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在皇后碼頭公開論壇的發言全文

多謝各位朋友。這一場論壇肯定會較剛才那一場更熱鬧。主持人說我未能提供我的講稿,但其實認識我的人士都知道,我在公眾場合說話很少用講稿。因為我覺得我是用心講說話的官員,我相信各位在座的朋友亦都是希望聽到一位用心講說話的官員。

在我未回應剛才幾位朋友發言以及主持人特別提到那兩點,我也想說一說今次由本土行動主辦或是回應我的要求主辦的論壇。在討論(舉辦論壇)過程中,我只說出了一點,我說如果這次公開論壇是要政府或我本人承諾「不遷不拆」皇后碼頭,才可以進行的話,對不起,我做不到。做不到的理由是因為政策是有延續性,皇后碼頭的遷拆與中環三期填海的工程是討論了相當長的日子,我們不能夠貿貿然以為一位新官員上場,就可以改變很多歷史的事實,以及很多政策延續性需要作出的考慮。所以我是相當斬釘截鐵,在第一時間通知本土行動的朋友,這個條件我沒有辦法接受。因為接受了這個條件,將會令到我的心對不起他們,因為我會把他們的期望提升,然後讓它再跌下來,這種做法不是一個負責任的人會做的。但除了這個條件外,其實我就今次的論壇,是完全沒有開列任何的條件。時間、地點、形式、要我在這裏坐多久,我是完全沒有問題的,即使是剛才輪候的次序,主持人說是遷就我,讓其他人說完後由我回應會有利一點,我可以對大家說,通常官員都喜歡自己說完就離開,不是特別喜歡留到最後,但我只想說,你要我作開場白介紹政府的立場,是可以的;你要求我在最後才作一個回應,亦沒有問題。我希望這一次的活動,或是這一次的對話,為我們與民間的團體及公民社會,在未來一段很長日子的溝通,開一個模範或是先例。「走入群眾」這四個字,一點也不簡單。真正的「走入群眾」,與市民溝通,是特區政府共同的信念,我希望大家亦能夠明白。

說回剛才兩個很具體的問題,大家都知道古物諮詢委員會是負責評級的工作,就香港的歷史建築物作出一個評級,一級、二級、三級,並不是一個政府法定的功能。古物諮詢委員會作為一個諮詢組織,他們就這項工作自己去進行。所以我亦很難代表古物諮詢委員會去回應剛才主持人說,能不能夠在今天告訴大家這個(整體為皇后碼頭、愛丁堡廣場及大會堂)評級的工作會否進行。

同樣地,當古物諮詢委員會在二○○○年到今天,其實已反覆討論皇后碼頭的歷史價值四次之多,每一次我們都有清楚記錄在案。二○○○年時,基於一份歷史學家做了關於整體這裏的建築物因受中環填海影響,每一個歷史建築物有些甚麼價值,應該如何處理,古物諮詢委員會是作出了詳細的討論。當時最強烈的信息是大會堂是一定要絕對保留,但對於皇后碼頭的說法是,作為一個在中環一帶休閒、乘涼的地方,是有它的意義,但未達到有一個大的歷史價值。所以古物諮詢委員會一直以來都沒有提出一個保留皇后碼頭要原址「不遷不拆」的要求。直至今年五月九日,當然隨這幾年保育意識的高漲以及大家的訴求,古物諮詢委員會將它評定為一級,我們亦很尊重這個一級的評定,說「會盡一切的力量去保存皇后碼頭」。

我深信我們今日的工作是符合「盡一切努力去保存皇后碼頭」,因為保存皇后碼頭在今天已經不是一個簡單回答是或否的問題,因為在這麼多年我們已經做了大量工作。我要講的說話其實在所有公開的文件都有交代,並不存在我是在造事實。

為甚麼這項工程稱為中環填海第三期呢?究竟第一期在那裏?第二期在那裏呢?第一期就是今天的國金(國際金融中心)以及機場快線的香港站,這項重要基建對香港所帶來的益處,不需要我在這裏多說;第二期是今天的添馬艦土地;第三期的迫切性在於要處理在這裏產生的一些運輸交通需要,以及往後我們如果要繼續香港的穩定繁榮,我們必須再行前一步。

當然我明白到市民對於一些有歷史價值的建築物有一份感情,甚至對於公共空間的訴求,所以從保存皇后碼頭的誠意及努力,往後的重置,以至整個中環新海濱的建設,我們是會聽大家的說話,我們一定會尊重市民往後給我們在設計海濱的意見。如果大家認為一個充滿活力,大家可以享用的海濱是不需要有咖啡館、不需要有一些很小型的商鋪,這方面你們可以提出來,這方面我們並不是一定要有的,但在反覆的討論當中,大家都認為一個富活力的海濱長廊,是應該有一些配套的措施,所以不要隨便說這是一個大商場,我們不要大商場,我們不要高樓大廈。我希望大家亦有一個機會看一看,究竟中環填海後的土地用途是如何分布。

最後,我亦希望本土行動的朋友,在今次的論壇中明白,其實他們已經把我們的保育工作推前了一大步。多謝大家。

2007年7月29日(星期日)

香港時間19時45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