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立法會:發展局局長就《施政報告》致謝議案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為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今日(十月二十六日)在立法會《施政報告》致謝議案第五個辯論環節的致辭全文:

主席女士,我很多謝發言的議員都是非常支持施政報告以基建帶動經濟發展的施政方針。議員關注到我們近年在基建發展方面步伐緩慢,影響了就業和經濟民生,這是可以理解。事實上,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中亦承認,近十年我們在基建發展某程度上有點兒力不從心。但當議員支持十大建設繁榮經濟時,亦有一些議員認為這十大建設好像是「炒埋一碟」湊集而成。這方面讓我與大家分享一下,其實基建發展,每一個年代都是要配合當時社會的發展和需求,否則這些基建項目會變為大白象。如果大家記得,在六十年代,香港的大型基建是以水務工程為主,因為率先要解決香港人口食水供應這項必需的問題;到七十年代、八十年代,隨人口的壓力,住房、新市鎮發展、公屋發展,成為我們當時基建的主調。九十年代要維持香港作為國際大都會,我們有港口與新機場的基建建設。時至今天的十大建設,其實是一個多元化的基建發展項目,與我們最近完成二○三○規劃遠景和策略中,在可持續發展的大前題下的三大方向,是完全吻合。

這三大方向就是基建的發展必須提升經濟的競爭力,今次大家看到大型的運輸基建以拓展空間,讓香港能夠進一步發展,亦同時改善內部交通情況。第二個方向是加強與內地的聯繫,在十大建設的項目中,有四項要與內地緊密合作,包括港珠澳大橋、廣深港高速鐵路、港深空港合作,以及港深共同開發河套區。第三個發展方向是提供優質城市環境。所以第一次在這麼大型的基建,大家看到已經不是單單是硬的基建項目,亦有文化基建項目,在啟德的休憩和體育基建項目,以至優質新發展區的發展項目。

李卓人議員說我「數口精」,希望我解釋一些數字,可惜他不在議事廳。他擔心我們有沒有足夠的財力支持估值大約超過二千五百億元的十大建設項目。這二千五百億元目前是粗略的評估,是這十大建設基於現時的規劃和掌握的資料一個總項目的建設成本,當中亦有一小部分是私人投資,例如在啟德發展中的郵輪碼頭,以及它們會有一段很長的時間來逐步推展。但我們相信政府的財力是可以承擔,每年財政司司長的預算案,透過中期預測就可以為有需要的基建發展預留基建開支的水平。由於近年我們實在是沒有用盡平均每年預留的二百九十億元,所以大家應該在財力上不用擔心特區政府有否這方面的能力。

另一個李卓人議員質疑的數字,是二十五萬個職位。施政報告第二十段所說的這二十五萬個職位,並不是建造期的建造業工人的職位。行政長官說的是,當這十大建設完成投入運作至成熟階段,同時可以為我們創造額外約二十五萬個職位。舉例來說,以我負責統籌的啟德發展為例,整個啟德發展期長達八至九年,我們估計當啟德發展陸續投入至成熟階段,將會開創八萬個職位,包括旅遊區、寫字樓,以至其他商業區域。在建造方面,啟德發展進入高峰期,大約是在建築期的中段,我們現時預計有一萬三千個建造業就業機會。希望這可以解答到李議員的疑問。

李議員最擔心是目前我們有沒有足夠的建造業職位吸納工人,建造業的失業率仍然是令人關注。我可以向各位說,其實雖然二○○七/○八年度的基本工程開展預算,將會是年最低的二百零四億元,但隨一些主要項目,例如是港島西和荃灣雨水排放隧道、重建羅湖懲教所、擴建威爾斯親王醫院等的工程進入建築期,我們預期本年度,即是同樣是二○○七/○八年度,建造業創造的職位是會較去年有可觀的增長,大約由去年的一萬四千個,增加至本年度的二萬三千個職位。所以隨這些基建陸續上馬,情況應該可以得到改善。

