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立法會:發展局局長就《施政報告》致謝議案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為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今日(十月二十五日)出席立法會,在施政報告致謝議案第二個辯論環節的致辭全文:

主席女士,第三屆特區政府成立發展局的目的有兩個。第一,在推動基建發展方面,希望工作能夠做得更好;第二,是希望在發展與保育之間取得平衡,從而為香港締造一個優質城市,為我們廣大市民提供優質生活。

今次在行政長官的施政報告中,發展局就優質城市和優質生活有三大工作範疇,包括:推動文物保育、減低發展密度,以及推展地區綠化工作。我很高興在這一節討論中,三個課題都有議員提及,稍後我也會逐一回應。

首先讓我說一說在文物保育方面的工作。在這一節討論中發言的議員,大體上支持今次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提出的文物保育工作。這個正面反應與我們自十月十日行政長官公布了一系列的措施,做了很多公眾討論,包括上星期六的公眾論壇是一致的。換言之,是得到廣泛市民的支持。

梁家傑議員特別提到在行政長官就文物保育方面的引言,很多都是來自公民社會,例如,在優質城市生活中,文化生活是重要的組成部分,一個進步的城市必定要重視自己的文化和歷史,亦有自己與別不同的城市生活體驗。近年香港市民表現出對於本身生活方式與文化的熱愛,我們對此要加倍珍惜,所以未來五年,我們會全力推動文物保育工作。

這個來自公民社會或者保育人士的訴求,正正就反映在特首的施政報告當中,這個做法亦體現了行政長官要求我們在做施政方面要以民為本,要走入群眾,要廣納民意。我可以在這裏向各位議員保證,在往後五年推動文物保育工作,這是一個指導性原則。

就發展局的角色,梁議員和楊森議員,都好像有一點擔憂,就是我會不會有一點兒人格分裂,或是角色上的衝突。其實,擔當了發展局局長這三個多月,我更加深深感受到要把發展與保育的平衡工作要暫時集於一身。我記得在上一節討論管治時,周梁淑怡議員說了一些說話我是十分認同的,我們目前局與局之間無可避免還有一些隔膜,所以強力而有效的統籌工作是需要的。正正因為文物保育工作我們要急起直追,所以目前成立發展局,把文物保育與發展集於一身,是有逼切性的。所以你可以想像我作為發展局局長,如果在推動基建過程中,不能夠廣納市民對於保育的意識,這個基建項目只能夠停滯不前。所以如果是同一個人將來要「揹鍋」的話,可能在平衡時就要做得更小心。

另外在推動文物保育,譬如在私人文物保育方面的經濟誘因,以至活化建築物,都需要現時發展局旗下部門合作,從規劃、地政、建築物條例,以至工務部門的配合,是必不可少的。所以這個架構上的優勝亦是給我一個很大的信心,在這五年文物保育工作,應該是較往時要做得好。

就具體的文物保育措施,劉秀成議員、郭家麒議員與及陳婉嫺議員都擔心,即使有一些具體的措施,可能也不會有一個很全面、長遠和可持續的政策。其實這是不正確的,我們在做這套政策時,已經有一個很清楚的政策說明,往後我們做文物保育政策指引,就是要以適切和可持續的方式,但又要因應實際情況,對歷史和文物建築及地點加以保護、保存和活化更新,讓我們這一代和子孫後代均可受惠共享。在落實這項政策時,應該充分顧及關乎公眾利益的發展需要,尊重私有產權、財政考慮、跨界別合作,以及持份者與社會大眾的積極參與。這一段文字是「白紙黑字」的,往後亦會不斷在我們文物保育工作中,重新反覆告訴大家。

今次這一套文物保育政策,我會覺得用三個方法來形容它,第一,它是以行動為本;第二,它是創意帶動;第三,是伙伴為基礎。過去一段日子,由二○○四年的諮詢文件到今年初再啟動的諮詢,其實都是流於諮詢。市民有一個強烈的訴求,就是行動時我們要看到香港如何能夠保持或是保存我們的文物建築。所以由工務工程要受制文物的評估,以至具體落實政府擁有的建築物做活化更新,就是這項行動為本的綱領。

