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立法會:發展局局長就「打擊私人住宅大廈維修工程的圍標行為」議案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今日(十二月二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打擊私人住宅大廈維修工程的圍標行為」議案的總結發言全文:

主席:

我再次感謝鍾樹根議員今日提出的議案,以及胡志偉議員提出的修正案。我亦非常感謝剛才二十六位議員的發言,提出業主在進行樓宇維修時面對的各種問題,以及就如何防止和打擊圍標提出寶貴的意見和建議。剛才民政事務局副局長已解釋政府將會如何協助業主管理樓宇,以及各相關部門在加強宣傳教育方面的工作。我希望就議員其他方面的意見作出一些回應。

首先,我必須重申我在開場發言時所指出,政府非常關注樓宇維修工程出現圍標的情況。有見及圍標對社會的禍害,政府會積極採取措施,防止及打擊圍標。事實上,就今日鍾議員的議案,以及胡議員修正案的內容,除了我們對胡議員議案第四點的內容有所保留之外,我們對其他完全同意。我們為甚麼對第四點成立獨立監管局會有所保留呢?我稍後的發言會交代我們考慮的過程。主席,我亦注意到剛才盧偉國議員和葉劉淑儀議員發言時,同樣對這一點有所保留。

主席,我先講執法方面。胡志偉議員建議加強執法打擊圍標。相信議員明白,現時警方及廉政公署的執法工作,主要針對與樓宇維修有關連的刑事及貪污罪行,而有關的調查及搜證工作並不容易。縱然如此,警方與廉政公署均十分關注樓宇管理及維修相關的罪行問題,亦會加強執法遏止有關的非法活動。警方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成立了跨部門專責工作小組,在二○一三年九月推出「復安居計劃」,由所屬警區的反三合會行動組與有關法團和業主直接聯繫,邀請他們向警方提供罪案消息,加強情報收集工作。警方會加強與相關部門和機構交換資訊,以期辨識較高風險出現不法活動的樓宇類別,以集中資源加以防範。

與警方一樣,廉政公署設有一個常設組別,專責調查所有關於樓宇管理和維修的貪污案件,包括有關涉嫌圍標的案件。鑑於圍標問題引起公眾的廣泛關注,廉署更於今年四月迅速成立專案小組加強打擊與圍標相關的貪污活動,調查數宗互相關連的投訴,並且偵破數宗樓宇翻新工程合約招標過程中出現貪污情況的案件,涉案賄款高達4,500萬元。廉政公署會定時檢討相關投訴的趨勢,以及案件的嚴重性及複雜性,按需要調配資源及人手處理該等案件。

除警方和廉政公署外,待《競爭條例》於今年十二月十四日全面生效後,競爭事務委員會將加入打擊圍標的執法者行列。圍標在《競爭條例》下屬嚴重反競爭行為,競委會會在條例生效後優先處理此類個案。事實上,競委會注意到公眾對樓宇維修工程市場出現涉嫌圍標個案的關注,已展開相關的市場研究,以增加對有關市場內競爭環境的了解。

就議員對相關執法工作的意見,我們會向有關執法機構轉達。我們亦會與執法機構保持聯繫,共同研究如何提高執法工作的成效。

主席,關於成立獨立監管局的建議,剛才不少議員發言時提到就樓宇維修事宜設置獨立監管局。部分議員認為應由獨立監管局監管服務提供者,另有一些議員更提出由獨立監管局取代業主以進行委聘顧問的工作。正如我們上星期回應陳恒鑌議員提出的口頭質詢時指出,成立獨立機構監管樓宇維修事宜,涉及多方面的考慮。首先,我們認為業主對維修和保養其樓宇有權亦有責,另設獨立監管機構代業主挑選適合的顧問及承建商進行有關工作並不合適,並會引起很多爭拗。再者,很多業主在樓宇進行維修工程時,亦會順帶進行一些提升設施質素或美化工程,例如翻新大堂、美化外牆等。這些工程應如何進行沒有特定標準,完全由業主按照其喜好、財務預算等因素考慮,獨立機構或其他人士不適宜代業主挑選顧問及承建商進行這些工程。

至於規管服務供應者方面,現時我們對樓宇維修業界已有不同的規管。若涉及違法行為,警方、廉政公署及競委會將如我剛才所述按相關法例賦予的權力處理。就其專業技術水平方面,建築事務監督按《建築物條例》就專業人士及承建商設有註冊制度,確保他們的工作符合專業水平。此外,據我們了解,各專業團體亦對其專業人士的操守有一定要求,並有機制處理違規個案。我們不認為另設獨立機構,能比上述機構處理有關事宜更為直接有效。再者,由於樓宇維修多涉及樓宇管理事宜,設立獨立機構亦難以介入業主之間就維修事宜或其他樓宇管理事宜的爭議。