大家有一個共同的關注,就是如何提升推展我們基建的能力,我完全同意劉皇發議員所說的,必須要先總結過往的經驗。在本星期初,我們提交發展事務委員會一份文件,分析了我們過去一段日子,究竟在基建方面推展緩慢的原因是甚麼,從而令到我們可以對症下藥。我們的分析顯示,過去一段日子,大概有十項的大型基建較原先的計劃慢,原因不外乎下列五類。第一是在政策上本身要作一些調校;第二是有法定的程序要通過,例如環評條例;第三是很不幸有些項目受到司法的挑戰;第四是有些項目在選址,或者其他方面有地區的反對;第五是一個文物保育的爭議。所以了解到我們過往的經驗,今次我們希望能夠改善到執行基建的能力,我們都是就這幾方面入手,亦在事務委員會交代了,今日不再在這裏重覆。但對於今日發言的議員給我們非常好的意見,在往後發展局推動基建的時候,我一定會詳細參考的。

張學明議員選擇了以炆、燉、炒、炸教我們如何去推動基建,我想可能是衝一位間中都會下廚的發展局局長來說。其實今日在這一屆政府擔當發展局局長,我沒有甚麼投訴。因為我沒有一般巧婦難為無米炊的擔憂,因為財政司司長有龐大的財力可以支持今日基建的發展。我希望往後的工作,我們能夠透過更加細緻的公眾諮詢,和總結過往的經驗,掌握更好的時間推動基建。但最重要的,亦都好像行政長官在施政報告說,我們要社會上有更大的共識。換句話說,就算我在廚房出盡所有辦法,又炆又燉又炸又炒,如果沒有人走到飯等吃飯,我實在都有些為難。

劉皇發議員提議另一個方法,是先易後難。我完全贊同這方法,實際上我亦是循這個方向工作。十大建設需要一段長的時間才能夠落實,但地區的小型工程是可以即時上馬,亦更加能夠解決回應市民對於他們身邊和所住地區,環境改善的訴求。所以我們很快在下月會提交文件,亦得到本議會發展事務委員會的支持,將小型工程的財政上限由一千五百萬元增加到二千一百萬元,將有利這些地區小型工程的推行。由明年開始,十八個區議會亦都會透過新增的三億元的地區小工程撥款。在推展十大建設的同時,我們亦都極力投資一些優質改善民生的基建項目,例如綠化總綱圖、重新復修水管、維修斜坡、舖設單車徑、美化明渠。大家不要看小這些項目,在未來五至十年,它們的總值是超過二百億元的,亦應該有利於本港的就業。所以最後就基建發展,我希望得到本議會的支持,社會的共識,來打破這個所謂基建發展緩慢的宿命。

跟我想講新發展區的規劃,很多議員都提醒我們再次啟動新發展區的規劃時,一定要汲取往日規劃的教訓,這個我是完全同意的。所以我們是希望用一個新的概念和模式,和更加以民為本去構思新的發展區。以往的新市鎮發展由於受到人口和住宅用地的壓力,比較用一個交通運輸或者房屋基建來帶動,政府全權發展的模式去進行。今次新的發展區,我們希望以一個比較前瞻性規劃,和社會性規劃來帶動,配合社會未來的發展需要,亦可能以一個公私營合作的模式,作一個多元化的發展。新發展區享有自己獨特的地利位置,在發展的時候,必須好好利用它周邊的環境,例如新發展區鄰近現有的新市鎮,亦靠近香港和深圳的邊境,讓我們可以在構思新發展區的同時,盡量利用和配合周邊的發展,滿足一些特別土地的用途需求。例如一些無污染的特殊工業和教育用途,對於在新發展區製造就業機會,會有裨益。

在上一兩節的討論,我留意到各位議員就天水圍的社會問題進行討論時,往往將它引伸至規劃失衡這個問題,基本上我自己曾經當過社會福利署署長,對這個看法亦認同。所以要確保新發展區有足夠空間來建設不同類型的社區支援設施,和有彈性地按當地實際的情況來規劃,將會是我們在新發展區規劃的主導原則。

就與深圳特區協調基建的發展,在新界東北面的蓮塘/香園圍的口岸,我們希望在二○○八年初,完成所需的評估和規劃的研究,以至共同開發約一百公頃的河套區,我們的工作亦進入了初步研究的階段,希望往後可以在委員會向大家匯報最新發展。

數位議員提到我們現時土地運用的政策,我基本上覺得土地、財力和人力都是一種資源,需要適當的運用。如果土地只是作為爭取最大的短期利潤,或庫房收入,這個可能是不全面的看法。所以對於有議員提議譬如要配合香港會展旅遊業的發展,在酒店用地要作出配合,這個我是支持的,亦都會加緊工作,向由財政司司長領導的跨界別小組提出一些建議,讓他考慮。所以陳鑑林議員提出的數項具體建議,我們是會將它們放在考慮範圍之內。同樣地陳偉業議員提出,我們怎樣可以活化利用土地,滿足社會的訴求,亦是一個好的看法。但是我亦希望陳議員會給官員足夠的探討空間,不要總是說我們去勾結,我們與這些擁有土地的人士進行商討時,便會感到很害怕,所以能夠做到的工作便很少。

