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談退伍軍人症(只有中文)

以下為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今日(一月四日)就退伍軍人症會見新聞界的談話內容︰

發展局局長:由於退伍軍人症桿菌通常在水的環境中存在,所以發展局轄下有兩個部門參與退伍軍人症的監測工作,包括水務署和機電工程署,我向大家綜合報告這些監察工作,以釋公眾疑慮。

首先,我看到一些報道指我們有關部門有沒有檢驗這大樓的供水系統,確保清潔安全才批准入伙。目前,根據水務署的設施規例,用戶有責任保持內部供水系統的清潔,在使用一些新敷設的內部食水管前,通常是申請水錶前,用戶需要先行清潔和消毒這些內部食水管,特別是要用剛才周(一嶽)醫生提到的氯漂水注滿水管進行消毒,並徹底以食水沖洗。這個要求無論是政府或私人樓宇的食水管道也要通過這種清潔和消毒,以確保接駁供水後不會污染公共供水系統。我可以向大家匯報,這幢新政府大樓在敷設新食水管前亦有按我剛才說的程序,得到水務署署長同意接駁供水,所以並不因為它是政府大樓而沒有做這程序。

但正如我剛才所說,當水務署供水和開水錶後,用戶有責任持久保持供水系統如水箱、水管的清潔。近年,為了讓用戶更認識持久保持水管和水箱清潔的重要性,水務署在二○○二年推出了「大廈優質食水認可計劃」,這是自願性參加,目的是鼓勵用戶維持內部系統清潔,這計劃內容要求用戶每三個月便要清洗水缸和檢查供水系統,目前新政府大樓因為剛啟用,仍未加入這個自願的「大廈優質食水認可計劃」,但我相信稍後用戶即大廈的業主亦會爭取加入這認可計劃。

無論如何,最重要我想指出,現時對於水質方面的檢驗無要求需要檢驗退伍軍人症桿菌,因為這種桿菌在水的環境中自然存在,而世界生組織對於飲用水的標準亦沒有要求化驗退伍軍人症桿菌。

第二方面是機電署的工作。機電署負責管制冷氣系統,因應香港有很多大廈也會選擇使用淡水冷卻塔,機電工程署亦知道這些冷卻塔可能是蘊藏或滋生退伍軍人症桿菌的地方,所以多年來也有在這方面做監測工作,包括撰寫了一套「水冷式空調系統的實務守則」讓業界遵從,機電署亦會抽樣巡查這些淡水冷卻塔,收集水樣本進行細菌檢測,這些由機電署在冷卻水塔中抽樣本進行的細菌檢測包括退伍軍人症桿菌檢測,因為這樣我們才可以監察這些冷卻水塔有沒有被污染而影響水質。在去年四月,發展局亦要求機電工程署增強抽驗,現時每年抽樣檢測八百個冷卻水塔,以監察冷卻水塔保養的整體情況,和處理一些因為管理和維修不妥善而出現的問題。由去年四月至十二月中,我們根據《公眾生及市政條例》共發出了二十六張「防擾事故通知」,即在這二十六個個案檢測的樣本中,也發現退伍軍人症桿菌超標,所以要求業主進行清洗工作,所有清洗工作亦已按指示做完,而這些巡查資料亦會定期在機電署的網站更新,讓市民知道那些大廈需要進行清洗工作。

但在今次的事件中,我剛才說關於機電署在淡水冷卻塔的監測工作並不適用於這政府大樓,因為這政府大樓並非使用淡水冷卻塔,而是用海水製冷,所以並沒有屬於機電署的監測工作。這工作亦有一個很重要的委員會長期向我們提供意見,名為預防退伍軍人症委員會,目前主席是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公共生及基層醫療學院院長葛菲雪教授(Professor Sian Griffiths)。鑑於近日的個案,我知道委員會亦已定於今年二月八日開會討論,看看有沒有需要跟進的事項。

記者﹕局長剛才說在供水前已經檢測及格,供水後由用家負責確保水質安全,是否表示行政署應承擔確保水喉乾淨的責任?如果不是的話,是否各局長的責任確保自己的辦公室水喉安全?責任其實誰屬?現時會否排除向承辦商追究交樓前未清潔乾淨的責任?

發展局局長﹕剛才記者朋友的提問,我想主動再重申,在我們適用於所有大廈的規管及監察制度,以水務署來說,第一,我們抽水樣本來檢驗不會驗退伍軍人症桿菌,世界生組織亦沒有這要求,以我們所知,其他海外地方亦沒有這要求。當每幢大廈接駁水管要由供水系統供水,我們在那一刻有這要求,由承建商提供證據及報告,告訴我們就內部敷設食水管的清潔、消毒及用氯化水等已完全做好,水務監督滿意後,我們才同意供水,讓他開水錶。在我們給認可人士的指引中,我們已指明一接駁了供水,一般情況下,供水系統要盡快運行使用,英文是 bring in active use。運行使用與否,當然是大廈住戶要負責。因為這原因,我們常提醒市民,不是供了水便可以完全不用處理大廈水箱、水管的持久清潔,及定期清洗水箱的工作。

記者﹕那即是責任誰屬?是否行政署的責任?

發展局局長﹕我不知道現在是否時候追究責任,但正如周局長所說,現在只有一個個案。我剛才已說過,退伍軍人症桿菌在水環境時常自然存在,我們現處理一個程度的問題,要研究是否因為一些水喉太久沒開啟,所以積聚了桿菌,有這情況出現,這需要我們再研究及探討。



2012年1月4日(星期三)
香港時間21時30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