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行政長官公布房屋及土地供應政策記者會答問全文

以下是行政長官梁振英今日(八月三十日)在添馬政府總部地下演講廳聯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良教授和發展局局長陳茂波舉行記者會公布房屋及土地供應政策的答問全文:

記者:我想問「港人港地」方面,剛才提到現在市況極不尋常,會不會在下一季就開始推出「港人港地」政策?第二,就是「置安心」方面,現在是否已經變為名存實亡的計劃呢?這個計劃會否有收入的下限?即是以區別於新居屋政策?

行政長官:我先回答「港人港地」,「置安心」請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接着回答。

我對「港人港地」的立場沒有改變過。而「港人港地」的實施是通過在政府賣新地時加入「港人港地」這個限制條款,通過這個做法來執行。現在,我們正在進行法律的草擬工作,在準備好後,視乎當時市場的情況,在有需要時我們會執行「港人港地」政策。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有關「置安心」方面,正如剛才特首所說,我們看到目前社會上市民最關心的,是多些能夠符合他們負擔能力的出售房屋的供應。所以我們認為,要回應市民這方面很迫切的需求,所以就將這個原定首期「置安心」的項目,即青綠街這個項目,全部都用來作出售用途,亦都是以一個折扣價的方式。當然,剛才那位記者朋友亦說出,原定「置安心」計劃的目標群組的合資格人士,其入息是訂於四萬元或以下,沒有一個所謂最低的下限,這個因為「置安心」二○一○年上屆政府推出的時候,當時都沒有推出「新居屋」計劃,但有了「新居屋」計劃,的確是與「置安心」計劃的群組有一定的重疊,這亦都是現屆政府其中一個原因,覺得需要重新去檢視這個「置安心」計劃。

記者:其實想問一下,推出這麼多措施,目標樓價會回順多少?你說會繼續密切視察樓價,當有需要的時候再出招,其實標準或者指標是甚麼?要去到甚麼情況才會再出招呢?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當然政府不是有一個指導樓價的角色,但正如特首所說,我們是非常關心樓市的走勢,近期的價格大家都看到,上升的速度比較快,這亦是政府關心的問題。而我們覺得最根本來說當然是要增加供應,特別是一些短期供應,所以我們所宣布的措施,有很多項的目標都是鎖定在短期供應方面;但是,就中期、長期,我們都仍然進行大量的工作。在中期方面,大家會看到,例如把36幅GIC的用地改劃用途,轉作住宅用地,有數目超過10,000個單位,即11,000多個單位,這都是一個比較重要的舉措,向市場、向廣大市民顯示一個信息,政府是很有決心增加房屋供應。

記者:對不起,想問CY,其實這個「港人港地」政策,現時都已在草擬中,預計最快何時可以做到?你說有需要時推出,其實現時樓價已很厲害,連公屋、居屋都「炒」,二百萬的上車盤都已經沒有了,這個時候你是否覺得有需要為香港人訂立這個條款?同時,想問天水圍天頌苑方面,其實它本身的官司如何解決?那時業主都說可能買居屋的人其實也要負上一些責任,想問怎樣?還有一個問題,你短期有這麼多單位供應,你如何評估是否真的可以幫助紓緩樓市呢?

行政長官:我再談談「港人港地」,接着請局長說。有關「港人港地」的賣地條款的法律草擬工作已經開始了,這說明我們有決心執行「港人港地」政策。只要這法律條款一草擬好的話,我們可以隨時將此條款加入我們推出的新土地銷售條款當中,這亦是「港人港地」政策的靈活性。所以,理論上,只要我們的法律條文做好,賣地條款的條文一準備好,我們可以隨時推出的。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我講講天頌苑的情況,天頌苑有800幾個所謂剩餘居屋單位,過去因為天頌苑的業主法團和房委會之間有一個爭議,是關於管理費的責任,管理費用是一個很早年的責任,過去一段時間房委會和業主法團都進行了很多的磋商。房委會的立場,和房委會諮詢了很多的法律意見之後,認為房委會有充分理據不接受業主法團所提出的申索。但怎樣都好,房委會認為,不應該因為這樣就把這些寶貴的房屋資源放在一旁不用。所以關於出售天頌苑,假如將來業主法團提出司法訴訟,要追討管理費用,可能到最後要到法庭的。房委會會全力承擔任何訴訟所產生的法律責任。所以這個因素都會寫在我們將來的售樓說明裏,很清楚告訴買樓的人知道這個法律上的責任,牽涉這個爭議的法律責任是由房委會承擔。至於供應方面,當然我們這次宣布的短期中期的措施會增加很多供應,當我們認為這都是市場可以承受到,亦都是市民期望政府可以做到這樣,因為回看過去一段時間,市民的呼聲是希望政府能夠早點推出無論是私人樓抑或公營房屋。

記者:想問加快審批預售樓花方面,如何確保地政總署的人手足夠?或者發展商是願意配合,譬如說交齊文件、願意提早賣樓呢?另外想問公屋的短期措施,其實也只有180個單位,又如何回應基層市民的訴求?「港人港地」要是真的通過法律條文,規模可以做到多大呢?

