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會見傳媒談話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黃偉綸今日(六月一日)出席「永不放棄同學會」開學禮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全文:
 
記者:粉嶺高爾夫球場發現有稀有動植物,估計動工時間會否推遲兩季?預計保育範圍會有多大?大家都關心可發展的土地會否減少。
 
發展局局長:其實是沒有關係的。就像我們之前所說,未來我們會展開相關研究,現在只是把事實羅列出來。大家都知道,保育和發展,我們向來的看法是兩者可以並存的,假如發現生態價值高的事物,有幾個方法可以處理,無論是避免(造成影響)、作適當的補償或緩解措施,都可以做到的,但現在不會這麼早便知道具體措施如何。至於你剛才問及研究的時間,研究的時間和本來一樣沒有變。報道提及要多幾個月,是包括進行環境影響評估所需的時間。研究完成的時間不變。我們仍然有信心經過研究後,該處是可以用作發展的。
 
記者:但如果受影響範圍被剔出,會否開闢其他土地,令可發展土地維持32公頃?
 
發展局局長:目前的研究,是以32公頃,即舊場八個洞的位置為基礎。32公頃涵蓋的土地不少,因此個別位置,例如發現有文物要如何處理等,應該也有足夠的空間彈性處理。這是要研究的,像我剛剛說,處理方式如避免、緩解或補償,要遲一點完成研究後才可具體知道如何處理。現時作揣測是太早了。
 
記者:「補償」的意思是否包括補足以維持32公頃?
 
發展局局長:不是這個意思。(舉例説,)如找地方補種蘆葦草等。具體項目如果需要補償的話應該如何補償,要在完成研究後才能知道,憑空很難估計。
 
記者:現時有部分文物建築距離發展區230至650米,是否需要進行文物影響評估?
 
發展局局長:現時作估計為時太早了。目前我們會展開對環境的研究,看看具體事實需要。我知道今天可能有些揣測,但未做比較詳細的研究前作揣測並不適當。大家給予些耐性,研究展開後自然會知道。
 
記者:有團體質疑是否想製造一個很難發展的假象,有沒有這回事?
 
發展局局長:不會有這回事。一開始我們講得很清楚,當時我們說是一個艱難的決定。我們作出了平衡,覺得舊場八個洞32公頃應該可用作發展,我們當時也說,我們考慮以公共房屋為主的發展,到今天這個想法絲毫沒有改變。

2019年6月1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8時12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