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就二○二○年一月至三月賣地計劃會見傳媒談話內容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黃偉綸今日(十二月三十一日)就二○二○年一月至三月賣地計劃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剛才提到四個季度的數字,即使不計私人重建,現時只達到目標約九成左右,其實為何不在官地方面增加供應,令供應可以達標?第四季度的推地考慮因素為何?是否與樓價或市場因素有關係?另外,啟德商業地方面,其實之前已有兩幅啟德商業地流標,為何仍會願意或嘗試再推出啟德商業地?
 
發展局局長:先回答你第一個問題。其實如果你看我們本來估計的賣地表,還有一幅土地位於大埔馬窩路,可提供約1 200個單位。由於我們正就該土地進行很後期的清理土地程序,大家都知道有時程序需時較我們預算多,但供應是仍然存在的。我們現時預計可能會遲一個季度,即是會在下年度第一個季度推出。若大埔馬窩路不是這樣,即是在今年度第四季度已經做到,那麼本身已經大致達標,不需要靠私人項目的供應。當進行土地工作時,我經常說「揼石仔」,就是這個意思。每幅土地的問題,不論是規劃、收回土地或司法程序的問題也要解決。當中相差了數個月,這是其中一個相當關鍵的因素。
   
你也提到啟德的情況。若你看啟德的土地,在今年八月我們也曾售出一幅商業用地,該土地的位置相對鄰近即將提供的公共運輸系統,即是沙中線,位置相對較近。我們售出的土地位於啟德體育園區附近,而今次推售的土地位置其實非常接近,其實是在沙中線宋皇臺站附近,因此運輸交通的情況應該較位於跑道上的地皮佔優。另一個我們想試賣這幅土地的原因,我剛才也有提及,就是它有些社福設施。其實我們現時透過賣地,無論是住宅或商業地也希望能添加一些社福設施,因為這可加快進度。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也說過,若不是這樣,只以正常的所謂stand-alone site,即是以獨立土地來規劃,種種情況,有時超過十年也不能做到。我們認為這些社福設施,無論是老人或兒童設施也是重要的,因此我們在接着這一季度推出。我自己也相當有信心,因為它的交通較早前流標的兩幅土地好。
 
記者︰本身政府全年賣地目標有1,400億元收入,但至現時為止每一幅地皮發展商都有表示比較「手緊」,現時賣地收入去到甚麼程度?全年目標能否達到?另外,今次推出的住宅地多為市區地,是否因為面對財赤壓力?推出市區土地時會考慮這些因素?想達到1,400億元的目標?
 
發展局局長:其實不是。為甚麼會那麼多土地在市區?其實很多土地位於啟德,因為啟德地是準備好了。我之前在其他場合都說過,在政府來說,我們不會囤積土地,當土地規劃、土地平整已完成,可以出售時,我們就會推出。有時隨着不同的時期,土地集中的地方都不一樣。你說得正確,過往一段時間啟德都有較多地,那是自自然然的情況,因為啟德的土地規劃好了,亦準備好可以出售,而並不是考慮到價錢的問題。
 
你另一個問題,之前財政司司長都說過,1,400億元這個數目包含幾方面,賣地收益你們可以自行加起計算出來,還有補地價和種種方面的收益。《財政預算案》即將公布,到年結時有多少,或者等待《財政預算案》會有適當的論述。
 
記者︰你現時有沒有壓力?
 
發展局局長:我們不看壓力,我們努力賣地。大家亦都知道我們隨行就市。當我們推售一幅土地時,總不能逼別人買,要看市場。如果土地位置合理,正如我剛才說啟德該幅地,我們也有一定的信心,它對市場是有相當的吸引力。
 
記者︰你剛才說全年是否達標其實也要考慮有多少私人補地價重建項目,萬一沒有預期的多,而下季安達臣道的首置盤土地由發展商興建,由於過往也較少這樣興建,萬一該幅土地也流標,今年全年賣地不達標,你是否有後備方案?
 
發展局局長:我自己不會那麼悲觀,這可從幾個角度看。正如我剛才所說,即使接下來季度的私人發展及重建項目不是太多、不太理想,我們亦已達到目標約九成,甚至可以超過九成,需要視乎具體情況,因為大家都知道在私人發展及重建方面,政府沒有百分百的主導權,主要視乎發展商。就安達臣道土地方面,我不會看得那麼悲觀。你剛才說得對,首置盤方面我們仍在嘗試,但我們看到近來,即使在六月後,若有些地皮作住宅用途,其售價可能較以前低,但仍然可以售出。其實安達臣道地皮的地點相當優越,在九龍市區,因此我自己不會看得那麼悲觀。
 
而從另一個角度,若以一個較長的時間來看,我們現時用十二個月的時間來看,但若以三年期來看,我們在最近三年,即是二○一七/一八、二○一八/一九、二○一九/二○財政年度,我們在這三個財政年度共供應超過52 000個單位的土地,相應的目標是49 000多個單位。因此,若把時間拉長來看,我們的供應和目標是相當接近的。即使今年第四季度不理想,我們也達到近九成,甚至九成多,其實也很接近。
 
記者︰你說的九成有沒有實數?如果今年真的不能達到13 500個單位的目標,你們下年會否追加?
 
發展局局長:是這樣的,兩個角度。一是如果你說實數,目前如果我沒有記錯,直至這一刻是約11 850個(單位),其實是加起計算出來的。我剛才說,到下一季我會出來交代,屆時我們掌握清楚數目,會說清楚數字是多少。
 
如果你熟悉十年長策(《長遠房屋策略》),你會知道是每一年計算的。十年長策剛剛運房局(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出來公布,是不存在一年一年累積下去的,因為每一個十年期究竟需要多少單位,是每一年年末時再看一次的。我們看私樓供應,大家或者都熟悉,其實我們私樓的目標會跟隨長策的目標。換句話說,現在可以回答的,就是二○二○/二一年度的目標是多少,就是12 900個單位,這是在長策已經說了的,所以是不存在每年累積的概念。其實是每個十年期重新做一個按照當時譬如說住戶戶口增長情況、空置單位情況等四大因素,如果大家熟悉的話都知道,是每一次做估算的,而該數字會成為我們該年的目標。未來已經知道的,是二○二○/二一年度的目標就是12 900個單位。
 
記者︰想問近來數月的社會因素和空置稅會否減低發展商的投地意欲?全年以至來季的賣地收入會否下跌?
 
發展局局長:價錢我們一般不會在投標之前估算。你有一點是正確的,如果說經濟下滑,無論財政司司長,或者最近(商務及經濟發展局)邱騰華局長亦說,估計(今年)下(半)年經濟負增長百分之三。如果經濟前景差,就會影響物業,包括土地的價值。剛才我回答另一位記者朋友的問題時都說了,只要這是合理價值,大家都要接受,市場就是市場,市場價格在香港目前情況來說,就是透過招標而來。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9年12月31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19時14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