有議員或認為可由獨立監管機構設立顧問及承建商名冊,鼓勵或強制業主選用該等顧問及承建商進行樓宇維修。我希望指出,要設立有關名冊,必須先訂立公平客觀的註冊準則,以及有效機制及罰則處理不當行為。基於樓宇維修及圍標的複雜性以及搜證的難度,要設立有關機構排除一些採取不當營商行為的顧問及承建商進入名冊是不容易的,因為除非證據確鑿,否則即使有懷疑亦不能將其排拒於註冊門外,這一點相信是顯而易見的道理。事實上,如有關建議主要針對服務提供者如維修顧問的操守,相關專業團體已有現行機制處理。不過我們會與相關專業團體跟進這方面的情況,研究如何再提高他們對會員的專業水平及操守的監察。

基於以上考慮,政府未有計劃就樓宇維修事宜成立獨立監管機構。主席,這並不表示我們對圍標問題不重視、不緊,絕對不是,但我們認為有關建議未必是切實可行,未必可以徹底解決圍標問題。我們不認同這是最合適的做法,但我們會探討其他更有效的方法處理圍標問題。

主席,關於修正案中提到加強專業支援,我不久前和政務司司長及民政事務局局長一同到訪一幢剛完成大維修的舊樓。該樓宇在「樓宇更新大行動」下獲得財政資助及市區重建局的技術支援,完成維修工程。維修工作十分成功,居民對於居住環境、樓宇安全和生得到改善感到高興。該個案的成功主要有賴業主立案法團在籌備維修工程時很用心和投入。此外,市建局的技術支援亦發揮了一定作用。市建局在計劃下安排獨立專業顧問,為樓宇提供維修項目估價,供業主參考以評估競投者的入標價是否符合巿場水平,從而揀選合適的標書。該計劃下亦提供了一個公開、公平及免受干擾的招標程序,以增加投標者的信心,鼓勵積極投標,讓業主可以從眾多具競爭性的標書中,找到合適的標書。

正如我較早前在不同場合提及,我們正聯同市建局總結相關的經驗,研究推出措施,加強對一般樓宇業主的技術支援,以降低樓宇維修工程中出現圍標的機會。事實上,在「樓宇更新大行動」計劃眾多項目中,到目前為止,從未有一個項目出現圍標的情況。現時我們在這方面已有一些構思,在成熟時會公布。

順帶一提,剛才李卓人議員提到政府津貼大廈維修,造成圍標。剛才我已經指出在「樓宇更新大行動」的項目中,包括政府的資助、市建局和香港房屋協會的技術支援,以我們所見,「樓宇更新大行動」到目前為止,從未有一宗出現圍標的情況。因此我們應該總結經驗,看看有甚麼可以引申去幫助其他業主。

有議員提議向業主提供有關樓宇維修費用的價格資料。正如早前向議員解釋,樓宇維修保養工程的造價受多項因素影響,包括樓宇設計、樓宇狀況、所需維修項目、選取的材料、施工的方法、有否同時進行設施提升或內外觀美化工程等,因此工程造價可以有很大差異。如果由政府全面搜集這些資料,並設立準確、詳盡、全面的價格資料,實在有一定的困難,亦涉及複雜的法律及技術問題。不過,我們知道香港大學在今年三月基於「樓宇更新大行動」項目的維修費數據,推出了一個維修費用估算網站,供公眾參考。另一方面,市區重建局亦透過資訊性網站「樓宇復修資訊通」和公眾分享參加「樓宇更新大行動」個案中的維修工程合約價格及其他個案的資料,供有興趣進行樓宇維修工程的業主參考。市區重建局稍後亦會將「樓宇維修綜合支援計劃」中的類似個案的資料同樣上載到這個資訊網站中,供公眾查閱及參考。我們會繼續循這方向研究如何向市民提供更多有用的市場信息。

主席,剛才陳恒鑌議員即席做了一個建議,就他提出的建議,我需要一些時間再作研究才能作出回應。初步聽來,陳議員的建議重點是要求工程前期的顧問只負責準備標書,而不參與日後監工和驗收的工作;這在操作上有一定的複雜性,另外這樣做的話,成本肯定會比較高。對於一些比較簡單的維修工程,這個做法不一定划算。另外,陳議員剛才所提的建議重點主要仍然是由獨立顧問向業主提供專業意見。從這個角度來看,現時在「樓宇更新大行動」由市建局向業主提供的獨立顧問服務亦有類似之處。

正如我剛才所說,我們正聯同市建局總結經驗,研究推出措施,加強對一般樓宇業主的技術支援和維修工程費用的資訊,以降低樓宇維修工程中出現圍標的機會。會後,我們樂意與陳議員保持溝通,探討如何令我們構思中的措施更能符合市民的需要。

主席,正如我在開場發言中提及,要有效處理圍標問題,政府以及社會各界必須攜手合作,準備進行維修的相關大廈業主亦必須投入時間和精神參與其中。我們會與各界保持聯繫,聆聽社會各界對有關事宜的意見和建議,並在有需要時對我們推出的措施作出改善,或推出新措施,以處理圍標問題。主席,我謹此陳詞。

2015年12月2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3時28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