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出席2015年內地與香港建築論壇開幕禮致辭全文(只有中文)(附圖)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今日(十一月二日)在銀川出席「2015年內地與香港建築論壇」開幕禮的致辭全文:

尊敬的易軍部長(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副部長)、白雪山主席(寧夏回族自治區人民政府副主席)、徐慶市長(銀川市副市長)、各位嘉賓、女士們、先生們:

早上好!

首先,讓我代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發展局歡迎大家出席今天的論壇,並對國家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人民政府,以及內地和香港各個協辦單位對論壇的大力支持,表示衷心的感謝!

二 ○一五年已步入尾聲,隨之而來的二○一六年正是國家「十三‧五」規劃開局之年,而「十三‧五」規劃的其中一個亮點,正是「一帶一路」倡議。今天兩地建造業界聚首一堂,出席由國家住建部與發展局合辦的「內地與香港建築論壇」,共同探討兩地建造業如何透過多層面的合作,響應國家「一帶一路」倡議,攜手開拓絲路市場,可以說是最佳時機。

這次論壇選擇在銀川市舉行,具有特殊的意義。寧夏是國家唯一的回族自治區,不僅在對接中東國家時具有先天優勢,同時也是國家向西開放的橋頭堡;而銀川是寧夏內陸開放型經濟試驗區的核心區、中阿博覽會永久會址所在地,是「一帶一路」倡議中「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重要節點城市。香港則是「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上的重要港口,除具有區位優勢外,也是國際金融、物流、貿易、航運中心。銀川和香港,在「一帶一路」倡議中,扮演覑同樣重要的角色。

「一帶一路」戰略
————————

「一帶一路」倡議有多重要呢?也許從美國總統奧巴馬的一句說話可以領略到。由美國主導,成員國包括澳洲、日本等12個國家的「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經歷長達七年的談判後,終於在上月達成協議。據報道,作為主要推手的奧巴馬,曾因談判進度停滯不前而憂心忡忡地說:「如果我們再不寫貿易規條,那麼中國人就會在該區幫我們寫了。」他所憂心的正是我國「一帶一路」倡議實施將帶來的新政治和經濟格局。

「一帶一路」覆蓋範圍甚廣,橫跨亞非歐,沿線65個國家的總人口約44億,經濟總量達21萬億美元,分別佔全世界的63%和29%。「一帶一路」的逐步實施,將為沿線各國及其他參與的國家帶來巨大的共同利益和更美好的生活。

「一帶一路」、基建先行
———————————

「一帶一路」倡議所秉持的理念是: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和互利雙贏;所堅持的原則只有一個,便是:共商、共建和共用。至於合作重點則有五方面:「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當中,「設施聯通」指的是基礎設施的互聯互通,這也是「一帶一路」建設其中的一個優先領域。據估計,自二○一三年宣布「一帶一路」倡議以來,中國已與沿線國家簽署了逾2,500億美元的各種基建項目。預測顯示,「一帶一路」倡議可望在未來十年令國家和沿線國家的年貿易額突破2萬5千億美元。目前,我國與此區域的外貿額約1.04萬億美元,約佔我國對外貿易額的25%,年增長平均為14%,比其他地區高 4%,是我國未來貿易增長較快的地方。

上月初,我與香港一批主要是專業服務界的代表到緬甸仰光考察訪問,深深體會到當地經濟發展機會處處,未來在建築和基建的發展空間很大。單一個國家的商機已如此吸引,若整個「一帶一路」沿線的六個經濟走廊逐步發展起來,前景將多麼璀璨。

「絲路基建平台」
————————

面對如此龐大的市場,兩地建造業應早作謀劃和部署,好好掌握這個千載難逢的機遇。「一帶一路」構想宏大,覆蓋範圍廣减,沿線各國發展階段不一,經濟狀況不同、關係亦複雜,推進過程中可能要面對的風險和挑戰很多,因此,兩地建造企業「走出去」時,應結合力量,互相取長補短,成為一支更全面、軟硬實力均更強的隊伍,並以嶄新思維共同開拓絲路市場。

我建議兩地建造業可考慮共同建立一個「絲路基建平台」,針對「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聯合建築及相關領域的各方面力量,組成跨專業的團隊,向目標進發。