行政長官:發展局局長,然後請運輸及房屋局局長。

發展局局長:加快審批預售樓花申請,一方面在地政總署本身可掌握的範圍內,我們會檢討相關程序,抓緊時間做快一些。另一方面,地政總署的同事會與地產建設商會聯繫,就一些行政上的措施,如何利便操作,大家會進行溝通。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在公屋方面,大家不要將重點只放在例如柴灣工廈的改建,即有180個公屋單位。這點只是主要向大家展示,政府有決心,任何可行的方法能夠讓我們增加公屋供應的,我們都會去做。事實上,我們原定未來幾年的公屋供應目標一直沒有改變。在未來五年,我們會供應總共75,000個新的公屋單位。將來如果有更多的資助出售房屋供應,而有部分住在公屋的居民轉到這些出售的單位,原有的公屋單位便會騰空出來,這便可以幫助公屋的流動和供應。同時,正如剛才特首所說,中期措施的第三點,亦即將長沙灣一片休憩用地,先行用作公屋發展,等如2,300個單位,而稍後以另一片土地作休憩用途,亦即將供應速度加快了兩年。此外,剛才特首在第四項中期措施中提到,我們會將36幅GIC用地改劃作住宅用途,若果做得到,我們談及的總數有11,900個公、私營的單位。這些都是在現有75,000個單位之上的。故此,在公屋方面,一方面,我們希望在現有目標之上有新的增加;第二,希望在總量方面,部分能夠加速供應的,都盡量加速。

行政長官:也許我補充一句。對不起Paul,你先說吧。

發展局局長:剛才你提到的數字,表面看好像很少,但你必需要了解,這是在很短時間之內,大家齊心合力,第一步讓大家看到我們的決心,以及採取的措施。就以活化工廈為例,剛才特首發言時也談到,考慮讓一些公營機構,例如房委會和市建局,他們在改變和重建工廈作為住宅用途方面有經驗,我們會要求有關部門積極探討如何去幫助他們,如果目前有一些是礙於城規或建築物條例的限制而未能善用這些工廈或土地,我們會作出配合和幫助。同樣道理,剛才所說的GIC地盤,在短時間內其實已經做了剛才大家都知道的工夫。在這方面我們會繼續做下去。

記者:剛才提到36幅GIC地,其中有一些已經進行改劃,現在你提到的11,000伙,未進行改劃的還有多少?過往進行改劃時已經遇到不少地區人士反對,剛才梁先生呼籲地區人士要支持,有沒有一些具體或實質的做法令社會支持呢?另外,剛才提到會檢討城規或建築物條例令活化工廈做得更好,具體來說,現在哪一部分的城規或建築物條例會限制了活化工廈措施?最後,剛才提到加快預售樓花審批,雖然陳局長說會與REDA(地產建設商會)緊密聯繫,有否目標如希望申請在多少時間以內會批出,或有任何具體措施呢?

發展局局長:預售樓花申請方面,有些時候審批時間較長,問題不一定在地政總署,有時候是發展商提供的資料未必完全足夠,不過,我們準備與地產建設商會溝通,大家有一個機制,就審批過程中一些常見的問題,大家去磋商如何將這些手續做快一點。至於剛才提到的GIC地之中,有十幅已經規劃或改劃為住宅用途,其他我們正在做工夫。這方面是需要到地區去,正如你所說,地區人士可能有些關注,我們需要與區議會聯繫和商討,亦盡量找辦法解決他們的需要,例如一些地方,在一個範圍內有不止一個GIC地盤,其中一個想法可以是將幾幅地用得更好,其中一幅如滿足了「政府、社區及機構」要求,其餘的如果得到區議會的同意就可以用來興建住宅。

記者:已規劃或改劃為住宅用途的,將可提供多少住宅單位?

