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和發展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內容(只有中文)(附圖)

以下是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和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今日(二月五日)下午視察兩幅擬作公營房屋用途的用地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發展局局長:各位朋友,大家都記得在施政報告裏面有十項短、中期措施,以增加土地供應,其中第一項是就GIC,即「政府、機構或社區」用地作檢視,看看那些可以拿出來改劃為住宅用地,剛才大家看的那些地就是例子。正如剛才的介紹,現在這停車場位置,原本在規劃上是用來興建一間中學。我們徵詢過教育局,知道在短期內都沒有計劃在這土地上興建中學。所以在徵詢教育局後,我們覺得這幅用地可以改劃為住宅用地。如果稍後教育局認為有需要興建中學的時候,我們會再另外覓地。

另外,先前跟大家在長沙灣看過的土地,屬另外一項在施政報告裏面的短、中期措施,就是就一些「休憩用地」進行檢討。那幅「休憩用地」在目前來說以短期租約租了給一個高爾夫球練習場。我們考慮到我們對房屋的需要,已經通知了該高爾夫球練習場,我們會在租約到期時收回土地,用來興建公屋。至於那幅「休憩用地」,我們會換過另一個地盤。那個地盤就在現時高爾夫球練習場的斜對面,面積一樣。所以在這動作裏面,我們提前把土地利用來興建公營房屋,亦絕對沒有犧牲地區內對休憩空間和社區設施的需要。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大家都知道現時全港對房屋的需求很大,政府的房屋政策的核心都是以持續供應作為一個主導。剛才陳局長都提及,我們會全方位找合適的土地,既有新開發的土地,亦都善用現有的土地資源。同時,我們亦都確定了未來五年的七萬五千個公屋單位的地方,以及由一六/一七年開始落成的一萬七千個居屋單位的土地。過去幾個月其實新政府是能夠確定了合適的一些土地去落實目標。在施政報告內亦已提及,現時開始已經確定了增加公屋的平均每年供應量,由萬五增至二萬,所以我們提出在二○一八年開始可以在五年內有十萬個單位的供應,這是一個至少的一個總產量目標。

近日我都留意到坊間有些評論指,因為我們現時每日都講供應,有些人擔心政府推一些新供應、一些新計劃,會否刺激起需求更多。固然社會上的需求我們相信是相當剛性的,但亦都希望在這個時候,若是談置業的時候,希望有關的市民都比較要真的考慮自己的負擔能力,因為昨日金管局的總裁都已作了評論,現時的置業負擔能力,從政府角度、從金管局角度而言,都是覺得有點憂慮。我們一直觀察按揭對入息的比例,其實現時超過了過去接近二十年的平均數,所以我們對樓市比較憂慮。當然,公營房屋,特別是出租的公屋,不關乎樓市問題,這是滿足社會上我們覺得低收入的家庭的需要。所以在此我希望藉機會再一次提一提市民,如果是置業時,都要看自己的負擔能力。

記者:有區議員反映這區的交通配套不足,已經有三個公共屋邨,如果再起居屋,可能會令交通壓力很大,所以會否擔心在區議會上的反對聲音會很大,有機會延遲居屋的發展?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想居民有一些的顧慮,會不會多了人口呢?又會影響到設施的負荷呢?這是很正常的。但是實際上,從房委會去發展任何出租的公屋或者居屋的項目的時候,都會做一個技術上的評估和一些配套措施的評估,包括交通的基建、對環境的影響、社區的設施,甚至是通風的情況等等,以確保多了人口,區內的各樣的配套設施,包括是社區設施、交通等等,都能夠承受得到。另外,因我自己也同時負責交通,我們很清楚,一些發展項目我們會做交通評估。

發展局局長:這個項目已經得到觀塘區議會的支持,在他們支持的同時我們當然亦都考慮到大家顧慮的問題。

記者:(有人說)八萬五可能會重演,你如何看這件事?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想社會上,或者市場當中,都有不同的人士會評論市場的狀況,當然我作為政府官員就不便置評。但總的來說,我們對樓市的走勢,都是關注的。好像上星期在立法會的致謝議案辯論當中,財政司司長亦再一次提市民要關注樓市過熱的情況。

記者:在預算案中會不會政府可能再有新一輪的打擊樓價的措施?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不是財政司司長,所以不可以回答這個問題。不過,政府的確很密切地留意樓市的發展,這不是一些評論所說的出口術,我們真的是很關注。當然,我們一直的立場都是說,如果我們覺得樓市的波動是過分的,熾熱的情況影響到宏觀經濟和金融體系的穩定性的時候,政府會作出相應措施。