但這項工作必須要有足夠的創意來帶動,否則我們就流於如周梁淑怡議員所說的,只是一幢幢的古舊建築物,把它保存下來,沒有很大的意思存在。所以這個以伙伴為基礎的推動活化工作,就是希望藉民間的創意來帶動我們在這方面的工作。

當然相較於這些具體措施,在如何協助私人擁有物業保育方面,我們是比較沒有那麼具體。原因是由於這個問題是相當複雜,在行政長官的施政報告中也有提及。因為我們必須要尊重私有產權,亦要想出一個社會上可以接受,大家認為有足夠透明度,才能夠提供經濟誘因給這些私人業主。當我們說我們會繼續與持份者商量這些經濟誘因時,其實我們的工作已經在進行中,我記得田北俊議員說過,其實很多都是個案,每一塊位處於有這些歷史建築物的土地的潛質不相同,有一些可能比較容易用同一塊土地給予他們發展空間,就可以抵銷了他們因為要保存這個歷史建築而損失的地積比率。但有一些可能是很困難的,就是一個完全不相同的地帶去找一塊地,但這項工作如果做得不小心,會被某一些議員視為輸送利益,所以政府要非常謹慎進行這項工作。

同樣,法例上的再次修訂,當然我們現時已經有古物古蹟條例來監控令法定古蹟不受損害,大家亦可以看到在有需要時,我亦不會怕緩引這條例以採取適當的行動,保存香港值得保存的歷史建築物。但要再進一步把法例的規管適用於非法定古蹟,譬如一些獲評級的文物建築,就要非常小心。因為以往由古蹟辦按古物諮詢委員會所做的評級工作,從來沒有這個意思存在,它的目標就是透過評一、二、三級,幫助這些業主考慮保存方案,而不是說在得了評級後,就會影響有關業主的發展。所以這項工作必須要再深入進行,但我已經要求了古蹟辦加快現時一千四百四十項文物建築的評級工作,起碼要有更具體的資料庫,我們就可以做到這項工作。所以在文物保育方面,除了有政策、有具體措施外,我們亦糅合了民間的意見,亦有足夠資源配合,所以這項工作應該可以開展得好的。

跟我就幾位議員給我們在文物保育工作的具體建議作出回應。王國興議員及蔡素玉議員都提及活化概念,其實活化古舊建物帶來的效益是非常大的,於進步發展觀其中一個依據是以活化帶動社區的經濟,所以為我們的古舊建築物注入新的生命,讓透過有人流、有活動,是很有潛力做一個文化地標,甚至可以幫助馬局長推動本地旅遊工作。我相信很多議員與我一樣,出外旅遊都不一定喜歡逛空調商場或人為公園,而希望一見當地歷史文化、傳統特色,所以於此概念之下,香港賽馬會提出於中區警署建築群之活化計劃為一個相當好的例子,當然一些議員質疑為何是馬會,但最重要我們只是原則上接受由香港賽馬會送給廣大市民的禮物,但亦要求馬會而馬會亦積極回應會推行一個為期六個月的公眾參與,我希望各位議員亦於此公眾參與上多給意見。當然,新的、有創意的建築物往往都有爭議,有爭議不打緊,最重要是有理性討論,就幾位議員針對中區歷史建築群活化計劃,我個人的看法是傾向與周梁淑儀議員說法合,我覺得此計劃是非常有創意、非常有潛力,可以帶動中、上環一帶,亦可以讓我們廣大市民透過其文化藝術、餐飲,以至其他的設施可以懷舊一番,所以我曾說過,我們能否給予香港賽馬會活化計劃一個機會,如果可以的話,我相信它能為香港帶來精彩。不過,這是我個人的看法,作為發展局局長主事的工作,我可以對大家說,一定會用一個完全客觀、中立,留意這六個月的公眾諮詢期市民的意見,如最終市民不能接受一個如此有創意的項目,我只能說可惜。活化工作不只於活化建築物或建築物群,亦應引伸到活化一個地區,所以馮檢基議員對深水區的認識與潛力是正確的。其實我於數天前刻意到深水區,因今次於活化建築物,連同一街之隔的雷生春,共有四個建築物屬深水區,其實將它們連接一起的活化計劃可產生協同效應,帶動到很多人關心舊區,所以在此工作上,我們希望當區議會復會後,我們一定與區議會緊密合作。就劉秀成議員及楊森議員提及的基金,我們今次的檢討是無排斥往後可能就文物保育要成立一個信託基金,因為唯獨在政府以外才能有此靈活性去動員民間力量,讓更多人參與文物的保育工作,但暫時來說,如這基金進一步正如楊議員所說,是有獨立財政能力可以賠償、收購或作其他規劃,我則覺得不是一個成熟的看法,但此信託基金的成立,我覺得不應影響我們目前的工作,暫時最重要的是幹好此工作,所以稍後我們成立的文物保育專員辦事處與古蹟辦將會相輔相成推行此工作,亦希望今日發言及其他支持我們工作的議員,都能支持我們開設首長級第二級文物保育專員的職位。

