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今日(一月三十一日)主持大嶼山發展公眾參與活動暨梅窩兒童遊樂場揭幕儀式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局長剛才在台上宣布了大嶼山發展即將展開為期三個月的公眾諮詢,有不同團體都反對(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的建議,你有甚麼回應?

發展局局長: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的報告提出了有關未來大嶼山發展的策略性定位、規劃、土地用途,以及短、中、長期的建議,我們今日正式展開大嶼山發展的公眾參與活動,希望在未來三個月內可以和社會各界,包括大嶼山居民溝通,大家有商有量,看看如何做好這項工作。發展大嶼山是為整體社會作長遠謀劃,在這過程大家一定有不同意見,香港作為一個開放的公民社會,這是很自然的。但我希望大家回想,早前我們就東涌新市鎮擴展研究展開第二階段公眾諮詢,收集到很多不同的意見,到了展開第三階段公眾諮詢的時候,我們吸納了社會上很多的意見,作出調整。整體來說,主流的意見都接納我們的方案。我們很希望大嶼山未來發展除了顧及當區,亦能顧及全香港的需要。我們誠心誠意、全心全力做好這項工作,希望大家跟我們多些交流、多些討論。

記者︰面對有聲音表示發展太多會破壞大嶼山的鄉郊式的生活,當局會否有初步的調整,回應這些訴求?

發展局局長:剛才你提到的擔心,我覺得是不必要的。各位留意一下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的報告,住屋和經濟發展是集中在大嶼山北部走廊,大家耳熟能詳的,譬如東涌新市鎮擴建,可提供49 500個單位;港珠澳大橋人工島落地設施會做上蓋發展,發展商業、酒店和會展旅遊設施;機場島以北也會發展商業、寫字樓和酒店;再往右邊,我們正研究在小蠔灣上蓋發展住宅,大概可提供11 000至14 000個單位;再往右,我們會在欣澳研究填海,發展旅遊、消閒設施,經濟發展主要在那些部分。南大嶼以至大嶼山的絕大部分都是保育的地方,因此剛才所提到的擔心,我覺得是不必要的,但是不緊要,最緊要是大家保持開放的態度,客觀、理性看待這件事。我們做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的工作時,聽到很多當區居民的意見,要求我們改善大嶼山的交通和社區配套,這些我們都會做。

記者︰未來的諮詢方法會否都像今日一樣,比較單向?會否約見有關團體傾談?正如剛才他們也有很多意見想表達,是否政府未能提供足夠的時間以聆聽所有的意見?另外,港珠澳大橋工程昨日討論追加撥款被「剪布」,你對這事有甚麼看法?這是否比較粗暴的做法?

發展局局長:我們溝通的大門常開,哪一位有意見想向我們反映,發展局和相關部門的同事都很樂意見與他們見面傾談,歡迎他們約見。未來我們會舉辦兩場公眾參與論壇,歡迎大家出席。我們誠心誠意、開誠布公與大家商量,只要大家放下成見,保持開放的態度,凡事都可以商量。

記者︰你覺得議會「塞車」是否完全歸咎於政治鬥爭?你的網誌都提及「是否應該放下政治鬥爭」,議員表示這樣做都是想多「買」一些時間,讓社會討論工務工程是否真的需要增加和通過撥款,你是否覺得這完全歸咎於政治鬥爭而非想達致更多的討論?

發展局局長:討論是否足夠,這是否政治鬥爭,我想大家看得很明白,我不需要再加任何評論。

記者︰局長,你的網誌提到香港的基建水平,「刀再鋒利,都會有生鏽的一日」是甚麼意思?可否再解釋多一點?

發展局局長:大家都知道香港的基建水平在全球是數一數二,世界經濟論壇連續六年將香港基建評為全球第一。大家在香港生活這麼久,知道亦感受到香港相對來說是比較方便、安全和舒適的城市。但近年工務工程成本上漲的情況令人擔心,我們覺得需要正視這個問題,其中包括從政策、設計,以至項目推展做一個全面的檢視。特首在《施政報告》提出在發展局轄下成立一個專責辦公室,因為工務工程除了鐵路和公路工程屬運輸及房屋局監管外,其他都是由發展局負責。我們會設立專責辦公室,審視幾方面,第一,從設計階段開始,以「可建性設計」作為理念,追求實而不華的設計。另外,招標亦會採取比較創新的形式,希望未來收到的標書,在風險溢價方面能夠有所調低,各方面的工作會同時進行。

記者︰是否歸咎議員令到立法會「塞車」?

發展局局長:工務工程漲價原因有多方面,除了過去幾年工資和物價上漲,另外設計亦要顧及環保和職安健各方面的要求。至於大家提到立法會審議工程項目出現「塞車」情況,令大家擔心的原因簡要來說有兩方面,一方面項目招標後延遲,標價可能會更高;第二是擔心會打亂這些工務工程項目的推出,以致建築界會出現「一時飽死,一時餓死」的現象。這不但會影響建築行業,影響工人就業,而當建築業不景氣時,會產生漣漪效應,影響社會消費和其他行業。這個情況以前曾發生過,所以不希望再看到。

記者︰是否「拉布」令建造業出現「一時飽死,一時餓死」的情況?

發展局局長:我今日在網誌內提到,今年我們原本預備提交給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審議的工程項目共有72項,總額為650多億元(實數為675億),到目前來說,包括昨日才通過的港珠澳大橋香港口岸增加撥款項目,只批出了其中兩個,涉及金額只有約50多億元,這是今年的情況。去年和前年都出現過不同程度的情況,所以我們比較關注。

記者︰關於大嶼山發展計劃,團體並不是完全否定發展計劃,他們有一些反建議,一些可以安舒他們擔憂的建議,譬如做一個環境承載力研究或基線評估,其實在環評方面,局長如何消除他們的憂慮?

發展局局長:我們會設立大嶼山拓展處,在研究項目推展落實的時候,我們一定會做好環評、空氣流通和交通基建各方面的評估。剛才他們提到的意見,我們的專業團隊日後推展工作時,都會包含在內。多謝大家。



2016年1月31日(星期日)
香港時間17時07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