「一帶一路」倡議是國際性的,是開放和包容的,因此,「絲路基建平台」可採取以下三個策略:

第一,為絲路基建項目開闢國際化融資渠道;
第二,建立支援絲路基建的多元化、國際級專業服務團隊網絡;及
第三,為絲路基建設施的互聯互通和政策溝通建立常設的國際平台。

先說第一個策略,國際化融資渠道。根據亞洲開發銀行的估算,二○二○年前亞洲地區每年基礎建設投資需求高達7,300億美元。雖然,現時已有「兩行一金」,即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金磚組織開發銀行和絲路基金,以及其他資金池為「一帶一路」建設項目融資,但資金需求仍存在巨大缺口。

「絲路基建平台」可利用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多元化服務的優勢,配合「兩行一金」,為企業穿針引線,提供絲路基建項目融資服務,包括透過股票和債券市場集資。香港的股票市場位列世界第五;是全球最活躍的市場之一,去年全年首次上市集資總額為298億美元,位列全球第二。香港亦是全球規模最大的離岸人民幣業務樞紐,擁有全球最大的離岸人民幣資金池,可支援內地和絲路沿線國家及企業發行人民幣債券。此外,「一帶一路」涵蓋不少伊斯蘭國家,特區政府已為此作好準備,並在去年及今年分別發行了兩批伊斯蘭債券,反應非常理想。

「絲路基建平台」的第二個策略,是建立支援絲路基建的多元化、國際級專業服務團隊網絡。「一帶一路」的項目面向國際投資者,其建設將採納國際標準,而國際標準是需要具國際水平的專業服務來保證。在建築市場方面,核心固然是建設領域中的各個專業,但同樣重要的還有產業鏈上其他相關支援專業,包括投融資、會計、法律、項目管理、風險管理等。

我認為「絲路基建平台」專業服務團隊的工作重點可放在以下三方面:

第一,國際市場營運模式;
第二,國際建設標準;及
第三,風險管理和解決爭議。

首先,國際市場運營模式。絲路沿線國家多為新興經濟體或發展中國家,可以投放在基礎設施建設的資源相對有限,亦面對大量的基礎設施需要盡快開展,因而會更傾向與私人市場合作,採用BOT(建造-營運-轉移)或PPP(Public Private Partnerships)等國際通用的公私營合作運營模式。

內地基建市場的傳統營運模式是施工總承包及「工程設計-採購-施工」 EPC(Engineering, Procurement, Construction)模式。建造企業一般對BOT和PPP等營運模式不熟悉,實踐經驗相對有限,面對來自歐美日澳等先進市場的競爭者時,競爭力會稍為吃虧。

香港的建築市場在過去數十年一直完全對外開放,在設計、標準、技術、融資、營運和管理各方面均與外國接軌,擁有大量熟悉國際市場招投標、運作和規則的專業人才。「絲路基建平台」可借助香港建築專業在這方面的國際經驗和視野,協助內地企業提高綜合競爭力,進入國際基建市場。

第二,國際建設標準。「一帶一路」倡議強調「設施聯通」,而聯通的基本條件就是建設標準必須一致。不少絲路沿線國家由於在大型基礎建設方面仍在起步階段,因此,並未訂立本國的建設標準,而是採用鄰近或西方先進國家的標準。例子之一是緬甸。例子之二是在去年七月通車,由我國企業參建的土耳其安伊高鐵項目。雖然土耳其尚未加入歐盟,但這項目的設計、施工及監管均要遵循歐盟標準,而設備裝備亦需有歐盟認證。安伊高鐵項目固然是「一帶一路」戰略的標誌性成果,但更重要的是它對中國高鐵「走出去」具有示範意義。但話雖如此,安伊高鐵項目畢竟仍是少數內地企業能成功克服國際建設標準門檻的例子。

此外,國家現正部署加快推進實施「中國製造2025」規劃,藉此推動中國製造的創新和質量、中國標準和中國品牌;但在建設領域層面,「國標」現時尚未得到國際間廣泛認同。「一帶一路」倡議正好為「中國製造」提供一個契機,就是透過參與絲路建設,將「國標」推介予沿線國家,並透過設施互聯互通,必須採納通用標準和要求,達致中國建設標準與國際化標準接軌的目標。