剛才我已經說過,文物保育是需要公眾參與,我們的官員更需要走入群眾,所以正如郭家麒議員提到的軟件,亦是文物保育工作重要的一環。我們在過去兩個星期已經透過專業團體公開論壇探討這項工作,稍後亦會開展一系列的教育、展覽的工作,讓更多人士參與,商界的參與,我們是完全支持的,亦希望往後可以找到一、兩個較好的歷史建築物以商界的創意來進行活化的工作。

跟我想說一說在減低發展密度方面,馮議員請我們不要重那麼多金錢。其實,減低發展密度正正就是牽涉到財政的問題,因為香港的地實在是非常寶貴,但我們亦已經離開了梁家傑議員說我們以土地最大的利益為主的政策。今次把荷里活道前警察已婚人員宿舍,這個值數十億元的土地由勾地表勾出,以至南昌站和元朗站因為重新檢視而可能損失的財政收入,正正就是展示了這個新思維。不過,當然最終要取得一個平衡,因為我相信在第三、第四節的辯論,議員亦會要求政府多花金錢在議員關心的教育、福利等事項。

余若薇議員擔心的屏風效應,目前來說,我們並沒有一個完全科學化的定義,屏風效應受制於很多因素,所以解決的方法亦是多元化的,可以透過空氣流通的評估、設計、坐向,地盤的形狀、布局等來把這些問題處理好。

跟第三方面,就是綠化總綱圖的工作,就綠化總綱圖發言的幾位議員,我覺得特別就我們計劃伸展去新界方面,蔡素玉議員的說法是較王國興議員中肯。我們不單止不是歧視新界,其實是聽取了各區區議會主席在去年我們諮詢期間提出的意見,本來只在已建設了的市區地帶做綠化工作將會伸延至新界。而新界做綠化工作的撥款較市區多兩倍,我們預留了十億元的撥款做新界綠化總綱圖的工作。如果我們同事的人手許可,我很樂意把它加快,因為這方面對於本地就業非常有裨益。而綠化工作亦不單止是種樹,所以我們在政府內部現在正重新看園景師應該扮演一個更積極的角色,應該看整個城市設計。

其實今次就基建項目,除了綠化總綱圖可以貢獻優質城市、優質生活,亦有很多其他的優質基建,例如單車徑、水管的更替工作、明渠的覆蓋,雖然陳婉嫺議員對於有一條明渠的覆蓋有不同的意見,稍後我會與她一起再作探討啟德明渠的工作。所以今次因為我們有足夠的財力,我們真正展示了能夠為市民締造優質的生活,所付出的代價是非常值得。

最後,王國興議員提到我們的僭建物,我們的僭建物數以十萬計,所以要在短時間內做好這些工作是很困難的。但稍後我們會向立法會提交一個修訂的草案,修訂建築物條例,希望推出一項小型工程的管制計劃,能夠讓這些以前可能用僭建形式所做的小型工程不需要僭建。

在這裏亦很高興說,昨天在本年度的申訴專員嘉許獎狀中,屋宇署獲得本年的大獎,它獲獎的原因正正就是它在改善服務方面努力不懈,近年來致力取締違例建築工程,在接到投訴時積極跟進。希望各位議員繼續支持我們屋宇署及發展局的其他工作。

多謝主席。我謹此陳辭。

2007年10月2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9時07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