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就二○一六年一月至三月賣地計劃會見傳媒談話內容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今日(十二月三十日)就二○一六年一月至三月賣地計劃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今次推售的土地主要集中在豪宅地段,對希望「上車」的小市民有沒有幫助?

發展局局長︰每季賣地,大家從不同角度,可能或會有批評或不同看法。我們推售土地時會考慮很多因素,例如土地的分布和大小,最理想當然是每次都有不同地區和面積的土地,但現實世界並非如此。現實是我們改劃的進度和遇到的阻力不一,可能遇到的法律挑戰亦不一,所以在推地時,我會將這些因素全部考慮在內,目的是希望盡快出售土地及完成改劃程序,以致市場如果有何變化,政府可以快速及彈性地回應市場。今次擬售的幾幅地有市區用地,面積亦較大,但綜觀全年的賣地計劃,並非所有推售的土地都是同一類型。今時今日要在市區物色優質和面積大的土地並不容易。

記者︰樓市下跌會否對賣地的情況有影響?

發展局局長︰樓市開始回軟,發展局今年七月及九月都有作出提示,但回軟幅度有限,我們會密切留意樓市的情況,但我們不覺得現時是時候作出撤銷「辣招」的考慮,這個一定不會。另一方面,政府土地供應的目的是希望最終樓宇可以供應市場。如果要達到這個目標,我們就不能因為中途的波動而自亂陣腳,一定要持續穩定,以致土地可以推出市場。由於每次賣地都有條款列明樓宇落成的期限,正正因為這個條款,土地能夠售出,樓宇就能按時候、按部就班落成。我們認為這個工作仍然非常重要。

記者:最近有人提出司法覆核,有沒有預計今次四幅地有多少幅會面對司法覆核的挑戰?樓市已開始轉向,當局會不會因此加快推地?

發展局局長:今季這幾幅地,暫時來說看不到這方面的風險。可以跟大家說,今年至今,牽涉司法覆核的土地,我們賣了七幅,加起來有6,000多個單位。我們進行土地供應的工作,到改劃階段,縱然整個社會都有(土地)需要,但到地區時難免會遇到不同意見,甚至有時不是地區的意見。大家看看,幾宗司法覆核都是分別由區附近或區內大學的同學提出,雖然陪同他們做這件事的是同一班人。這些司法覆核風險,在我們賣地時,我們是充分考慮的,絕對不會魯莽,一定是取得法律意見,在有足夠的理據和審慎的情況下,我們才會這樣做。大家可以想像,正如我剛才說,整年連同第四季那四幅,政府推地涉及9,000多個單位。如果因可能有司法覆核而剔走那6,000多個單位,今年會出現怎樣的情況?你可能會問我手上可能有些沒有司法覆核問題的土地,那又會怎樣處理。各位朋友,我不可只看今年,我也要看明年、後年。因此,我們完成改劃程序,相對來說較安全的(土地),我會放在之後(才推出),逐些逐些賣,確保我們每年都有土地供應,那便是我們的考慮。

  樓市方面,正如剛才所說,現在樓市回軟,並且比較上是全方位回軟,但幅度仍很有限,政府會留意,不會因這些短期波動,甚至現在只是初期的調整而自亂陣腳。我們不會撤銷「雙辣招」,亦不會因此放慢賣地速度,而是繼續持之以恆,確保土地持續和穩定地供應到市場。當大家都看到建樓的目標,由此計算出的土地供應數字,然後政府真的按這個目標一步一步做到,我相信大家便會對我們提供這些土地和樓宇的能力更有信心。大家不用焦急,大家對樓市的判斷和期望更具理性,其實對大家都有好處。

