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內容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今日(六月十四日)出席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第二次會議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大嶼山現時出現了就業率偏低的問題,現時的職位空缺也過多,政府會做甚麼確保大嶼山發展後的就業情況,以吸引人到大嶼山工作?

發展局局長:我們討論了大嶼山未來發展的定位和策略這些長遠和大方向外,有些委員就當區議題都提出了一些很具體的意見,包括改善當區的交通,令就業方面方便一些。今天會議未有機會仔細討論,具體的意見大家上網可以看到,我們會把意見上載到網頁。在未來工作計劃方面,我們初步的構思是分長期和短、中期,就提到的、收到的意見,以及剛才你關心屬於比較短中期的問題,成立小組去跟進。

記者:梅窩鄉事派和立法會議員都表示梅窩的基建設施比較落後,希望政府能在當區發展旅遊。想問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中有沒有委員關注這點?政府會怎樣回應梅窩交通費昂貴和優化當地旅遊設施的問題?

發展局局長:委員會中有不少於一位議員就當區的交通和你剛才提到的問題提出意見,這些意見大家上網也會看到。具體工作方面,下次的會議是在一個月後,即七月十九日,屆時會有一個工作計劃。現時初步的想法是將我們的具體工作分開長遠大方向、定位、策略和一些短中期當區關注的、想早些處理的問題,我們會分開工作小組探討處理。

記者:局長,剛才你說大嶼山將來大部分的土地會作出保育,其實跟現在的郊野公園有甚麼分別?

發展局局長:大家知道大嶼山大概有百分之七十的地方劃為郊野公園,但是另外一方面,我們謀劃大嶼山未來發展時,都要尋求空間,因為要有空間,才能發展。在這方面,委員會剛才未有機會深入討論,但我們初步的構思,正如剛才所說,具體的情況我想要待下一階段再有深入討論,才有更多資料出來。但我剛才所說的,在我們委員會的文件中也有提到。

記者:局長,其實亦有居民批評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沒有居民的代表,之前新界東北發展計劃也被批評諮詢不足,當局會如何就大嶼山的發展諮詢居民,確保民意得到諮詢?

發展局局長:多謝你的提問。在委員會中,目前來說,我們有十九個委員,都是來自不同的背景,有專業人士,也有當區的人士,當中也有區議會的代表,有鄉議局的代表。至於鄉事方面,剛才你提到的一些意見,我們有注意到的,在日後的工作裏,我們會持一個謙虛開放的態度和他們多些溝通。另外一方面,在具體工作裏,在我們成立不同的小組委員會時,我們會在目前十九個委員之外再擴充和加入不同背景和意見的人士,以至我們在整個討論裏可以更加全面。

記者:會不會「落區」跟他們直接溝通?

發展局局長:我們在開這個會之前,有嘗試約他們見面。因為除了委員之外,社會上也有其他人士提出意見,我們歡迎這些意見。

記者:我想問,剛才你提到一些建議,有七十多項的建議,有沒有一些局方已經計劃會做,或跟這些方案混合?可否透露一點?

發展局局長:在這個階段還沒有。正如我所說,我們將這些意見整合之後,會成立工作小組跟進,而這些工作,很多時候都牽涉跨局的,所以需要有進一步的工作之後才會有結果出來。

記者:是否會有新的委員加入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

發展局局長:目前來說,大嶼山發展諮詢委員會仍然是以今年一月委任的十九人。

記者:局長,現時是否可以回答關於新界東北的問題?是否堅持不會撤回撥款申請?

