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就二○一六年十月至十二月賣地計劃會見傳媒談話內容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今日(九月二十八日)就二○一六年十月至十二月賣地計劃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局長,雖然供應多了,但售地地價持續上升,高地價亦令樓盤單位面積越來越小,請問有甚麼方法解決高地價,以及劏房盤問題?另外,局長如何看待樓市的發展?
 
發展局局長:我多次解答大家的提問時,都不斷提及我們沒有高地價政策,地價是隨行就市的。每次賣地的時候,地政總署的專業測量師會按當時情況而評估及訂立底價。過去十多個月,大家也看到,出售土地的地價有上也有落。因此,我想重申一點,我們沒有高地價政策。我們有一個目標,就是按年、按土地供應的目標來持續穩定地供應土地予市場。至於剛才你提及,在市場出現一些面積非常細小的私人住宅單位,這個問題我們亦有注意到。在未來這季度及過往至少三、四個季度,我們賣地時並沒有限制發展商提供單位及相關單位最低面積的數目,這是希望留彈性予市場。雖然過往有一些單位的面積很細小,但同時我想提醒大家,以我們掌握的數字,舉例在今年六月底,據估計在未來三至四年,「一手樓」潛在供應的九萬三千個單位中,約七成是中小型單位。這個數字和往後的數個月的數據大致相同,即是說中小型單位的供應是相當多的,大家有很多選擇,希望大家小心選擇。
 
記者:賣地表上的鴨脷洲用地昨日在城規會(城市規劃委員會)上遇到阻滯,要求政府再補交資料,想問問詳細情況是怎麼樣?會否影響住宅土地供應或賣地收入?因為那幅地被稱為「地王」。
 
發展局局長:我很關注該幅土地在城規會上的審議情況。大家看到傳媒廣泛的報道,也看到土地供應的工作真的相當困難。該兩幅土地屬於政府地,不牽涉收地和拆遷,以短期租約批予駕駛學院使用。在今時今日樓價如此高、私人住宅樓宇供應如此緊張的時候,當我們檢視究竟有甚麼土地可於短、中期內盡快推出市場,這些短期租約用地一定會納入範圍,看看有沒有檢視的可能,而該幅土地正是以此為基礎進行改劃工作。我不適宜在此談論具體內容,因為城規會仍在審理這項改劃工作,如果我談太多,很容易被誤會為嘗試施壓。然而,就你剛才所提及的,對,這幅地是在今年賣地計劃內,牽涉1 400個單位,是重要的供應來源。但是,我已經有準備,萬一這幅地未能及時改劃,也不會影響我們今年供應達標,因為在土地供應的工作中有一些儲備,有「Plan B」(後備計劃),萬一趕不上,我們有啟德的其他用地補上,但是這個土地供應對我們來說是重要的,因為我們要努力做好今年的工作,也希望能夠積蓄一些地塊於下年甚至之後的年份確保供應持續,情況就是這樣。
 
記者:會否考慮撤回申請,會否覺得做不到或者很多人反對?
 
發展局局長:大家聽我們說「迎難而上」很多次,這句說話不是針對這幅用地,我不想就鴨脷洲用地講太多,避免誤解;但在我們的工作中,幾乎沒有一項工作是比較容易的。無論工作如何困難,我們會盡能力爭取和希望將相關的準備工作和技術研究等做好,扎扎實實,再交給城規會作為獨立的機構去審議和決定。
 
記者:上一個財政年度說過會把質素較好的地留待下一屆推出,所以你在上季推出了一些有問題的地,但為何今季推出那麼多質素好的地,例如何文田和啟德?
 
