我們也能兼顧。剛才我在發言也有提及,一些相關要求的具體細項,在我們公布標書時大家便可以看到。
 
記者:局長你好,有兩個提問,第一個關於住宅用地方面,上半年的供應只有4 000多伙,如何預期全年能達標?第二個問題,想跟進中環商業用地「雙信封制」招標方式,剛提到招標的透明度,將來會有何機制確保透明度?特別是會否公布所有入標的標價,甚至不同的設計方案也會向公眾公布,看看究竟中標的設計質素是否真的很優勝?
 
發展局局長:在住宅地方面,我有兩點想講。第一,如果你看我們在年初公布估計今年的土地供應,你發覺當中有超過4 000個單位是依靠市場本身的重建項目,無論是需要修改地契條款或不需要修改地契條款。我經常說,政府在這方面沒有控制權。因此,究竟全年能否達到12 900個私人住宅單位供應量,關鍵是視乎重建項目接下來的發展。政府透過出售土地,以及所謂的「一鐵一局」出售土地方面,我有信心我們做到大概接近9 000個單位。至於市場方面,接下來是個關鍵。
 
有關中環新海濱三號用地的情況,正如我所說,具體的招標條款,我們在發出標書時會清楚說明。我們會盡量追求透明度,但正如一般的政府招標,通常在評審標書的過程中,收到不同的標書,其內容不會在該階段公布,之後是否有空間公布,我們看到是有的。但舉例說,如設計方面,由於牽涉入標者的知識產權,入標者是否願意與香港市民分享其設計,也是其中一個考慮因素。但在政府來說,我們的方向是希望盡量提高透明度。
 
記者:局長你好。想請問剛才提及如果底價未達至政府要求,這幅地皮就會流標。去年有一幅西九商業用地,開始時估值也很高,高至一千億,但最後以四百多億成交,會否擔心中環新海濱用地,因為始終現在經濟情況欠佳,很有可能以比較低的價格售出?還有住宅用地方面,因為第二季只有160伙的官地,會否是這麼多年來算是比較少的一季?為甚麼會只推出兩幅用地,涉及160伙?
 
發展局局長:或者我先回答你第二個問題,住宅地方面,或者大家熟悉的會知道,我們向來透過不同來源提供的單位數字都會合併一起計算,所以如果你看看今年第二季度推出2 700個單位,其實較上季高出超過七成,較前一季的2 600個單位還要高,所以這個數字是不低的。如果你聚焦在政府本身提供的土地,其實如果你看看我們過往的賣地表,賣地表已說清楚分為上半年和下半年,其實相當多的政府土地都集中在下半年。待我們宣布第三、第四季的賣地情況時你會看得到。
 
關於個別商業用地的情況,即賣地所得的價格,在這我想說兩點。一是一些特別策略性的商業用地,對政府而言,賣地收入並不是唯一的考慮,因為其實該地方能夠發展,特別是能夠早一些發展,對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商業中心,具有正面意義,對就業都有正面意義,因此我們不是單純去看賣價是多少。如你指賣價本身,我們目前的制度是透過一個不公布的底價,是我們地政總署的專家在我們截標那天的上午才定下來,絕對是貼市的,透過這個做法保障我們不會賤賣土地。當然在這個情況下你問能不能夠將流標的風險完全抹除?是不能夠的。但這是在我們目前制度下,能夠做到最合理、最公平就是這樣。
 
記者:局長,想再問有關中環新海濱用地,政府能否保證價錢和中標方案,最快何時可讓公眾知道?落選方案方面,在招標時會否向財團說明可能需要公布這些?會否有這類的安排?有關現時中環寫字樓的空置率,有些報告指達百分之五,是12年新高,市場對中環的租金和寫字樓的前景也不看好。在這情況下,推出這幅用地對市場有何啟示或影響?
 
發展局局長:先講(中環新海濱)三號用地,剛才已說了我們的方向是希望盡量開放、透明,但不會在評標的過程中公布,因為這是根據政府的採購程序,也是要在評標有結果後才公布。至於個別的參與者是否願意與社會大眾分享其設計,這仍需要商討,因為我們不希望條件太苛刻,導致很多投標者會因此而卻步。這不只是發展局,我們仍要與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商討具體的情況。商討的結果如何,當我們發出標書時大家一定會知道的。
 
另外你提到商業地價或商業地租金近期有下跌的情況,其實不單是這樣,你們也很熟悉的,商業樓面的空置率近期也提高了。就政府而言,第一,我們會看得長遠點,即是若今天我們不推出某一些商業樓面,特別是甲級的商業樓面,反而將它們束之高閣的話,在數年後,對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商業中心的競爭力可能有不良的影響。第二點要指出的,也是一個事實,若你看很多的數字,其實香港甲級寫字樓的租金與世界其他地方比較,例如與紐約、倫敦比較,即使現時下跌,但仍然較他們貴五至七成。因此,我們不介意看到香港商業樓面的租金稍為放緩,我們認為這對於經濟活動應該是正面的。
 
記者:在評審中環新海濱土地的標書方面,之前在海濱事務委員會曾表示會成立標書評審委員會,會找政府以外的人士提供意見。當局對找到合適人選作顧問有沒有信心?如何確保這些人在這個項目甚至之後都沒有利益衝突?如果找到人選,會否公布名單?另外,在這個時候推出這幅地會否擔心影響發展商反應?你如何評估市場對這幅地的興趣?
 
發展局局長:先答你第二個問題,我們認為市場對這幅地的興趣應該都是濃厚的。事實上,在中環有這麼大幅、這麼多的樓面面積、以及位置如此具策略性的地皮,沒有第二幅,就只是這一幅。另外以我們與市場的接觸,我們相信市場不少人都對這幅地會有相當的興趣。
 
你第一個問題,我希望說清楚,評審委員會組成會是公務員。在海濱事務委員會時我們表示,可以取些外面專家的獨立意見,因此我們會有一個專家組提供意見予評審委員會,但決定會由評審委員會作出。至於專家組,我們香港都有很多人才,我們有信心找得到。有關專家的身分是甚麼,我們會作公布。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20年6月26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21時13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