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出席「土地供應論壇」閉幕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今日(十月十七日)出席土地供應論壇的閉幕致辭全文:

  這個論壇得以舉辦非常不容易,多謝大家,多謝各位嘉賓在兩個環節發表意見。

  我在此回應幾點。正如KK(規劃署署長凌嘉勤)剛才所說,不同的專業有不同的出發點,有不同的價值觀或堅持,這個我非常尊重。香港向前的發展,我們必定要在發展、環境保育和生活質素各方面取得平衡。剛才我聽大家討論時,我有一點直覺的反應,便是我們提問題時的角度是一個「有」和「沒有」的分別,是「有」的人和「沒有」的人對一個議題的看法。我覺得剛才很多評論者可能都有自己的居所。我在政府做現時的工作時,我的精神更多會放在沒有自己居所或居住在艱難環境的朋友的身上。我們要抉擇,但抉擇不等於要犧牲現在的環境,就如Iris(香港園境師學會代表)剛才給我們觀看十年前的短片,如果問十年後的今日,我們想拍一套類似的短片,經過十年的發展,我們的環境是否比十年前差呢?我不同意。換句話說,只要處理得宜,平衡得好,我覺得總會在發展和保育大家都十分珍惜的環境和生態方面,不應該有衝突。我亦很希望在未來的工作,大家提點我們,甚至鞭策我們,令我們工作時不會有所忽略。

  第二點是剛才有朋友提到我們是否需要綜合的土地政策、長遠的規劃,然後作一個全面的公眾參與,讓大家知道哪裏發展,哪裏不發展,再按公眾參與的結果推動我們的工作。這個我理解,但在過去三年,我有切身的體會,不要說遠的項目,我們只說新界東北(古洞北粉嶺北新發展區)這個項目。二○一二年五/六月,前局長林太(前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到立法會時,跨黨派歡迎這項目,大家都想做快點。但在同年的兩個月後,整個社會的氣氛扭轉。我還記得我剛上任不久,跟Raymond(時任規劃署助理署長)一起去六千人諮詢大會,有人拿水樽飛過來,在我的頭部擦過。當時我真的很感恩,因為沒有受傷。第二天早上我回到寫字樓,大家都知道政府高層有一個早上九時的早禱會,行政長官和三司十二局開會;當時有位同事跟我開玩笑說,「Paul,你的反應真慢,你應該把頭撞向水樽,然後倒下來,民情可能會有所轉變。」

  我可以跟大家說,這真是笑中帶淚,因為在接着的幾年,我們的工作出現的情況是:之前已經諮詢,但去到實際推行的時候社會未必會接受,可能是客觀的環境有所改變。每到有爭議的時候,突然之間好像是沒有了朋友;因為出來發表支持政府言論的會被追殺。我跟大家分享這些東西不是因為我不同意大家剛才提出的觀點,我不是這個意思。我們也會努力朝那方向去做,但是政治現實不是這回事,也時不我與。時間很逼促,土地缺口很大,居住環境很嚴峻,事實上我和我的同事 無論怎樣努力,我們也afford(負擔)不起從頭規劃,完成後拿一套計劃出來做多輪諮詢才去推。我們真的afford不起。如果我們真的用這個態度,我這份工便會變得很易做。我們必須要在短期內有的土地供應,要做的,無論幾艱難也要去做。但同時間我和同事們會努力為我們的未來作規劃,剛才說我們在做更新二○三○年的規劃遠景就是這一步,做大嶼山、做新界北的遠景規劃,有一些初步的結果出來後,明年就會跟大家商量。

  第三點我想跟大家分享就是土地供應的數據。各位,如果你問我,我想跟各位說,這些數據我可以提供的都已提供了,為甚麼我這樣說?如果我計算由現在到二○三○年我們有什麼土地供應,其實我們在很多場合都已經說過,古洞北粉嶺北(新發展區)有六萬個單位、東涌新市鎮擴建四萬九千五百個單位、洪水橋六萬個單位、元朗南二萬七千多個單位和錦田分兩期也有好幾千個單位……。短中期來說,第一年的施政報告,我們提及改劃三十六幅GIC(「政府、機構或社區」用地;第二年的施政報告,我們提及找到一百五十幅的土地,如果全數改劃完成可以提供二十一萬個單位,六成以上是公營房屋。一百五十幅土地裏面,七十幅是綠化地帶,一共佔一百五十公頃,如果大家讓我們改劃,可以建成七萬至八萬個單位,六成以上公營房屋。那一百五十公頃綠化地帶只是佔全港一萬五千公頃綠化地帶的百分之一。其實能夠講的數字,我在不同場合都有向大家講過。但如果問我,未來幾年準備賣甚麼地、未來幾年的土地供應會如何,我不會答。

  我記得二○一三年一月我第一次去立法會講解《施政報告》時,有位議員跟我說,他很熟悉地產,他說,我敢說你今年後沒有地賣。同一場合,有另外一個議員叫我把未來五年的賣地表攤出來。如果我當時真的把未來五年的賣地表攤出來,是不負責任的做法。一方面賣地表的地在何處、準備在何時推出,這些是市場敏感資料,如果公開,會對不同地方的樓價升跌有影響。第二點,賣地表裏的地皮需要先做大量的工作才可以落實供出售。做到固然好,如果做不到,市場的地價和樓價若因此受影響,對於該區的人亦不公平。第三點,其實我們做私人土地的供應工作,某程度上是與地產商博奕,我怎麼會「攤底牌」出來給他們看?大家都知道,做土地供應工作不容易,當中有很多困難和變數,如果把這些資料攤出來,別人想阻我們的賣地計劃實在太容易了,從最近賣地遇上很多法律上的問題就可見一斑。但我們會盡力去做。

  去年二月我講賣地計劃時曾經說,香港鐵路有限公司過去三年沒有就自己的發展項目成功招標,它要努力些。去年三月到現在,鐵路項目招標成果大家有目共睹,一共提供過萬個單位。如果這個部分政府不介入解決,土地供應會如何?現在短、中期土地供應仍然非常倚重改劃土地用途。去年十一/十二月,當時我仍然很擔心私人土地供應不達標。現在回看,去年超標,更追回前年的缺口。去年十一/十二月,我還有一幅地未改劃,位於大埔白石角科學園的發展用地。當時我計算,如果該幅土地改劃失敗,根本二○一四/一五年就不能達標。當然,很感恩,得到同事,包括我上司的幫助,讓我們順利改劃,所以最後達標,甚至超標。來到今天,我可以跟大家說,二○一五/一六年是沒有問題的,大家不用擔心。二○一六/一七年,我們很努力,亦可以跟大家說是審慎樂觀的。我們現在在發展局中進行的工作,是在籌謀再之後的東西,因為我們覺得這個工作一定要很堅持和持續地去進行,因為中間的變數和阻力,事實上是很大的。但在政府團隊中,我們完全有決心,盡我們的能力做好這個工作。

  各位朋友,剛才提到這個論壇,我們很希望這個論壇是開放予更多的人、更多的年輕人一起來參與。我們一定要朝這個目標。今次是發展局第一次舉辦這個論壇,亦非常感謝各個專業團體跟我們一起通力合作,並做了很大和很多的準備工夫。我希望這只是一個開始,在整個社會中,大家對土地供應這個問題和香港應該怎樣發展和怎樣平衡的問題,日後有多些機會去探討。今日很多謝大家,亦辛苦了謝志峰主持和今天在幾個環節中為我們發言的朋友。多謝大家!

2015年10月17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23時53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