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與傳媒的答問內容(只有中文)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今日(五月十七日)出席水務署「齊來慳水十公升」運動啟動典禮後會見傳媒的答問內容:
 
記者:古諮會(古物諮詢委員會)這麼遲才知道,會否認為古諮會的角色很被動?是否被架空了?
 
發展局局長:絕對沒有這個事情。大家見到在四月份之前,我們已經先後四次向古諮會匯報,去年十一月的時候古諮會的成員亦實地考察發現方井的地方。在過去的一個多月,作了兩次匯報,他們亦再去實地考察。我們會把剛才所說的一些報告和中期報告放上網頁,讓大家看到。
 
記者:T1以內和一期是在古諮會未知道的情況下已經開了工,其實政府會否加強古諮會的監察功能,在公眾和古諮會都知情的情況下才開工?
 
發展局局長:各位,就覑和古諮會溝通方面,正如我剛才所說,之前是按期有書面報告給古諮會,古諮會亦有在它的會議中討論。我可以跟大家說,二○一二年十二月、二○一三年三月、九月和十一月作過四次的報告,剛才亦有提及,最近這個幾月,即二○一四年的四月和五月亦向他們匯報過。去年十一月委員除作實地考察外,在去年十二月四日的會議上,古諮會亦討論了遺蹟的保存、安排和對遺蹟將來詮釋的意見。可以向各位保證,我們會與古諮會緊密溝通,向他們作出匯報,除了每個月的匯報之外,可以按需要就考古工作的進展和發現加密匯報。
 
記者:沙中線有沒有機會分階段落成?如沙田到啟德先落成,以顧及啟德新區的發展?
 
發展局局長:正如剛才所說,有一個原則,就是一方面我們知道大家對於沙中線的施工和落成的日期有一定的期望,但另一方面我們在考古工作內的發現,那個宋元年代的文物,社會上和我們亦十分重視,因此相關的工程會盡量配合,施工的程序亦會適當調整。我們的考古工作是會得到保證,可以繼續順利進行,但同時亦希望大家理解,有一些地方的考古工作已經做完,考古工作做完的地方事實上可以交出來繼續做工程,盡可能尋求一個雙贏的方案。考古工作是我們重中之重的其中一個工作,但同時間在實際可行的範圍內亦無需要不必要地拖慢沙中線的工程。
 
記者:保留古物時會否涉及一些路線要改或者要搬站?
 
發展局局長:要等到今年九月,待我們更全面地、更具體地掌握情況的時候,才可以定一個有實質根據的處理方案。在目前來說,我們會留意是否有這個需要,亦會有一些其他應急的想法。
 
記者:「拉布」會否對發展局的工作有影響?例如到六月初要付錢買水時又有沒有影響?
 
發展局局長:六月初我們要付五月份的東江水水費,大約是三億六千萬元。對目前議會內的「拉布」情況,發展局是非常擔憂。,因為大家知道,在過去一段時間,特區政府推出「雙辣招」,把樓價的上升壓住,大家亦看到在最近的兩、三個月,樓價有回落的跡象。而之前我亦多番和大家說,我們認為過往一段時間樓價的飆升是因為供不應求。所以目前政府是全力以赴,繼續以穩定持續地提供土地供應作為我們的目標。在未來幾個月內,陸陸續續會有項目及現時亦有項目正在向財委會申請撥款,例如展開新界東北(新發展區)前期的一些工作,確保前期的一萬六千個房屋單位,其中一萬三千個是公營房屋,能順利在二○二三年落成。此外,我們有一些撥款申請是去做研究,包括欣澳的填海和地下空間的發展探討、包括東大嶼(都會),即香港中部水域填人工島。這些工作是要做的,因為由我們做這些工作到有土地供應,需要很長時間,我們不希望這些工作受到延誤,否則受害的是市民。
 
記者:想問會否檢討加水費,可否說說檢討的進度?
 
發展局局長:檢討進行中,暫時未有資料。
 
記者:鯉魚門的停車場暫緩收地決定,何時會再收地?在暫緩期間有甚麼補救措施可以改善旅遊區車位不足的問題?
 
發展局局長:很多謝你的提問。關於鯉魚門這幅地,大前提是我們一定要繼續努力,向市場持續穩定地提供土地。鯉魚門這幅地是以短期租約去經營一些車位,那裏有一百三十六個車位。去年一月我們諮詢區議會,建議把那地方改劃作住宅發展,得到了區議會的支持;區議會當時提出將來這個項目要提供多些車位給來光顧附近商戶的顧客使用,所以在城規會審批這改劃時,已經要求在上面興建不少於二百個車位。將來這個發展完成後,該地盤可以興建大約三百多個,平均約六十平方米的中小型住宅單位。我們認為這是很重要的。屆時亦會有二百個車位,如果要增加多五十個也沒有問題。只要有需要,我們會尋求運輸署的協助去評估需要。但要把一個臨時短期租約用地,轉為一個長期的停車用途,這恕難從命。大家必須知道,除那幅土地外,鯉魚門附近我們粗略檢視過,該區附近的屋鸷大約有六百個車位,這當然沒有那麼方便,因為不可以把車停在商鋪正門外。但希望大家諒解,目前是過渡期面對的困難,當項目發展完成後便有足夠車位。第二,希望商戶可以考慮是否有其他措施緩解過渡期車位不足的情況,包括考慮是否可以提供接駁服務,例如由鯉魚門接駁到油塘地鐵站。現階段我們決定將收回用地的限期延後幾個月,配合我們今年稍後賣地的時間表。我們今年稍後賣地時便會把土地收回。
 
記者:如果《撥款條例草案》本月未能通過,是否會影響東江水供應?
 