發展局局長:你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如果我可以選擇的話,我很希望每一季都可以有一些地在市區,有一些地在新界;有些地大一點,有些地小一點,以至市場上不同的競爭者均可以入場,而將來建成的單位可以供應予不同經濟能力的市民,但客觀現實往往並非這樣理想,譬如你看見今次我們推售啟德的地比較多,早兩年比較少。主要原因是啟德的地由於工程進展影響,令我們早前沒有甚麼供應可以出售。而其他作改劃的用地,譬如剛才所講的鴨脷洲,因為改劃工作未完成,即使我想拿出來賣,都不一定可以現在賣。所以在中間的過程中,我只可以視乎我手上有甚麼、整體的供應目標如何,然後在當中盡可能平衡地決定拿甚麼地去賣,至於鐵路項目就更加被動。大家可能會奇怪為何上兩季沒有鐵路項目出售而今季卻有兩個。當觀塘延線未通車,何文田站項目便不能招標。同樣地,當黃竹坑站還沒有通車,我亦不能要求黃竹坑站上蓋的物業招標,要待其通車後才能招標。這亦解釋了為何早兩年突然間有很多日出康城站的地皮招標,因為已經準備好了。我們需要有土地供應,而又沒有更好的選擇,因此便盡快將日出康城用地推出招標。如果可以的話,我們會盡可能在覓地出售時,希望地點的大小可以有更多種類,但有些時候不一定可以如我們所願。
 
記者:黃竹坑站和何文田站最新分期發展的情況為何?來季推出的期數各佔多少伙?若港島南線不能通車,你們會否有Plan B處理?可否詳細多說一點Plan B。
 
發展局局長:何文田站第一期有1 000個單位,黃竹坑站第一期有800個單位。事實上,在未通車前的一年,我們已與港鐵公司一直討論如何分期、分多少期和隔多久推出一次。基本上,我們與港鐵公司已達致一些共識,因此今次推出第一期是共識的第一部分。隨着這兩條鐵路線通車後,大家以後會見到我們分階段陸陸續續把土地推出市場。由於何文田和黃竹坑屬優質地段,一次過在同一地方推出太多土地,我們也要考慮市場可否承受,因此一定是分期進行的。在這方面大家可放心,亦讓大家明白,我不會再容許如以前日出康城在通車後很久仍有很多(土地)未招標的情況。我們現時面對黃竹坑和何文田的情況,就是在未通車前大家已商量好,根據通車時間表訂好未來分多少期和多少年招標。至於剛才所說,萬一黃竹坑站項目在今年年底因為未能通車而未能招標,我有Plan B,其實不只Plan B,更有Plan C和Plan D。但不好意思,目前暫時未能透露詳情,大家可以放心,二○一六/一七年度的土地供應達標沒有問題。我們正在努力做好二○一七/一八年度的供應,同事們正全力以赴,也有信心。但我們要繼續爭取每幅地的改劃工作,因為我們目前要應對的不是一、兩年的問題,而是希望確保以往一直困擾我們土地供應不足的情況不要再出現,因此我們一定要繼續努力。
 
記者:地價是否「隨行就市」? 那是否即是指發展商搶貴地價?甚至令樓價變貴而政府都無能為力?

 發展局局長:這便要視乎市場情況。你剛才的問題指發展商的來貨成本貴了,是否將來就賣貴呢?事實上,你看看香港的歷史,樓價的上落幅度可以很大。於我們來說,最重要的是正本清源,即是認清問題的最根本。大家知道去年的樓市由九月、十月的高峰回落了好幾個月,接着拉鋸了一陣子,直至最近這兩、三個月是有所回升。但你看到最近報章上有不同的報道和評論者的看法,其實都莫衷一是。有人預測會上升,有人預測會下跌,亦有人預測會拉鋸。今日有報道指金融管理局有一個半年報吿,報吿中亦提醒大家樓市下行的風險,所以我不會去揣測樓價。最重要是按目標,持續並穩定地供應土地。要做到這一點,發展局和其他相關的部門要齊心協力,做好土地供應的工作。
 
記者:想多問一點關於何文田和黃竹坑站的規模估計是多少?用地有多大?是否有多些資料?港島線的通車有隱憂,為甚麼要在這一季推出黃竹坑站,不等待至通車後再推出?
 