李永達議員提到發展密度,這是非常富爭議性的課題,在二○三○的規劃研究做了大量的諮詢,大體上都不能夠完全達致究竟是一個集中的發展,抑或是一個分散的發展。因為我們一方面要考慮到發展的壓力,要高效地運用土地和運輸基建的設施,否則如果太分散的發展,市民需要長途拔涉才可以每天到達工作的地方,但同時間亦有一個所謂和諧感及景觀的考慮。但無論如何在新發展區,因為未來二十年人口增加的壓力是放緩,所以我們選擇以一個密度比較低的發展模式。目前兩個發展的方案,一個是在一些新界的市中心和火車站,選取一個高中密度的發展,地積比率約五至六點五,而其他區域較低。第二個可行的方案,是沿用或採納第一代新市鎮的方法來做,沙田新市鎮當時地積比率是五。

周梁淑怡議員提議重整工業舊區方面,這亦是善用土地資源一個非常逼切要做的工作,所以來年發展局在這方面亦會力的。

跟我想談談建造業工人就業的問題。雖然建造業工人的失業率已經由二○○三年的高峰期百分之十九回落至二○○七年六至八月的百分之八,但仍然是一個令人關注的水平。

李卓人議員提到在我們工程進行時要規定承建商用本地的預設組件,我覺得這方面有違我們在世貿的採購協議,一個國際的承諾,亦違反香港一般商業運作的原則。因為最終究竟是用本地的預製組件還是入口預製組件,都是市場的決定。但反之,我們能夠做的,就是為本地工人或是更多本地預製組件開創一個有利的環境。其實已經有數名建築商曾寫信給我,希望我們可以撥更多的短期租約給他們生產預製組件,可以降低成本,讓承建商樂意採用本地的預製組作去承接工程。

第二,其實當我們擔心建造業工人就業不足時,長遠來說要配合十大建設,我們都要開始計劃建造工人的培訓,以及青黃不接的問題。其實建造業工人現時已經出現老化的問題,百分之六十一的建造業工人是四十歲或以上,所以隨我們開拓這麼大的建設,我們必須馬上處理建造業工人入行和培訓的事宜。我已經要求建造業議會和建造業訓練局,當他們完成重組後,重點推行這項工作。最近完成的工人註冊,以及第一階段禁止沒有註冊的工人進入地盤的工作,讓我們更能掌握到相關的數字,有利於將來做工人培訓的工作。

最後,我想回應一下梁家傑議員關於市區重建局一系列的問題。梁議員曾經是市建局的董事局成員,他應該很了解市建局在運作上面對的種種困難。但無論如何,市區重建策略的檢討,我的立場是很清晰的,我已經說過這項工作是應該開展。但由於發展局只是成立了數個月,而最近大家亦知道市建局的高層人士有些變動,所以在本周初,發展事務委員會亦同意稍為延遲幾個月才成立一個小組研究市區重建的課題,待一些情況穩定下來後,我們便會開展這項工作。現時開展這項工作是比較有利,因為今次在施政報告中,文物保育亦是市建局重要的一環,已經開拓了一個很清晰的政策,亦賦予市建局一些新的功能,例如在施政報告第五十二及五十三段,行政長官要求市建局做一些新的工作,第一,就是把它的復修活化工作擴展至戰前樓宇,即是不用理會樓宇有沒有重建的需要,只要是戰前的樓宇。第二,更加回應到梁議員說我們應該超越地盤式去做重建工作,行政長官要求市建局聯同發展局在灣仔舊區,以一個地區為本,全面去看如何可以發展和活化灣仔舊區。所以我相信大約在明年我們開展市區重建策略檢討時,很多相關問題都會提出來大家討論。我亦希望這項工作做到真正有公眾參與,讓大家都明白市區重建的工作最終是否能夠好像梁議員的期望,能回應市民,特別是舊區居民應該享有市區重建好處這個共同的目的。

多謝主席,我謹此陳辭。

2007年10月26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21時04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