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署理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常任秘書長(工務)出席第二屆公營部門與私營機構合作亞洲峰會致辭全文

以下是署理環境運輸及工務局常任秘書長(工務)張雲正今日(五月二十五日)出席第二屆公營部門與私營機構合作亞洲峰會致辭全文(中文譯本)

各位嘉賓,各位與會者,各位朋友及同事:
  
我感到非常榮幸能夠在「第二屆公營部門與私營機構合作亞洲峰會」上向各位概述我們的公共工程政策,以及分享公營部門與私營機構合作(一般稱為PPP)作為另類採購模式更廣泛地應用於本地工程的發展潛力。

基本工程計劃
  
從宏觀角度來說,我們決意維持穩定投放資源於對香港長遠發展不可或缺的基建設施,並已承諾在這方面的開支每年平均為290億港元。
  
在2004-05財政年度,大部份的公共工程項目均進展順利,經修訂的開支預算為321億港元,略高於前一年共314億港元的實際完工量。數個大型專案如香港士尼樂園、深港西部通道及後海灣幹線等基建設施工程將會相繼落成,然而因應泛珠三角區域合作步伐加速及本地經濟活動持續復蘇,我們現正尋求在本計劃範疇內注入新專案,例如連接港珠澳大橋的道路、德發展計劃、屯門公路重建工程及水管改善/更換/修復工程的餘下階段。
  
鑒於公對增進效率及靈活性的期望日益提高,我們已實施多項措施改善專案推展及採購過程;自2001年開始應用於特定公共工程項目的非合約性質夥伴合作模式旨在增進溝通及消除對立文化,藉以加速處理索償個案的自願性審裁程式及排解糾紛顧問制度亦在試行之中。最後,我們透過已於2004年年底推出的工務計劃資訊系統將可適時及有效地監察工程進度。

以PPP模式推行公共工程項目
  
香港商界以其進取及開創性精神見稱,政府因而理應盡可能交由市場選取以最具效益的方式提供不同產品或服務。過去的經驗亦顯示容讓私營界別全盤負責設計、建造和管理方面可使其所擁資本及才能得到充份發揮。由此可見,PPP模式為吸納增進生產力的先進技術和創新概念提供適當誘因,促進知識交流,並且能夠維持投放在基建工程上的開支,同時避免招致過於沉重的財政負擔。
  
與不少人接受的看法相反,PPP模式在香港其實絕非新興事物。自1970年代開始,隧道建設專案已經普遍實行「建造-營運-移交」模式,廢物轉運站及策略性堆填區亦經常採用「設計-建造-營運」模式,我們相信現在是適當時機進一步推展至其他公共設施例如食水和污水處理廠及康樂文化設施。以下我會集中介紹一兩個屬於本局政策範疇的專案。
  
原址重建沙田濾水廠
  
沙田濾水廠在1964年用,現時為香港最大規模的同類設施,每日可處理超過120萬立方米食水,供應約四成的全港食水需求量。我們計劃在原址重建該廠,預計工程費用超逾60億港元。
  
為探討PPP模式的可行性,我們進行了一項顧問研究以確定是項重建工程合乎商業考慮與否及可供採納的推展方案。該研究於2004年年中總結認同PPP模式為實際可取的做法,並以大量海外成功個案為證;除此以外,我們亦在一項初步市場調查中獲得具有可靠往績及管理能力的誇國服務提供機構作出熱烈回應。
  
我們理解受影響員工對職位保障及工作前景的關注,並一直與水務署高層管理人員緊密合作以消除誤會,強調不會強制性遣散員工或對部門的未來角色造成影響,同時重申PPP模式僅屬另一類型的採購模式。事實上我們定會向公和立法會解釋招標過程將兼具競爭性及透明度,並確保食水服務的質素及可靠性。
  
淨化海港計劃
  
無庸置疑,維多利亞港是香港的標誌,在我們心中亦佔有特別的地位。回想十九世紀時,這個水深平靜的海港為本地僅只3,700的人口中接近2,000名漁民提供生計,隨後更令香港轉型為地區性商貿中心。今天遊客及本地居民均深受海港的魅力吸引,「東方之珠」的美譽亦由此而來。
  
然而,維多利亞港的水質環境與其國際聲譽並不相稱,每日不斷排進維港的污水令海中的生態瀕臨滅絕,代價非常沈重。因此,政府自1991年起至今已耗資210億港元以上,為本地95%的人口接駁污水排放系統和處理設施(註)。然而以上的安排並未足夠。
  
淨化海港計劃(或簡稱HATS)第一期設施已在2001年12月全面用,工程建造費用超逾84億港元。這個專案包括一套綿延23公里的複雜地下深層隧道系統,連接每日可處理140萬立方米污水的昂船洲污水處理廠。大約75%維港周遭區域排出的污水經由該廠處理,有關程式可清除水中70%有機污染物及80%懸浮固體,從而減少25%有毒氨和50%大腸桿菌的含量。這些科學術語的意義未必廣為人知,簡單來說,本計劃可阻截大約每日600公噸污水淤泥進入我們的海港。
  
HATS第一期改善水質的理想成績反而令我們面對採取進一步行動的壓力,為此我們已經著手預備分兩個階段推展HATS第二期,建造費用為200億港元。HATS第二期第一階段將會為其餘25%海港周遭排放的污水興建地下深層隧道及增加汙水處理量至每日280萬立方米,第二階段則計劃引進生物處理技術作為長遠解決方案。
  
後海灣污水處理廠
  
除了HATS以外,我們必須擴展污水處理設施以應付人口遷移及增長的需要。其中一個典型例子是後海灣污水處理廠,工程預算費用為8億港元,完成後每日可為超過24萬立方米污水進行化學處理和消毒。
  
我們會視乎初步規劃及勘查的結果,考慮是否採用PPP模式落實HATS第二期及擴建後海灣污水處理廠。
  
未來路向
  
總括而言,世界各地對實際應用PPP模式已有深厚的認識,雖然我們不應基於某些成功個案而過份樂觀,但避免由於個別遭遇挫折的例子而裹足不前亦同樣重要。是次峰會為各主要組織交流意見及加強連系提供一個上佳的機會,我謹此祝願各位在今日的會議上能夠相互借鑒經驗,集思廣益。
  
多謝。

二○○五年五月二十五日(星期三)

註:以污水獲處理的水平劃分,其中17%經生物處理,53%經化學處理,而其餘在初步處理後再經深層管道排放。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