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內容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今日(三月二十三日)出席一個電台節目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發展局局長:各位早晨,大家有甚麼問題?

記者﹕局長,你談到馬料水地很適合興建住宅,以及那裏反對聲音似乎較低,有沒有評估過,如果那裏填了海建住宅,加上沙田污水處理廠究竟可建多少個單位?有沒有優先考慮那裏的公私營房屋比例?

發展局局長:要將污水處理廠由沙田搬入女婆山,其實需要時間,亦要在岩洞興建一些設施才可搬入,所以時間比較長。在這個階段,我們認為未必合適訂下一個太緊的規劃,究竟那裏興建多少樓宇或公私營房屋比例怎樣。我們希望這土地推出時,可以和社會共同探討,然後達致一個方案大家都接受。在香港,除了私營房屋外,公營房屋的需求很大。所以在規劃上,我們必須,亦一定會兼顧兩方面的需要。

記者﹕局長,早前你說過大家要持開放的態度看填海這個問題,其實現在聽到的反對聲音來自哪幾方面?

發展局局長:我們聽到大家表達不同的關注,我可跟大家說,我們抱很誠心的態度,就大家不同的關注一起探討。正如我剛才所說,不管政府機構、社區用地的改劃,或新發展區,還是市區重建,每一個選項我們都會做,但每個選項都有其難處或反對意見,我們需要面對現實,看看在填海方面我們怎樣找到一個方案,大家都可接受,在那裏創造更多土地,解決我們土地供應緊絀,窒礙香港發展、窒礙我們生活空間的困局。

記者﹕有些意見指發展岩洞成本會較高,因為騰出來面積不是太大,對於有些人指成本效益不是太高,怎樣看呢?

發展局局長:岩洞要個別來看,例如剛才所說,把沙田污水處理廠的設施搬入女婆山,可騰空廿多公頃的土地,如果大家容許我們在那裏填海再增加面積的話,經濟效益其實很高。其他在市區的設施,如果附近沒有合適岩洞用作搬遷,我們不會動它。另一方面,在考慮搬遷時,除了工程技術因素外,成本效益一定是我們考慮的因素。請大家放心,我們絕對不會為了將設施搬入岩洞而去搬,一定要工程技術可行,以及有經濟效益。

記者﹕……有沒有評估過成本高至哪程度?

發展局局長﹕你指人工島?人工島方面,我們初步的看法是在中部水域,確實的選址未落實。希望在諮詢階段,和大家商量。這很視乎我們要人工島作甚麼用途,如果用來將市區厭惡性設施搬入去,或將我們平日一些廢物如填料搬到那裏處置,人工島可以放遠些。在過去數年,我們處置這些填料,要付錢給人家,又要運輸,產生很多碳排放。運到台山,幫人填了四百多公頃土地。如果我們自己有合適的用途,其實這些錢可以節省,亦可以填了地方給我們自用。當我們選一個地方作人工島,目的是作這些用途,可以把它放遠些。如果我們希望人工島可以住人,發展一個社區,便要考慮與市區的交通接駁,是建橋還是隧道,成本是怎樣。這方面我們希望多聽一些意見,才確定做法和選址在哪裏,這才有較具體的成本效益。

記者﹕有沒有一個傾向是放遠些?

發展局局長:其實沒有互相排斥,很視乎我們的需要在哪裏,亦視乎我們將中間水域的設施重置在哪裏。

記者﹕有沒有保守估計,即使搬島嶼,造價會是多少錢?

發展局局長:目前來說,我覺得無謂作測算。因為把測算數字說出來,或會令大家誤解,因為選近或選遠,海床有多深,交通接駁怎樣,成本變化可以很大。但一般來說,填海的成本低於開發新發展區,主要因為在新發展區,除了收地外,還涉及大量重置居民各方面的開支。

記者﹕就「港人港地」,你剛才說投標價錢可能低於市價,有沒有估計低多少?

發展局局長:我們內部的評估不是低很多。在這階段,我不適宜將具體評估的數字說出來,因為大家都明白,我們稍後會招標。我不想把這數字說出來對標價有任何影響。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3年3月23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6時35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