發展局局長:我希望大家明白政府尊重市民表達意見和集會自由,但希望表達意見人士以和平、理性、合法的方式去進行。對於有示威人士採取暴力的手法衝擊立法會大樓,我是感到非常遺憾的。

就新界東北發展前期三億多元的撥款,我們的想法是這個撥款申請我們是不會撤回的。為甚麼呢?因為新界東北這個項目,由二○○八年重新啟動,經過五年的研究,三年的公眾參與,我們在去年年中公布了這個發展計劃的具體內容,這個是為香港市民而建的一個新市鎮,而這個新市鎮的未來土地和房屋供應是香港中期房屋供應的重要來源。相信大家都記得,粉嶺北、古洞北兩個新發展區合共可提供大約六萬個住宅單位,其中六成是公營房屋,即是出租公屋或者是居者有其屋。這個是我們未來中期住宅供應一個主要來源。同時這裏也可提供大約37 000個就業機會。另一方面,我們今次向立法會申請這三億多元撥款,大家知道是一些前期工程的撥款,做一些前期的準備工作和土地勘探的工作。目的是甚麼?我們希望一方面進行城規程序,包括去年十二月把分區規劃大綱圖刊憲,同時我們會去做些前期的準備工夫。這個做法在工務工程來說是一個既有的做法,不是一個新鮮的事物。為甚麼我們要做?因為我們希望在可能的情況下同時間進行工作,節省時間。而這個前期撥款所做的工作,這些準備的工夫,這些土地勘察的工夫,可望確保到我們第一期樓宇在二○二三年起分期落成,當中有16 000個單位,其中13 000個是資助房屋(公屋或居屋),這裏也包括給當區受影響而又合資格的居民原區安置的一些單位。我們會繼續和受影響的人士保持溝通。

過去這一段時間,我們除了和他們溝通之外,也盡我們的辦法去回應大家的關注,舉例說,大家知道石仔嶺老人院舍以前是英軍軍眷的宿舍,兩層的建築,有相當休憩的空間。目前現時是短期租約、私人經營的院舍,給老人家住。由於它地處於將來古洞新發展區的市中心,所以沒有辦法不拆遷。在我們和當區人士溝通時,我們理解到老人家的擔憂,因此以他們的福祉為依歸。我們跟勞工及福利局努力研究,得出現在的計劃,也是之前張建宗局長在立法會福利事務委員會交代了的,就是我們在附近找了一幅地,作一個多層的發展,七至八層樓的發展,可以建造一些老人宿舍給這些老人家搬進去住。而石仔嶺老人院舍,我們也會研究怎樣可以分兩期來搬遷,盡可能減少受影響的人士。這是其中一個例子。

再舉一個例子,譬如是農業復耕,我們注意到在這個項目裏面受影響、活躍的農地大概有二十八公頃,之前規劃署和漁農自然護理署在那裏附近物色一些可以給他們遷去的耕地。漁農自然護理署也會有一個特殊的復耕計劃,日後會主動聯絡他們,幫助他們做配對,搬往別處耕種。我們跟當區溝通和前往立法會時,都知道這個計劃還未能完全釋除大家的疑慮,因此我們也在過去的這段日子和食物及生局合作,尋求另外一些方案,希望可以更加好的幫助這些農民復耕。

記者:你說有三年的諮詢,又不停的跟居民溝通,但發生這個千人衝擊立法會的事件,是否反映你們諮詢不足?或者漠視了居民意見?會否考慮再落區跟居民會面?局長你落了多少次區跟居民會面?或是坐在辦公室作書信來往就當作溝通?

發展局局長:昨天衝擊立法會的事情,我相信大家都知道裏面牽涉的成因複雜,參與這個活動的也有很多來自其他方面的人,而不是只是新界東北的居民。我們跟新界東北居民的溝通可以說是多方面的。大家都知道,除了去年我和同事們到新界東北之外,發展局裏面和所有相關部門的同事,例如地政總署的同事,在不同渠道都有跟居民們溝通。我們會繼續保持溝通。

記者:雖然居民昨天有這樣的行為,但他們都是批評當局諮詢不足,會不會同意這是官逼民反?

發展局局長:我們除了和他們溝通之外,也不斷積極回應他們提出的訴求,這個項目對香港中期房屋供應非常重要。我們會努力做游說工作,我們清楚他們所關注的問題,我們會在公帑運用得宜的前提下,再探討有沒有其他的一些方法,更適切地回應他們的訴求。

記者:既然現時還有這麼多人認為這個新界東北撥款有問題,尤其是有人認為現時是「偷步」,未過城規會的程序,如果你們是想和他們溝通的話,為甚麼不考慮完成城規會(城市規劃委員會)的程序,至少完成了才上立法會?

