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內容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今日(三月八日)出席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首次會議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發展局局長:各位傳媒朋友大家好,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今日早上舉行了首次會議,在此我非常感謝委員會各委員在百忙中抽空出席,與我們共同謀劃大嶼山的短、中和長期的發展策略。

大嶼山未來幾年有多項交通基建設施會陸續落成,我們要討論怎樣充分發揮大嶼山作為連繫香港、澳門和珠三角西部主要交通交匯點的優勢,為大嶼山社區和香港整體帶來的發展機遇,以滿足當區的居民和香港長遠發展的需要。

在剛才的會議上,政府幾個部門的同事向委員介紹了大嶼山現時及計劃中的一些發展項目,包括交通基建、商業和橋頭經濟、東大嶼都會計劃、東涌新市鎮和中部填海的一些構想等。此外,我們就大嶼山的未來發展的一些限制作出了分析;委員們亦就大嶼山的發展提出了一些初步的想法和建議。

有數位委員就大嶼山的交通、就業、保育、社會民生及未來發展提出不少初步建議。當中有短期的措施,也有中期的和較長遠的一些設想。我們會聯同其他政府部門在整理和研究後再作出回應。會上亦同意在下一階段會就發展方向和定位等各方面作出仔細的討論。

我們亦討論了委員會委員的守則和利益申報的安排。委員們同意採取一套比較嚴謹的利益申報制度。這包括兩個方面:第一是委員會根據我們提供的表格作出利益申報的登記,就他們在大嶼山及附近島嶼的利益作出申報;第二是在會議上討論相關議題時,如果他們有個人利益,亦會作出申報。

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的成員來自各個方面,除政府政策局和部門的代表外,亦包括專業人士、旅遊及物流業界組織代表、學者、議員和地區人士。各委員對當地社區和本身的專業或界別有豐富經驗和廣博見識,我期望這個諮詢委員會能集思廣益,協助政府制訂全面及長遠的大嶼山經濟和社會發展策略,令大嶼山這片位於粵港澳三地交匯點的寶地能夠成為「粵港澳明珠」,提升香港國際城市的競爭力和地位。

我們稍後會把會議的文件上載到發展局網頁,讓大家都可以看到;而今日會議的紀錄,經整理和各位委員確認後,亦會向大家公布。

記者:局長,可不可以說一下現在政府就發展郊野公園用地的立場?會上委員有沒有談及這議題?

發展局局長:會上有成員提出這個問題。我們要謀劃大嶼山的短、中、長期的發展,而這發展不單是為當地社區。當然,當地社區居民的需要和他們現在遇到的困難,我們在會議上會接觸到,並盡可能一一去考慮。另一方面是為了香港未來發展的需要。香港未來的發展不止是經濟發展,也有社會發展。我們說的不止是未來五年、十年的發展,而是籌劃一個更長遠的發展空間。目前來說,我們不會為這議題訂下一個固定的框架。在下一次會議,我們會就未來的發展的定位和策略再仔細討論。

記者:即是說郊野公園用地發展是可以有商有量,可以選擇性地看要用多少來發展?

發展局局長:在剛才的會議上,委員就郊野公園表達了不同的意見。

記者:剛才介紹大嶼山的發展好像都是談及經濟上的發展,為甚麼沒有提到一些保育的議題?

發展局局長:多謝你的提問。在會議上,多位委員都有提到保育。在未來的發展,必須要兼顧發展和保育之間的平衡。在會議上,除了提到自然方面的保育、生態的保育、生態的多樣性之外,也提到在島上有不少歷史建築。有委員談到未來發展時,認為保育這些歷史建築都是一個重要的考量。在保育和發展之間我們要求取平衡,而兩者之間不一定是互相排斥的。就以歷史建築為例,如果有合適的籌劃,可以是一個機會,就正如生物多樣性亦然。

記者:你提到剛才有不同的委員發表意見,究竟他們的意見是甚麼?究竟有多少成郊野土地會用來發展?

發展局局長:就郊野公園,大家有不同的意見。在第一次會議上,談及的內容是比較多的。我們討論了委員會運作的內務守則、利益申報,我們有看過在大嶼山目前和接下來的發展計劃,及未來發展的限制。另外在會上有六、七位委員提出了一些初步的設想和建議。因此,在第一個會議上,我們未有就個別議題進行較深入的辯論。但各委員提到的一些觀點和關注,我們都注意到,亦會如實在稍後的會議紀錄上反映。

記者:剛才胡志偉議員提到,你們剛才會議中討論的並不是按照二○○七年的保育大綱(文物保育政策)去討論,他擔心郊野公園會否有機會縮小,或會遇到挑戰,你會如何回應?

發展局局長:在這個階段,大家不必作出太多的猜測或推想。二○○七年的研究是重要的,其中的資料有很大的參考價值;但是規劃是一個不斷演變的過程,是有生命的,是需要隨覑社會各方面的發展而作出合適的調整;我們在這個階段不想設太多的框架。希望大家理解,這是一個諮詢委員會,大家可以提出不同的意見。委員會提出的建議,我們稍後也會和公眾交流,會有一個公眾參與的階段。所以就覑大家關心的問題,不會只是在會議內討論,相信日後在社會上也會有廣泛的參與和討論的機會。

記者:想問一問委員會的工作時間表,會不會有公眾參與或向特首提交報告?

發展局局長:在下次會議,就覑委員會的工作計劃,我們會有更詳細的討論和制訂,到時再跟大家講述。

記者:你剛才提到很注重保育,為甚麼沒有環保人士(在委員會內),是否擔心他們會成為阻力?

發展局局長:絕對不是這個意思。委員會的委員人數要有一個合理的規模,大家才有多些發表意見和深入討論的空間。在委員會內,我們有何建宗教授,大家也知道他在環保方面是一位很受尊重的學者。另外在保育方面有林筱魯先生,他是古物諮詢委員會的主席;也有林中麟先生,他是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委員會的委員。除了他們幾位之外,在會上有不同的委員發表意見時,都有提到大嶼山的保育價值在哪裏。規劃署的同事向委員介紹大嶼山的機遇和限制時,也將大嶼山目前哪裏是郊野公園,哪裏是自然生態保育的地方,哪裏是海岸線敏感的地方,哪裏有歷史建築等資料,很清楚地列出,讓大家知道在天馬行空討論之餘,我們也要腳踏實地。

記者:雖然二○○七年的保育大綱(文物保育政策)都有一段時間,也有變化,但是當時諮詢了不同團體,是否真的不值得在會議上根據這個大綱去討論?是否在日後的會議上也不會用這個報告作討論?

發展局局長:這個猜疑是不必要的。正如我剛才所說,二○○七年的報告是有重要的參考價值,但同時我們不可以在設想未來二十年、三十年大嶼山的發展時,太早為自己畫了一個框。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相關連結:

2014年3月8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20時58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