發展局局長:就水務署而言,我們會考慮目前情況,看看在開支方面有沒有空間可以調整。
 
記者:香港地產建設商會副主席梁志堅認為,政府沒有足夠的土地供應,令民怨發洩在發展商身上,你對他的講法有何回應?你認為政府的土地供應是否足夠?
 
發展局局長:我們缺乏土地,是全社會的共識。我由二○一二年下半年上任後,在立法會亦多次解說。目前,要解決土地問題不單是政府的工作和挑戰,亦需要全社會的支持。大家知道我們同時進行很多工作,包括剛才所說一些長期的土地供應,而短期要解決未來一至五年、六年的土地供應需要,免不了要進行相當數量的土地用途檢討和改劃工作。過去幾個月,我們到區議會,有個別區議會以大局為重支持我們的工作,他們提出的訴求,我們亦盡可能回應。但另一方面,我們亦希望區議員們能實事求是,以大局為重。我們將土地進行改劃時,政府跨部門之間,不管是規劃署、運輸署,或是其他相關部門,都會做好評估工作,有需要時會建議緩解措施,盡可能減少對地區造成的影響和不方便,但是要做到絕對沒有影響,事實上是不容易的,但我們會努力去做;亦希望大家了解現在我們缺乏土地,而很多人的居住環境惡劣。我們揀選出來已改劃、正進行或準備改劃的150幅土地,大約一共可以提供21萬個單位,如果可以順利進行。該21萬個單位中,有七成以上是公營房屋,即出租公屋或居者有其屋。發展局的工作,除了全力配合運輸及房屋局覓地興建公屋之外,我們亦需要覓地給私人市場,令私人市場亦有足夠的土地接續下去,日後繼續有樓宇推出,這樣對整個樓市的穩定和解決大家的居住問題才能有一個比較健康的出路。
 
記者:政府沒有提供足夠土地是不是民怨的根源?
 
發展局局長:我們的工作不止在土地方面,在房屋或其他工作上,大家也很努力。我們面對的問題不是三朝兩夕的,而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我們有決心,亦不會怕困難,一定會努力做好我們的工作,希望市民亦會理解我們的工作,給予支持。
 
記者:你作為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主席,現在委員林筱魯有涉及利益衝突的嫌疑,你會不會考慮要求他退出委員會或限制他在會上發言?
 
發展局局長:我希望大家明白為甚麼我們要成立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就是希望為香港的長遠未來做好籌劃。我們需要土地來改善我們的居住環境。事實上除了居住以外,無論是寫字樓或其他設施,例如宗教設施等,都十分缺地興建。我們籌劃大嶼山發展是為香港未來二、三十年的長遠發展需要。而這個發展諮詢委員會是諮詢的角色,它沒有決策權。我們希望委員會盡可能網羅多方面的人。而利益申報方面,正如我之前所說,這個委員會有一套利益申報制度,亦可以說是一套比較嚴謹的利益申報制度。除了填寫利益申報表以外,在會議當中討論個別項目時,如果有涉及個人利益衝突情況,亦要作出申報;而這些申報會在會議記錄反映,會議記錄亦會公開。委員會所討論的議程會公開,委員會討論過程時的相關文件,如果可以公開,亦會盡可能公開,所以我們是採取一個盡可能公開透明的制度,讓大家監察。既然委員會的委員是來自不同界別,我們希望可以從多角度為香港的未來發展,共同謀劃。
 
記者:局長,想問清楚究竟「拉布」拉到何時會令水務署不夠錢買水?亦想問元朗南最近推出了初步發展大綱圖,到底決定了會怎樣收地?
 
發展局局長:「拉布」拉到何時對水務署有甚麼影響,我不作揣測。我衷心希望就《財政預算案》的「拉布」可以早日結束,對大家工作的影響減到最少。至於元朗南,大家必須明白這是第二階段的諮詢,是一個規劃方面的諮詢。元朗南和洪水橋開發區的特色是裏面有很多「棕地」,換句話說有很多地用來做了一些倉儲或 recycling industry(回收業)用地。政府有一個跨部門工作小組,會就這些用地和土地上的經營者,收地時會怎樣整合這些土地,我們還在研究,我們目前先做規劃方面的諮詢。
 
記者:會不會參考新界東北新發展區(的收地方式)?
 
發展局局長:這兩個(發展區)不可以直接比較,因面對的主要挑戰不一樣。不過可以跟大家說的是,我們知道(收地)並不容易,亦知道像剛才所說在這些土地上有不同的經營者,他們有不同的需要。但往前看,當我們要善用土地時,土地的使用未必可以好像目前一樣。但怎樣可以使土地用得更有效率,我們是會研究的。多謝大家。



2014年5月17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23時35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