  大家早前聽到有報道關於行政長官和我一次與學生對話,提到未來三至四年有86,000個一手樓單位供應市場,這是根據九月底的數字而得出,大家都知道這是每三個月更新一次的。大家想像一下,這86,000個單位,假設平均每個單位面積500至600(平方)呎,而現在樓價是一萬至一萬二千元一(平方)呎,如此每個單位需要六百萬元。如果樓市調整百分之十幾,那麼每個單位的價格便會調整一百萬元。購買五、六百萬元的單位很多是中產人士,大家都儲蓄了很久才可以「上車」。如果就每個單位,我們可以把一百萬元放回自己袋中,我相信那一百萬元對每個人都有一個更好的用途。因此目前來說,雖然樓市略有調整,但我們的基本判斷是,要解決住宅單位昂貴的問題,最根本是要從供應方面手,我們會從這方面努力。

記者︰何文田的地皮面積都不小,已經推出了,明年的供應量還可否維持?

發展局局長︰在財政司司長宣讀完《財政預算案》翌日,我們就會介紹明年的供應,屆時大家會看到私人住宅樓宇的土地供應情況一直在改善。

記者︰長策會(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減少私樓(建屋)目標,未來會減少每季推地的數量?

發展局局長︰長策會減少目標對我們的影響是一年少了1,000個單位。我們會因應調整目標,但推地策略和步伐會大致跟從今年的情況,當然亦取決於未來一年的發展,我們會因應情況而調整。總括來說,我們會靈活應對,一旦出現無法預計的情況,都可以及時反應,達到目標。

記者:過去一兩年,鐵路項目可說是土地供應的主要來源,但在未來的季度,鐵路項目只能提供一兩幅用地,之後可推出的地皮也不多,長遠來說對於政府賣地表的負擔會否很大?另外,大埔兩幅土地現在可能受司法覆核影響而需要延遲推出,那麼政府預計何時才能推出土地?或者說要在滿足甚麼條件之後才可推出?為甚麼這兩幅土地要延遲推出,而山塘路則純粹推遲截標日期,而非先叫停,在充分考慮後才再推出?

發展局局長:剛才你提到的鐵路項目問題,我可以說不用擔心。今年初一、二月時,很多人質疑說今年「一鐵一局」(港鐵公司和市區重建局)並沒有這麼多土地供應,以為今年土地供應不足。我可以向大家說,放心,我們一直密切留意相關情況,而且考慮的不僅是一年。剛才提到市區重建局大約可提供1,000個單位,的確比去年的2,700個單位少,但去年因為觀塘市中心項目經多年努力終於完成,所以供應量大。觀察過去十多年來的數據,市區重建局平均每年能提供1,000個單位左右,所以今年市區重建局提供的1,000個單位是大致達標。大家想必明白,市區重建局的項目並不容易處理,牽涉賠償和拆遷,而且項目規模較小。剛才向大家介紹的三個項目合共只能提供350個單位,雖然我們仍會處理這些項目,但亦知道輕重。

  鐵路方面,你很「心水清」,能夠數出現時還餘下哪些項目,但有些可能是你沒有留意的,例如何文田和黃竹坑項目。隨這些鐵路線落成通車,發展權便可供招標。很早以前我已就此和港鐵公司磋商,這些項目也已列入我們的計劃之中,有部分如可能的話甚至可於下個年度初步分期推出。此外,去年的《施政報告》曾向社會提及,政府要求鐵路公司檢視鐵路沿線地方和鐵路用地,是否還有空間可作發展之用。我們已在這方面取得一些進展,待適當時候一定會向大家公布。

  於未來兩三年,我們會陸續推出這些項目,再長遠的計劃則要從長計議。然而,我們最需要的是短、中期的土地供應對過去兩年和未來兩三年的幫助,因為我們正在進行的項目,如古洞北、粉嶺北、洪水橋、東涌新市鎮擴展,以及元朗南,都是一個一個接處理,而這些項目遠水不能救近火。然而,如果我們用剛才提到的方法,在鐵路項目中間「tide us over」,即於長遠項目推出之前,上述項目能有秩序地逐項推出,就可以提供幫助。也不能說「幫」,這也是一個責任。當年批出這些發展權時,就是一些土地供應。當社會有需要時,土地便要拿出來。我們就是本這個思維做事。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5年12月30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1時35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