在這方面,「絲路基建平台」專業服務團隊可依托香港建築專業豐富的國際工程經驗和廣泛的國際聯系,為國家建設標準國際化發揮作用。過去數十年,香港一直沿用與世界接軌的建設標準,從過往的英國標準到現在的歐盟標準。因此,業界對國際建設標準有充分的掌握及經驗,可扮演橋樑和風險把關的角色,支援國家將建設標準與國際建設標準對接。

第三,風險管理和解決爭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數目繁多,其政治、法律、文化、宗教、風俗環境各異,在勞工、環保方面的要求亦不盡相同。部分國家政局不穩定,又有恐怖主義的威脅,企業在這些國家投資或參與基礎設施建設需面對巨大風險。事實上,不少內地企業在「走出去」的過程中,都曾經歷政權更替、政策變更和訴訟而致損失。

其中在訴訟方面,國際間有一明顯趨勢,即認為傳統的法院訴訟由於曠日持久,所費不菲,結果亦難以掌握,因此並不是最有效解決國際商業糾紛的方法,因而更多採用國際商業仲裁及調解,這個解決爭議的方式在建築相關項目中尤為常見,被認為是一個更具效益、比較少傷感情的做法。「絲路基建平台」的香港專業服務團隊可在風險管理和解決爭議方面作出貢獻。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香港採用的是國際熟悉的普通法制度,是國家內唯一採用普通法的地方,亦是全球採用普通法制度的地方中,唯一一個可以使用中文的地方。香港的訴訟律師和事務律師合共超過10,000人,另有1,500名海外律師。世界知名的大律師行不少都在港設有分行或辦事處,涵蓋30個司法地區。香港的法律界人士以華人為主,擁有豐富的國際商業法經驗和高端的專業水平,可以提供不同領域的法律和解決爭議服務。

在仲裁方面,香港具有無可取代的優勢。香港國際仲裁中心早在一九八五年設立。二○○八年,國際商會的國際仲裁院在香港設立秘書處分處,成為其巴黎總部以外設立的第一個秘書處分處。二○一二年,中國國際經濟貿易仲裁委員會在香港設立首個內地以外的仲裁中心。同年,海牙國際私法會議在香港設立亞太區域辦事處。去年,中國海事仲裁委員會在香港設立分處,也是首個設於內地以外的分處。根據《紐約公約》,在香港作出的仲裁裁決,可在全世界 150個地方執行。

「絲路基建平台」的最後一個策略,是為絲路基建設施的互聯互通和政策溝通建立常設的國際平台。「一帶一路」倡議的成功在於秉持和平友好、互利共贏、互學互鑑的理念與沿線國家以共商、共建、共用的原則合作。要促進合作發展,須建立機制以利溝通、協調和推動項目合作。

在這方面,或可借鏡「亞太地區基礎設施發展部長級論壇」。論壇於一九九五首次舉辦,目的是為來自亞太區二十個成員國/地區的部長和高級官員提供一個國際平台,就基建發展策略和政策進行討論、交流意見和分享經驗,並就處理基建發展可能引起的問題相互支持。

在「一帶一路」倡議的實施工作中,或可考慮在某些合適區域,例如中南半島或阿拉伯地區設立類似但功能更具體的平台,加強相關國家之間的溝通和對話,建立友誼和互信,讓更多國家和地區主動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基礎設施的商議和建設。香港曾於一九九九年和二○一一年分別主辦第三屆和第九屆的「亞太地區基礎設施發展部長級論壇」,倘國家認為值得籌辦以「一帶一路」基建為主題的跨國高層論壇,我們樂意盡綿力。

各位嘉賓、女士們、先生們,「一帶一路」是一項高瞻遠矚、綜覽全局的偉大倡議。兩地建築業界積極主動參與責無旁貸。我們若能在彼此深厚的友誼基礎上,繼續秉持「互學互鑑、互利共贏」的精神,齊心合力共同開拓絲路市場,定可為國家以至「一帶一路」沿線地區的基礎建設、經濟繁榮、人民的幸福生活作出重要貢獻。

最後,讓我再次感謝國家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寧夏回族自治區、銀川市人民政府,以及參加論壇的業界朋友們的支持,並預祝今次的論壇圓滿成功,各位工作順利,身體健康,謝謝!



2015年11月2日(星期一)
香港時間16時51分

圖片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