發展局局長:已有兩個季度沒有鐵路項目的招標。今年我們有四個鐵路項目招標,即何文田、黃竹坑、日出康城和錦上路,我希望分布可以比較平均。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每季有兩個項目推出,這解釋了為甚麼我希望黃竹坑可以在下一季招標。至於規模,正如我剛才所說,何文田第一期是1 000個單位,黃竹坑第一期是800個單位,黃竹坑的總供應數字會多一點。
 
記者:局長,可否回答一些關於橫洲的問題?有三個問題:第一,就今日報章的報道,政府是否一早知道顧問公司外洩政府的研究資料?政府會否就此追究?第二,政府發出新聞稿指立法會正式開始工作後,便會公開該16份文件,該16份文件會在立法會召開大會時提交,還是於發展事務委員會會議上提交?第三,之前有提到鄉紳開天殺價,令政府難以收地,其實是否因為他們開天殺價,令政府暫時不發展北面的土地?
 
發展局局長:就第一題關於顧問公司的問題,我注意到傳媒朋友的廣泛報道,亦非常關心此事,所以我已責成發展局的同事聯絡相關部門,包括土木工程拓展署、渠務署和規劃署,看看發生了甚麼事。我們在顧問合約內有申報利益的要求,也有保密資料的要求,相關部門會按顧問合約的要求跟進事件,嚴肅處理。在現階段我未能說太多。可以跟大家說,我們非常關注,正跟進事件,並會採取適當的措施。
 
第二,剛才你問到橫洲的16份報告,據我所知,運輸及房屋局已發出新聞稿,提到報告在立法會開會之後送交,至於具體做法,相信運輸及房屋局會適時進行跟進工作。
 
至於剛才第三個你提及到關於收地的問題,和據報章報道可能有鄉事人士提出高索價的問題,其具體情況,因為這是公營房屋發展項目,由房屋署負責推展,所以我們並無在前線參與有關工作,未能回應你的提問。
 
記者:就顧問報告,政府會否傾向向那間公司追究?
 
發展局局長:我們會嚴肅處理。第一步要先找出事實,如發現有違規的情況,我們會嚴肅跟進。
 
記者: 其實新世界的報告中,都引用了一些政府沒有公開的資料,會不會間接證明了發展商和顧問公司串謀,你會不會擔心令人覺得有官商勾結的情況?另外,今天港大有關特首選舉的民調,指出最多人支持財政司司長曾俊華,CY(行政長官梁振英)就排第三,你會支持哪一位?
 
發展局局長: 你提及的那份報告,正如我剛才所說,我們是很嚴肅地處理這個問題,絕對不存在政府容許顧問公司做這些不恰當的行為。在現階段我們正跟進調查事實,根據我們調查出來的情況,我們會採取適當的跟進工作,亦一定會嚴肅處理。至於你第二條關於特首選舉的問題,我在這裏不作評論。
 
記者:我想問關於樓價的問題。最新樓價開始回升,差不多破頂至去年樓價的高峰期。想看看政府在這個時間會否再推出一些「辣招」?政府又怎樣看現時的樓價?

發展局局長:正如剛才所講,樓價由去年九月、十月的高峰一直回落了好幾個月,接着便拉鋸了一陣子,然後便回升。除了樓價上升之外,交投在近月亦比較熾熱。在這個階段,你亦會留意到坊間即使是一些專業公司對後市的看法都是莫衷一是。有人預測會上升,有人預測會下跌,亦有預測會拉鋸。金融管理局亦提出了警告。所以就着樓價,我不作揣測了。政府是非常留意市場的情況,亦都留意「雙辣招」的目標是否能夠達到。在這個時候,我們仍在密切留意有關情況。我暫時沒有進一步的資料補充,但我可以跟你說的是,政府是非常密切地注意有關情況的。
 
記者:就橫洲十多份報告,有沒有一些是由發展局轄下的部門做?報告內是否有些內容真的可說服公眾沒有「官商鄉黑」勾結存在?據你所知,是否有些內容真的可說服公眾?
 
發展局局長:正如我剛才所說,橫洲是一個公營房屋項目,在政府內部的分工是由房屋署(房署)推展。發展局轄下的土木工程拓展署作為一個技術部門,有支援房署進行這項工作。因此,土木工程拓展署有參與其中。在政策局的層面,我們沒有參與,所以你提到的16份報告,我本人也未接觸過。

(請同時參閱談話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6年9月28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3時22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