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內容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昨日(六月二十五日)就新界東北新發展區計劃與地區人士和團體會面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約三分之一的村民覺得沒辦法與政府討論賠償問題,今次會面你是否真心聽取村民的意見?你剛才提到有很多空間商量,但村民的原村遷徙等訴求在諮詢初期經已提出,這是否表示政府的諮詢一直不足夠,故此令村民一直有這些疑慮?

發展局局長:剛才大家看到,在會議開始時有數個關注團體遞交請願信,陳述完他們的立場後便離開,這是事實。但也有相當多居民繼續留下來,就他們關心的訴求和想法,以及他們最近的經歷,向我們局方和部門提出意見。可以回應、解釋和澄清的,我們剛才都已經向他們解釋和澄清。至於當中的一些訴求,可以向大家說,正如我剛才也向他們表示,我們一直在努力。有部分工作,譬如石仔嶺和農戶復耕,這些事項如有較大的進展,我們已經公布了。其他方面仍有工作需要做,他們有不少訴求是現行政策之內不能照顧到。舉個例子,如剛才所說,有不少居民居住在政府土地或私人農地上未經許可搭建的寮屋和牌照屋,這些屋他們本身沒有業權,也不能轉讓。現時政府的政策是,在不需要發展時暫時容許它們存在,到發展時便必須清拆。個別人士要求我們如果清拆這些屋時,要興建另一間平房形式的屋宇作補償,這恐怕很難做到,也並非善用土地。

但正如剛才所說,合資格編配公屋的居民,他們可以獲得安排公屋。不符合資格的,不管他是因為收入或資產審查不符合資格而有擔憂,我們是理解的,我們需要跨局尋求解決方案。

記者:你怎樣評估今次有這麼多參加者在論壇中途離開,只剩下數十人?選擇這場地,雖然約有二百多個座位,但仍然有許多村民表示未能進入,安排上是否失策?

發展局局長:大家看到離開會議的是一部分村民和關注團體,正如我剛才所說,留在這裏的也有很多人。至於離開了的團體,如果大家需要進一步商量、探討和溝通的,我們很樂意這樣做。這個場地可以容納百多二百人。我們邀請他們時,為了方便大家在會議桌上討論,每個團體可以派三位代表;另外,他們可以多帶十多位支持者或相關的村民。我們覺得這是一個合適的安排,而且這並不是唯一、也不是最後一次和他們溝通。我覺得大家可以平心靜氣地,多就一些議題,跟我們講他們的想法。我們將一些已完成的工作、難處或是政策上的考慮向他們解釋,我覺得這是有用的。

記者:為甚麼不作公開辯論?雖然你說有不少人留下來,但離開的也不少,往後怎樣談下去?雙方面怎樣拉近距離?

發展局局長:凡事都可以有進步、按部就班。今日留下來的,我們都爭取和他們談;選擇離開的,日後如有機會,我們仍很樂意跟他們談,溝通的大門是常開的。新界東北新發展區這個項目,經過五年規劃、三年諮詢,當中有相當多問題和誤解。大家見到我們多番出來解說,不單是最近,在二○一二年進行第三期諮詢,我們也盡量出來就某些誤解跟大家解說。去年推出這個方案時,就大家關心的問題和質疑,我們也盡力解釋。最近網上有一些消息或資訊,我們認為是不正確或是有誤解的。我們局的同事,不論在網上、報章或是透過文章,都盡全力臚列相關的道理和原因解釋。我們覺得在這方面已作了很多解釋,如果再有問題,我們很樂意向大家澄清,有需要時可以坐下來再談,甚至辯論都不是問題,不過也不一定要執於星期五進行。

記者:剛才你在會上提到很多問題需詳細研究才能回答居民,政府今次是否藉財務委員會的敏感時刻,擺出一個姿勢去會面,多於實際有心拿出方案回應村民的訴求?

發展局局長:我不同意你的講法。第一,不管是石仔嶺或農戶復耕,我們每做到一個階段都會與相關的持份者溝通,這工作是持續和要不斷地做。而前期撥款申請涉及的三億四千萬元,是用作詳細設計和工地勘測的準備工夫。由現在到主體工程尚有好幾年時間,這好幾年時間可以給大家空間去尋求解決問題的方法。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4年6月26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6時02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