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及發展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

以下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及發展局局長黃偉綸今日(十月十八日)出席電台節目後與傳媒的談話全文:
 
記者:想問剛才在節目都談到港鐵提早收車的問題,其實剛剛你都說過有實際需要,但很多市民質疑其實背後是否有政治考慮、甚或至是不是一個變相宵禁的手法?政府怎樣回應?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剛才我在訪問中亦說得很清楚,港鐵(公司)的同事其實每天晚上收車至翌日清早開車,其實有很多維護、檢測工作要進行。你知道人手及工作是互相配對的,我們當下面對在修復破壞,甚或至檢測以確保安全的工作量相當大。人手(方面)我們當然希望可以相應增加,但短時間不可能有很大幅度的改變時,我們便需要較長的時間處理有關(修復)工作,這一點我相信大家都明白。我亦理解這個處理手法為部分市民帶來不便。我們希望示威人士無論任何情況下都不要使用暴力破壞港鐵(公司)設施,在這個情況下我們會逐步在修復、養護的工作做好,可以盡快將服務回復正常。
 
記者:盡快即何時?剛才提及到可能一、兩個星期便可以,這是否你曾經與港鐵都討論過的一個目標?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基本上,實際的工作是由港鐵(公司)進行,至於零件以至工作的安排,他們亦視乎實際情況去處理。與其訂下目標,我們的態度最重要是鐵路安全、營運效率,以至為市民提供的服務質素,都需要作整平(整體)的考慮。
 
記者︰局長有否了解過,現時晚上約九時巴士站都擠滿人,其實如果港鐵日間運作暢順時,為何不在局部關閉的情況下做,而要全線關閉修車?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其實港鐵系統是(涉及)一個非常複雜的信號、軌道,以至列車整體運作的調試——每天晚上要用超聲波車檢測軌道的狀況、信號系統需要調試、車上的安裝亦需要檢查,所以整個鐵路系統每天晚上均有很多工作需要進行,基本上不是單單一個站、甚或至某一部分去處理。當大家明白我們在說二百多公里的鐵路系統時,要做的工作的確有很多。
 
記者︰其實某些車站的破壞情況相對沒那麼嚴重,沒有受到水淹浸,那幾個車站會否可以回復正常的收車時間,而破壞較嚴重的可以提早收車,局部開通某些鐵路站會否較好﹖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大家都知道,整個鐵路系統的信號是非常重要,而信號系統的鐵路線從頭站至尾站是共通的,軌道也是(共通),(車)站的控制亦有連貫性。所以,進行軌道檢查的時候,基本上不可能有列車運作。如果大家理解其複雜程度,可能會較容易明白背後的原因。我稍後請港鐵(公司)的同事發放更多資料,讓大家理解其晚上收車後遇到的工作、範圍的多少、覆蓋面的闊度,以至工作量有多大,相信大家會有較多了解。
 
記者︰就未來會較多動用《收回土地條例》,現時找到十組CDA(綜合發展區)或R(A)(住宅(甲類))的土地。在這些土地上,有沒有需要另覓一個賠償機制?剛才提到收回農地的機制不打算更改,但這些土地其實是在市區,並非農地,這些地本來有沒有occupancy? 有沒有需要另覓賠償機制? 另外想問過渡性房屋,其實目標是三年一萬個單位,其實政府現在手上有「計掂數」、已準備好的土地有多少呢?有多少是大規模的,像剛才說有二千個單位的過渡性屋邨,其實實際手頭上有多少是準備好的?
 
發展局局長︰收回土地方面,剛才提到的十組土地,假設我們研究後發覺當中的而且確有部分(土地)有做高密度公營房屋的潛力的時候,我們便會啟動機制。目前《收回土地條例》之下已經有機制。即使不是農地,亦已有清楚機制,不需要做一個新的機制出來。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至於過渡性房屋,我們現時手上大概有二十塊土地,大部分都是政府土地,幾塊是較為大型的私人土地,總面積是二十五公頃土地。現時的規劃是有足以興建一萬個單位的土地供應,但我們不會停留在這個階段,為什麼呢?在項目的推展過程中,始終有些我們未能預見的因素,所以在接下來的時間我們都會爭取尋找更多的土地,把彈性拉闊。



2019年10月18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3時24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