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今日(八月四日)出席一個電台節目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剛剛你說油塘的土地雖以高價批出,但不應過慮,但市場質疑政府是否仍在推行高地價政策。當地價如此高時,市民難以「上車」。
 
發展局局長:發展商投地落標的價格如何是他們的商業決定。如我之前解釋,在賣地時,地政總署的測量師負責估價和訂出底價,底價並不向外公布。收到的標書如高於底價,則價高者得,因此標價並不反映政府賣地的目標地價。我們今年一定會按目標供應土地,以供興建18 000個私人住宅單位,不會「縮手」。至於你提到的油塘土地招標,個別的地產商有其考慮,而我也注意到這地產商是新進入香港市場,它是否有其他考慮,令其出更高價投地,大家可以留心觀察。

記者:近期樓價開始反彈,你基於甚麼原因判斷這只是個別情況,而不是代表整體地價再次上升?
 
發展局局長:除了昨日(公布招標結果)油塘那幅地外,上星期另一幅地的中標價格是市場估計的中間價,我覺得我們需要繼續觀察。最近有土地陸續招標及收回標書,大家可多看幾宗交易再作決定。至於大家擔心樓市的走向,單位成交數量在過去三個月,每個月有4 000多個,不足5 000個,就算以5 000個單位乘以十二個月,即一年60 000個單位,相對過往來說也不算高。其實在二○一三、二○一四和二○一五這三年,每年的成交量各有約50 000多和60 000個左右。對比來說,於一九九七年樓市高峰時,一年的成交量超過17萬個單位,而剛才提到二○一三、二○一四和二○一五合共三年的成交量總和也不夠一九九七年單一年的數字。再者樓價指數也在拉鋸之中。我覺得整個市場處於拉鋸情況。當然,市場會受很多因素影響,在這個時間大家不適宜輕舉妄動。
 
記者:早前鄉議局主席劉業強建議政府向原居民提供低息貸款,讓原居民可以買地建屋,政府覺得這個建議可行嗎?劉業強又說這樣可以幫助原居民行使丁權,你覺得有理據嗎?
 
發展局局長:前兩日(民政事務局)劉江華局長約了劉業強先生會面,恭賀他當選,當時我也在場。就劉業強先生的建議,當時政府沒有表達任何立場或意見。我只表示處理丁屋問題時,我們要尊重歷史,亦要尊重法津。這是他們提出的意見。

記者:剛才你說歡迎內地企業來香港投地,有意見指他們出價特別高,政府有沒有留意到內地企業有這個情況?會否令到市民繼續買貴樓?
 
發展局局長:過往兩、三年,內地發展商來香港投地比以往多,也更積極,這是客觀的事實。至於他們出價是否偏高,不能一概而論。今年較早時候,某內地發展商中標大埔荔枝山的一幅地皮,市場有意見認為此發展商「執死雞」。我歡迎更多人參與香港房地產市場,令市場競爭可以更激烈。當投地的競爭更激烈及中標情況更分散時,會減低發展商互相聯手的機會,我們賣出的土地建成屋宇能按時推出的機會更高,而價錢也能夠更理想地反映市場情況。發展商入標時的出價如何是基於他們個別的商業決定,而樓宇落成的售價是隨行就市,有時與成本不一定有關。
 
記者︰局長剛才說要多留意幾個月才可以看到樓市的走向如何,但最近發展商都很多動作,12成按揭和短期樓花一併推出,這一刻有沒有看得到一些危機想提醒市民?
 
發展局局長:我已多次提醒大家要謹慎小心。根據運房局(運輸及房屋局)六月底公布的數字,未來三至四年一手樓的潛在供應量是93 000個單位,這個數字是二○○四年九月公布有關數字以來的最高。未來兩、三個季度,我估計此供應量會維持在一個相當高的水平。一方面我們會按計劃陸續推出土地,另外我們看上半年的成交量,五月至七月(每月)的平均成交量有4 000多個單位;上半年的成交量只有19 900多個,僅僅少於20 000,成交量相對低。但樓市受很多因素影響,受心理因素影響更大;所以如果大家冷靜看樓市,我覺得會比較好。
 
記者︰根據運房局公布的長遠房屋供應目標,未來十年的私樓供應是180 000個單位,現時的私樓供應是否已經很充足?政府訂立儲備的時候,是否要訂立一個高於長遠房屋供應目標特定成數的數目才算足夠?
 