發展局局長:正如我剛才所說,在進行城規會的程序時,同時申請撥款,在工務工程裏面是一個既有的做法,並不是一個新鮮的做法,目的是要爭取時間,同步進行工作,節省時間。在這個項目裏面,我們希望盡可能確保第一期的單位可以在二○二三年陸續落成。

記者:剛才你提到是香港人的新市鎮,但都是拆香港人的屋來興建這個新市鎮。在最後的資助房屋比例中,土地比率只有約百分之六,可不可以說明一下?昨日吳亮星主席「極速剪布」,沒有看過議員的動議,沒有聽完議員的意見,你怎樣看這個「極速剪布」行為?是不是真正聽到議會的聲音和民意?

發展局局長:我不評論議會的具體運作。剛才你說公營房屋佔使用土地的比例是錯的。我注意到網上流傳這些錯的資料,所以我昨天在報紙和發展局網頁都有具體的數字澄清。基本上,新界東北這個項目,粉嶺北、古洞北加起來可發展的用地大概是320、330公頃,用來作住宅發展的大概是九十公頃,公、私營各佔差不多一半。換句話說,住宅發展佔可發展土地大概百分之二十七到百分之二十八,公、私營差不多。而以單位的數字來看,公營房屋佔六成。公營房屋是香港永久居民才有資格住的,不管是公屋或居屋。而那裏的私人樓宇用地,我們的想法是日後建成的都是以中小型單位為主,都是適合香港人居住。

至於土地的問題,我希望大家都留意一點,就是住在這片土地上的居民所住的土地性質有很多不同,有些是他自己的土地,也有不少是政府的官地。在那裏受影響的大概有一千戶。在規劃署同事進行規劃時,都盡可能減少這規劃對當區居民的影響,但無可避免地有大概一千戶會受到影響。在這一千戶裏面有相當部分是在政府官地上、未得許可的構築物上居住的人士。

記者:今次衝突的主因是吳主席突然「剪布」,你們會不會溝通一下怎樣可以避免引發這些衝突?這是前期撥款,之後還陸續有來,有很多新界東北的撥款,如果每次都引起衝突,擔不擔心會造成更多民怨,令香港社會四分五裂?是不是要發展新界東北就可以不惜代價?

發展局局長:議會有它的議事程序,作為行政機關的官員,我說過是不會評論的,交給議會去做。

記者:財委會不止(要討論)新界東北,其實很多個局,有很多議程都已經「大塞車」。其他局的議程其實也很急,但看到下星期(會議)都會發生同樣的情形,你是不是不會以大局為重、考慮押後或撤回(撥款申請)?是不是堅持在會期完結前都不會撤、不會押後?會不會覺得這是沒有體恤民情,不以大局為重?會不會有個底線去考慮撤不撤?

發展局局長:我希望大家和議員們都以大局為重。正如我剛才所說,新界東北這個項目的前期撥款是三億多元,用來做一些前期的準備工夫,希望確保房屋和土地可以按時供應。同時,我們申請這撥款是不會影響現在在這土地上的人士,遷拆的時間不會因此而提早,所以我看不到為甚麼這項撥款不能夠獲批准。

記者:城規會是不是已淪為發展局的橡皮圖章?

發展局局長:這是非常不公允的批評。城規會是一個獨立的法定組織,有獨立的程序。我們做這個前期撥款申請時,有考慮到萬一日後城規會對分區規劃大綱圖有所調整,研究會包括這方面。

記者:很多議員因為這事而「拉布」,有900多項動議,會不會以大局為重,考慮押後(撥款申請)?因為還有其他醫院的撥款,或者一些勞工及福利局的撥款也會受影響。下星期你會不會親自上財委會?

發展局局長:撥款申請和排序是政府整體的決定,而我們的決定是不會押後這項撥款申請,原因我剛才已經說得很清楚。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4年6月14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21時42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