記者:其實是否真的會再出招?網上流傳說,政府在星期五會有新招再推出,今日地產股也跌,市場正反映、正擔心政府是否會再出招壓抑樓市?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想我們不會評論任何這樣的揣測。

記者:如果沒有新招推出的話,即是好像上次的施政報告一樣,隨着市民期望出招的希望落空的話,反而會令到樓市更加熾熱?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想市民最重要是知道政府一方面,好像剛才陳局長所說,我們是有決心去增加土地的持續供應。另外,市民亦知道政府是一個負責任的政府,所以對於樓市的發展,我們的最終目標都是維持一個穩健、平穩健康的發展。所以,如果有一些影響到宏觀經濟的時候,當然政府要作出一些相應措施。

發展局局長:你們亦會發現過去一段時間,政府不斷將信息公布,讓市民大眾知道,未來幾年有多少單位落成、多少預售樓花申請已經批出、我們怎樣看宏觀經濟,這些資料希望讓市民掌握更全面的資訊,讓大家做重要決定是否買樓時,作出慎重的決定,亦考慮自己的負擔能力和風險。

記者:會不會延長公營房屋樓花期?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預售樓花方面是地政總署作審批,當然我們有既定程序,稍後陳局長可以作補充。至於房委會方面,原則上當然一種建議提出是否可能時間上可以長一些,但另一方面,我們要顧慮到時間愈長,購買者要承受將來市場的變化風險愈多,要作好好的平衡。

記者:其實局長剛才說過樓市這麼熾熱,其實政府有沒有打算再出招?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想我不方便回答這個問題了。我只能夠說,我們對樓市發展都是關注的。

記者:局長,其實現在已經找到地了,為什麼……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想關於今天大家在立法會看到我們上載了一份文件,說到我們未來這五年公營房屋建屋的計劃,有關一些細節,我們留待立法會開會的時候,我們同時再介紹。

記者:想問有關入息上限是否會調高?如果會,會不會令合資格的人多了,那三年上樓目標……是否更難?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入息上限的問題,你說的是輪候冊?這個房委會會在星期四的資助房屋小組會議討論的。我們每一年都會檢討輪候冊入息上限的計算,我們有既定的方程式。由於在上一年度,在討論的時候,房委會裏有一些委員都提到一些意見,考慮到究竟入息應不應該都考慮在內,所以會有一些建議給委員參考。這裏我不再說了,留待委員會討論之後看看結果如何。

記者:建屋時間上,其實找到地都要等到(二○)一九年,其實中間有什麼法定程序要做?其實時間表是怎樣的?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如果說建造方面,我們一般來說就是平整地基一年,上蓋的興建是兩年半,所以一般來說,你可以說四年內是起好的。但當然在建造之前有一些前期工作要做,譬如要諮詢地區意見,不過今次這兩幅地改變用途,都要諮詢區議會的意見,和有一些要去城規會(如果改變用途),城規會亦有它的程序去做諮詢的,所以有時候要多一點時間。

記者:今次兩幅用地有否縮短程序?

發展局局長:這兩幅用地,相信大家也知道,已得到區議會的批准,所以亦會比較快,及相信會順利通過。

記者:房委會有沒有像房協一樣收到有一些只得一百元收入的家庭?或是一些又沒有職業、又沒有收入的單身年青人士?和應不應該設下限?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近期房委會的白表免補價買居屋的計劃或房協的綠悠雅苑計劃,兩個計劃都收到相當數量的申請,所以我們對申請者的背景資料作出分析,因為在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裏面都有一些委員關注到,會不會有些申請者的入息是很低,或者資產很少,亦可能令他們其實都未必有能力去置業的,都提出了關注。目前的制度就沒有所謂入息或資產下限的,有上限但沒有下限,有些委員提議應該考慮這個下限,但這個等遲一些我們做了資料分析之後,在長遠房屋策略督導委員會再討論。


2013年2月5日(星期二)
香港時間22時24分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右二)和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左二)今日(二月五日)視察兩幅擬作公營房屋用途的用地。他們先聽取房屋署副署長(發展及建築)馮宜萱(右一)及規劃署荃灣及西九龍規劃專員陳偉信(左一)介紹擬改作公屋發展的荔枝角道/東京街的「休憩用地」。. 張炳良教授(左三)和陳茂波(左二)研究荔枝角道/東京街的「休憩用地」的位置圖。. 張炳良教授(右)和陳茂波(左)並視察彩興路地盤。.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