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今日(二月二十一日)出席一項活動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剛剛從網誌上看到你說政府即使面對司法覆核亦不會退縮,是否表示你們對有人就政府賣地提出司法覆核有些不滿?

發展局局長:賣地時遇到司法覆核我們一定要審慎行事。為甚麼呢?我舉一個例子。去年我們宣布賣地計劃時,有一些人士就新界西土地的改劃持不同意見並提出進行司法覆核。那個分區計劃大綱圖牽涉的土地有六幅,涉及三千九百個單位。大家都知道,由我剛上任開始,要極力追土地供應,工作並不容易。我們當時想,在賣地計劃中,三千九百個單位是一個相當大的數字,我們要小心處理。另一方面,我們亦考慮到當有人提出司法覆核,如果我們就立刻叫停賣地的話,除了那三千九百個單位不能按期推出外,還會成為一個先例。成了先例,就要考慮其影響。換句話說,將來無論我們賣哪幅地、在甚麼地方,只要有人申請司法覆核,我們就叫停賣地的話,整個土地供應就會崩潰,因此我們諮詢了法律意見,確信政府有一定的理據。之前我已跟大家解釋過,當土地改劃獲得城市規劃委員會和行政會議通過和確認後便會生效。當時我們確信政府有一定的理據,亦要考慮公眾利益;因此我們審慎地將那些地推出市場出售。剛才提到的例子,去年二月有人提出司法覆核,但至兩星期前,即差不多一年之後,他們提出了撤回司法覆核的申請。從這個例子,希望大家明白,如果我們當時就煞停了售賣該些土地的話,並不符合公眾利益,我們覺得並沒有這個需要。

記者:受司法覆核影響的土地的地價相對較低,如果繼續推售這些土地,會否讓人覺得政府賤賣土地?

發展局局長:在政府來說,第一我們不會賤賣土地,但同時我們亦不會「托價」、「托市」。剛才提到大埔那幅地,在媒體上看到一些評論,將這幅成功批出的大埔用地的地價跟之前在青衣和元朗的兩幅流標地比較,由此猜疑政府是否有高地價政策,或由於司法覆核的因素而賤賣土地。可以跟大家說,絕對沒有這樣一回事。去年青衣和元朗流標那兩幅地分別接獲九份和十份標書。我想解釋一點,每次我們賣地時,市場人士都會估計用地投標價的上限和下限,傳媒亦經常會引述。當我們看所接獲的標書時,出現超過市場上限或下限的情況卻是經常有的。而青衣和元朗的兩次招標,政府的底價是比市場估計的下限再低了一些,但我們所接獲的標價比政府的底價還要低,因此我們就不「批標」,即不賣那幅地了,這是為了保障公帑。另一方面,大埔那幅地,雖然政府的底價比市場的下限低,但我們所接獲的標價比政府的底價高,所以通過了中央投標委員會檢視後,該標就批了出去。我想重申,政府賣地有一套獨立的機制,就是每次截標之前,地政總署有一組專業的測量師會就當時的市況和該幅地的情況和發展的因素訂一個底價,若所收到的標價是超過底價,而中央投標委員會檢視過認為可以批標,我們就會批標。如果我們所收到的標價並未達底價,我們便不會批標。我重申,我們不會賤賣土地,但同時間我們亦沒有高地價政策,亦不會去「托市」。

記者:會否覺得有人提出司法覆核是為了表達政治訴求而影響了民生?

發展局局長:在這方面,我想大家都可以看得到,而大家亦可以有一個結論。雖然我們面對司法覆核,譬如大埔的分區計劃大綱圖、屯門的分區計劃大綱圖,甚至之前在九龍,三個個案皆是有來自不同當區院校的同學提出,但卻是同一班自稱是環保人士出來說要協助那一班同學去提出司法覆核的申請。甚至最近在我們截標之前,大家在媒體都看到廣泛的報道,有人去嚇唬其他人,就算投得該幅地要展開工作的時候他們都必然會提出司法覆核,甚至無論法官如何裁決也會上訴至終審法院,並說即使買得該地也要「曬太陽」幾年也不能動工。其實我覺得這些情況對社會並沒有幫助。我很希望政治歸政治。我們現在做土地供應的工作是牽涉民生的,是關乎廣大市民福祉的問題。正如我剛才所說,如果面對提出司法覆核的申請的時候,當然一方面政府一定要謙虛地看看我們有甚麼地方值得檢討;另一方面亦需要諮詢法律意見,當我們諮詢完,如果我們所得到的法律意見確信我們有一定的法理依據時,加上公眾利益的考慮,不可以退縮。

記者:司法覆核會影響土地的估價,但政府仍然推售,是否即是有賤賣土地的情況?

發展局局長:不可以這樣說的。在過去一年,牽涉司法覆核並出售的土地其實有好幾幅的。大家不妨翻查紀錄,有一些即使該地是有司法覆核的潛在風險,我們所收到的標價都超出市場預期,甚至上限。由去年九月至今,大家看到市場開始調整。在最近這兩個月調整得比較明顯一點。當樓市回調的時候,其實地價也會回落。現時建築費是相當高的。所以在一般的情況下,當樓市回調的時候,地價回調的幅度一定會比樓市回調的幅度為多和快。如果以大埔那幅地來說,大家也知道我們第一次推售時的截標日期是二○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其後因為我們要就提出司法覆核申請的申請人的臨時禁制令打官司,因此我們將這次招標的截標日期延後至(二○一六年)二月五日才截標。中間這兩個月其實大家都看到樓市有明顯的回調,而地價在這段時間亦因此會回調,而正如我剛才所說,一般的土地,以現在那麼高昂的建築費來說,假設樓價下跌百分之十的時候,地價往往最少會下跌百分之二十左右,甚至以上。所以這些因素是我們整體要考慮的。我亦希望大家面對這些情況的時候,都可以理性和冷靜去看看事情背後的原因和種種的參考因素。多謝大家。

2016年2月21日(星期日)
香港時間18時17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