發展局局長:我手上沒有這個資料,稍後可以補給你。

記者:我想問,其實十項措施內,短期內即時供應其實得約1,800伙,會否覺得政策力度短期仍然不能夠回應市場訴求?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其實不只1,800個。當然你所說1,800是指800個剩餘居屋單位、1,000個(來自)青綠街項目,但正如剛才陳局長所講,我們加快審批預售樓花申請,其實現在地政總署已經處理一些申請,當中涉及約9,000個住宅單位,如果在那裏加快,亦等於有9,000個住宅單位早些進入市場。

發展局局長:另外,地政總署最近批出了一個項目,約有1,000個單位可以預售樓花。希望大家注意剛才特首發言也說到,在樓市方面,我們覺得資訊透明是很重要的,第一件事大家都知道的,是今屆政府下了決心,有計劃向市場長期和持續地供應土地,因為這是解決房屋短缺的一個最根本做法。另外,剛才所說的一系列措施,雖然數字上大家覺得未必完全有大作用,但卻能讓大家知道未來三至四年有65,000個單位,未來不論是GIC、工廈活化、規劃等方方面面,我們也會全力以赴作深入、全面的檢討,看看如何向市場提供多些土地。

記者:我想問特首會否因為之前你太早公布推出免補地價的措施,令現在的樓市上升得失控?會否覺得自己有點兒過失?第二,就是想問在短期內可以看到大約有20,000個單位,長遠即四年內共有67,000個單位,會否怕推倒樓市?或者你會如何評估成效?會否希望樓價下跌至低於九七年時已經算成功呢?

行政長官:首先談談5,000個白表人士可以免補地價購買居屋。熟悉居屋市場和住宅市場運作的朋友,都已經多次公開說過,這個政策是不會造成居屋的樓價不合理地上升。當然,居屋亦是我們整體房屋的一部分,大市上升時,它們亦會跟着上升。原因為甚麼它不會不合理或不應該不合理地上升呢?因為在我的政策下,居屋如果要在公開市場上售賣的話,是需要補地價的。只要大家清楚這一點,就不會有你剛才的問題中的說法。政府的措施就是為了滿足市民的住屋需要,我們是穩定市場,所以亦不存在你問題的後半部的說法。

我或者在這裏趁這個機會總結一下。聽到大家新聞界朋友的提問後,我覺得這些提問都非常好,亦說明大家與香港社會其他市民一樣,都很關心樓市的健康發展。我本人與特區政府都知道香港社會是存在,而且應該說是積存了一段比較長時間的房屋問題。最近一段時間,由於樓價上升、租金上升的速度較市民收入的上升速度要快、要高,因此住屋這個問題更突出。所以第一點,我知道,政府知道,住屋是一個大家都十分十分關切的問題。

第二點,政府作為土地規劃者,作為土地主要供應者,亦作為樓房發展計劃的審批者,政府亦有責任去做事的。這就是我想說的,一是我們知道,第二是在這方面我們是有責任的。

過去的兩個月,我與特區政府在這個問題上做了些甚麼呢?在過去的兩個月,我本人與我們政府有關的部門,由我們負責金融市場的部門到負責研究經濟、研究地產市場的部門,更不用說我們的房屋部門和發展、規劃、地政等部門,在過去兩個月來說,房屋與土地供應是我們工作的一個主要重點。只在過去的星期日,我們二十多人在政府總部開會,都是政府內部的高層官員,就剛才與大家匯報的問題作又一次的、全面的檢視。我們在過去的兩個月,就過去政府政策的成效,我們做事的方式、方法和程序等,作一個比較完整的檢視,而且各部門之間,因為涉及的部門實在相當多,大家統一了對房屋問題的認識,對房屋問題的本質的認識、程度的認識等,而且我們跟着引入了一些新的思維,剛才所舉出的十項措施中,大家看到當中有一些是我們用一個新思維、新方式去做事,這些都說明,剛才兩位局長都說過,我們與大家一起去解決問題的決心。

下去在很多工作上都仍然希望大家能夠多些給意見、建議,提點政府。更重要的一點,我剛才在開場發言時都說過,在我們執行某一些決定時,包括我們在地區上把某些GIC用地重新規劃作為住宅用地,我們是需要地區人士的認同、支持和配合的,所以下去的工作不單止是我本人一個人的工作,不單是兩個局的工作,不單是政府的工作,而是整個社會的工作,希望我們能夠齊心,一起去解決好眼前的、中期的,以及我們長遠的住屋問題。多謝大家。

(請同時參閱答問全文的英文部分。)


2012年8月30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23時41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