發展局局長:我們沒有訂這個目標,過往兩年的私人房屋土地供應略為超標,今年我們應該可以達標,明年亦有一定的信心。這是經過多方面的努力,過程中風險和變數都很大。

跟大家分享一個例子,二○一五/一六年度的供應目標是19 000個,而實際供應量是19 800多,有四個來源,包括政府賣地、鐵路(物業發展項目)、市區重建局和私人重建(/發展)項目。政府賣地部分提供的8 000多至9 000個單位,(部分用地)牽涉到不同程度的司法覆核風險,很感恩那些地皮陸續賣出,項目亦進行中,令去年的供應可以達標,期間亦遇到很多我們不敢低估的挑戰和難度。發展局的同事會繼續全力以赴,希望做好及盡早扎實地工作,確保下一個和再下一個年度可以達標,令大家有信心。大家如果對供應沒有信心,就會有擔憂,有擔憂就會不必要地影響樓價。
 
記者︰剛剛談到地價不是一個因素,發展商不會蝕錢賣樓,發展商可能會囤貨,賣樓賣十多二十年,那樣會否有影響供應數字?
 
發展局局長:做生意賺蝕並不取決於主觀願望,回望過去三十年的歷史,也發現香港房地產市場淘汰了不少人。回答你的問題,最重要的是(土地)供應可以按目標推出,而市場參與者夠分散,以至供應推出時不會受其他因素影響而有所阻礙。剛才你提及的可能是個別例子。
 
記者︰有傳媒再揭發有現任地政總署高級地政主任涉嫌「套丁」,報道裏有文件和當事人的簽名,當局會如何跟進?是否再一次顯示現行的丁屋政策失效?
 
發展局局長:我注意到這個報道,但我不適宜就個別個案作出評論。相關的報道披露了不少資料,據我所知,地政總署會跟進個案,如果認為合適,署方會轉介執法機構,而執法機構進行調查時,地政總署會全面配合。

丁屋政策歷史由來已久,經過這些年,正如我多番向大家重申,這個問題相當複雜,牽涉規劃、地政、權益和法律的爭拗,解決問題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我們預期會有法律訴訟。據我所知,已經有人就丁屋政策提出司法覆核。在這個大背景之下,在現屆政府,我們要爭取在短時間內紓緩土地供應緊絀的問題,我唯有將我的精力集中在短、中期土地供應工作方面。至於丁屋政策,發展局的政策目標不是要找足夠的土地滿足所有的「丁權」;第二,在工作優次方面,(丁屋政策)我們放得比較後。在解決和處埋這個問題時,我們一方面要尊重歷史,同時亦要尊重法律。
 
記者︰會否令人覺得政府縱容「套丁」?
 
發展局局長:沒有此事。從傳媒披露的資料,大家都看得到這是十多年前的事,不是近期的事。希望大家明白,地政總署在跟進個案時,亦需翻查過往的記錄,這都需要時間。傳媒報道的個案裏提到當事人的父親曾任職地政總署,他已退休十多年,而他的女兒雖然任職地政總署,但非首長級人員;她的工作地點與傳媒報道提及的(涉嫌「套丁」)地點屬不同地區。希望大家給地政總署的同事一些時間,按政府制度和規矩跟進。正如我剛才所說,如果認為合適及有需要,部門會轉介執法部門,亦會配合相關調查。
 
記者:關於低息貸款的建議,發展局的初步看法為何?有甚麼考慮?有土地關注組織指低息貸款形同特權。
 
發展局局長:這是鄉議局提出的方案,提出的時候並無要求政府借錢,大家不要誤解。對於鄉議局的建議,正如我剛才所說,在會議上,我並無作任何表態,只提出我們要尊重歷史,亦須尊重法律;這個建議本身牽涉多方面,就政府而言,我們不能輕率處理。多謝大家。

2016年8月4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6時43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