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內容(只有中文)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今日(十二月九日)出席一個電視節目後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記者:局長今日有政黨遊行要CY(行政長官)倒台,請問你怎樣看這件事?

發展局局長:香港是一個很自由的社會,我想大家都可以表達不同意見。

記者:之前一直有人質疑屋宇署對梁振英山頂大宅和唐宅有「大細超」之嫌,作為發展局局長你怎樣看他們的做法?

發展局局長:我跟屋宇署同事了解過,並不存在這情況。

記者:為甚麼覺得不存在這情況?

發展局局長:在六月時,有傳媒投訴說貝璐道4號屋下面有一個工人房,屋宇署同事到了現場看,看完後並沒有發現僭建工人房。不過在他們視察時,看見一幅牆有些位置不同了。當時他們不能確定這幅牆是不是僭建物,所以回去後,他們便發信給業主的授權代表去跟進索取資料,看看這幅牆是甚麼構造,位置不同了是甚麼原因。這做法和他們一般處理其他投訴是一樣的。這幅牆是在地面下,亦不存在有即時危險,所以他們在跟進時發了reminder(提示),即在業主未回覆前出信跟進的形式去做。

記者:但當日唐英年大宅你們立即入屋內處理,但為甚麼這次在出信後幾次都沒有回覆時仍未有下一步行動?

發展局局長:在唐先生約道的個案,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是在傳媒報道後,屋宇署第一次到場時不能進入屋內,過了幾日才能進入。屋宇署入內視察以後發勸諭信請業主處理僭建物。同樣地,在較早前梁先生發聲明談到該幅牆後,屋宇署同事在接着的第一個工作日已經跟進,亦在當時要求業主打開那幅牆讓屋宇署同事入內查看,視察以後同樣地發了勸諭信請業主處理僭建物。

記者:為甚麼CY的僭建物可以拖這麼久,唐先生的要立刻跟進?其實他(CY)這麼久都未有回覆,你們會不會有甚麼行動?最近又說赤柱那邊他的舊屋一樣有僭建問題,但屋宇署人員到場時也被拒入內;他一而再,再而三這樣做,你們會不會有甚麼跟進行動?

發展局局長:據我所知,貝璐道的物業沒有存在不讓屋宇署人員入內的情況。剛才你說赤柱的物業,我注意到行政長官在昨日回應傳媒時談到他並不知道屋宇署同事到現場視察,亦不知道當時赤柱物業管理處沒有讓屋宇署同事入內視察。他提到他會盡快與管理處和租客跟進,盡快處理這事。

記者:其實他(CY)一直都沒有回答你們,他說自己不知道,但傳媒一直有很多有關的報道,但他一直沒有回覆,其實你們接受嗎?

發展局局長:屋宇署同事在處理山頂貝璐道這兩個物業僭建事件裏面,是採取一視同仁的做法,不會因為,也沒有因為業主的身份而採取特別寬鬆或特別嚴謹的做法。

記者:想問一下剛才提到私人產業的保育政策,是不是局長都認為有所不足而想去改善?改善時會遇到甚麼困難?有沒有跟進時間表?

發展局局長:由保育何東花園這事件上看到,我們在保育私人產權的歷史建築是有難度的。以往在這方面,我們有好幾個成功個案。我們用的方法包括以地換地,或在原址讓業主增加發展密度,以令他們保留歷史建築。我們甚至試過用轉移地積比,換句話說將由歷史建築所在地的地積比率轉到另一地盤,讓業主不需要損失發展利益而把建築物保留下來。但今次我們遇到的問題是縱然我們提出了這些方案,如果業主不接受,我們有很大的困難。因為這是私有產權。即使把它宣布為古蹟,業主可以提出索償,這會牽涉巨額賠償。之前我說過,業主的估算達70億;我們內部粗略的估算大概要30億。但更大問題是賠償以後,這仍然是私人擁有的物業,業主說過一定不會讓公眾入內參觀。對公眾來說,花了一大筆錢而又不能參觀、不能使用,這樣使用公帑是否恰當是一個很大的考慮。就此,我們覺得從保育政策來說,我們需要有全面的檢討。我們的時間表是希望在明年下半年。在中間這段時間,我們會做一些研究和資料搜集。到明年下半年我們跟公眾討論時,大家有多些資料、有多些外國的參考做法讓大家討論。

記者:今日下午有政黨發起倒CY遊行,會否影響到整個公務員團隊的士氣?

發展局局長:在問責班子裏,大家也是全心全意,很努力地做好工作,因為我們知道市民對我們有期望,而社會發展到今日,有一些樽頸位我們要突破,所以我們會全力以赴。

記者:就東北發展方面,你剛才說會考慮一系列問題,是否即使面對有反對聲音,這計劃也會勢在必行?

發展局局長:香港缺乏土地是不爭的事實。我希望在過往幾個月,無論在立法會、在社會的討論中,大家也體會到這個困難。我們往前行,要解決居住問題,解決經濟發展所需要的用地,我們事實上需要很多地,除了新界東北新發展區外,其實我們考慮的還有洪水橋新發展區,亦有考慮在維多利亞港以外填海。我們看的不是這三、五年的事,而是十年、二十年的事。因為吸收這幾年的經驗,我們一定要有適當的土地儲備,才可以在社會有需求時,及時推出土地回應需求,令到樓價不會如此瘋癲地升。新界東北這個項目是眾多項目之中走得最前的,我們會繼續全力以赴去做。當然在過程中我們聽到了不同的意見,亦聽到有不同的擔憂,尤其是在新發展區裏面住的人和在裏面耕作的人的擔憂。我們會盡我們的能力希望可以調整規劃,盡可能兼顧他們的擔憂。雖然我們明白無論怎樣做,到最後總會有些地方因為發展的需要而我們沒法兼顧的,但總的原則是我們希望可以做到在這新發展區項目裏,不會有人因為我們要發展新發展區而無家可歸。另一方面,我們亦在檢討賠償機制,希望盡量兼顧得好一點。

記者:現在面對房屋需求比較高,剛才也講到是否可以在……計劃裏調高公營房屋的空間,可以調高幾多成?

發展局局長:我們會盡量調高公營房屋的比例。新界東北新發展區其實有三個地方,一個是古洞北,一個是粉嶺北,一個是坪輋/打鼓嶺。三個地方的環境不一樣,其交通、基建設施的配套也不一樣,所以很難用一個指標套用到這三個區。目前來說,我們估計公營房屋的比例,包括出租公屋和居者有其屋,一定超過百分之五十,而且可能超過不少;但是每個區份有所不同,在這階段未必適宜硬性去定死幾多是公屋,幾多是居屋,因為要看市場的需要。大家明白興建居屋後,住在公屋的朋友可以優先去抽,換句話說,該公屋又可以騰出來讓其他市民用。謝謝大家。


2012年12月9日(星期日)
香港時間16時34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