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與傳媒談話內容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陳茂波今日(八月十日)會見傳媒的談話內容︰

各位朋友,過去兩星期,傳媒就我和家人的物業投資活動有很多報道,我和太太發了聲明回應查詢。現在我就大家關心的數點,再作出一些說明。

關於上海街和大角咀兩個物業被違規改建和經營劏房的回應,本人較早前就大角咀和上海街兩個物業,承租人涉嫌違規改建、經營劏房一事,作出「不知情」的回應,是針對上述物業的現況。該兩個物業被租客涉嫌違規改建和經營劏房,我們事實上是不知情的。

「景捷發展有限公司」在一九九四年成立,我是在一九九七年十月辭任董事,並沒有跟進它的租務詳情。以上海街物業為例,當年買入時並沒有分租的情況,該物業被違規改建和經營劏房,是後來的事情,我並不知道。

八月五日晚上的補充聲明,目的是要澄清,當年大角咀物業買入時是連同租約,內有分租住客,我是知悉的。但當年的「分租單位」並非現時所謂的「劏房」。當年,舊區內的分租單位多為板間房,分租戶共用廚房、浴室等設施。不過,我同意任何涉及違規的改建,都應該依法處理。

我在八月三日和八月五日晚上聲明所說的都是真話,可能由於我表達得不清楚,引起了連番誤會,我對此感到非常遺憾。

就我和家人在香港物業投資活動的查詢,我想指出這些活動主要在一九九○年代發生,我家人自從二○○五年開始,即大概七年前,已經沒有在本地買物業。

過去十多年,我逐步增加投放在社會服務方面的精力,淡出生意。除了會計師行的業務外,家庭的資產很久前已由太太擁有和管理。二○○八年我當選立法會議員後的一年,更把自己的會計師行跟別人合併,騰出更多精力,以便全心、全意、全力做好公職,人生下半場,我是以服務社會為主軸。我在立法會的議員利益申報表上已反映了上述情況。

未來,我會繼續勇於任事,全心、全意、全力做好發展局局長的工作,以成績來報答大家的託付。

我希望大家明白,我太太是特許公司秘書,她有她的工作和投資,但為了釋除公眾的疑慮,我太太已決定賣出全數在舊樓投資方面的權益,她現正與股東磋商,並會很快落實。

我和太太承諾日後除自用目的外,我們會絕跡香港物業市場。

此外,就防止利益衝突這方面,特區政府現時有以下的機制:

* 「政治委任制度官員守則」中就防止利益衝突,包括投資/利益的申報和處理,列出了明確的規則,我在執行職務時定必遵守。

* 大角咀和上海街兩個物業涉嫌被違規改建和經營劏房,屋宇署會按依法辦事,以一視同仁的精神,根據《建築物條例》及現行的執法政策,不偏不倚地採取執法行動,並不會因業主的身分作任何特別安排。

* 有關個案涉及我的家人,屋宇署並不會向我匯報他們就有關個案的工作。

對於傳媒的查詢,我的宗旨是盡量解釋和交代。由於傳媒上星期對「景捷發展有限公司」的查詢是涉及遠至一九九四年,即大概十八年前的事情,而我自一九九七年十月,即大概十五年前,已辭任董事,回應前事實上需要向「景捷」查詢,以便釐清事實,了解情況,而「景捷」亦要翻查資料,才能給我回覆,所以上星期日的聲明定稿時已較晚。但由於不想拖延,故在上星期日晚上盡快發出。由於發出時間晚了,為大家在報道事件時帶來很多不方便,我衷心致歉。我明白新聞界的關注,並會汲取經驗。

我感謝連日來傳媒對我和家人物業投資方面的查詢,我非常樂意接受大家的監察、各位巿民的監督。對於今次事件引起公眾的疑慮,我和太太感到很遺憾。

記者:到了今日,你的答案仍然與你的書面聲明一樣,究竟公眾要再給你多少次機會?你覺得除了遺憾外,是否需要向公眾致歉?

發展局局長:我兩次所說的都是實話,我覺得今次我在表達方面不清晰,令大家引起連番的誤會,我覺得很遺憾。

記者:如果不是有媒體去翻查你的買賣合約,在公眾的印象中,依然是你完全不知道劏房的事情,你如何說服公眾你第一次出來交代時不是誤導他們?

發展局局長:各位,由你們查詢的時候,到我出來跟大家說,其實時間很短。正如我剛才跟大家說,我在十五年前離開了這公司,而我太太也只不過是這公司的其中一位股東。大家查詢的資料,我們要向公司問,時代亦很久遠,因此,在你們一直跟進查詢時,我們要「景捷」翻查資料,自己亦要從公眾記錄中翻查資料互相確認。不過,我可以跟大家說,在這事件上,我第一次回應大家的時候,因為大家是問我這兩個物業被一位租客改建經營劏房,我聽到後,事實上是很錯愕的,是不知道,所以有第一個回應。

記者:你是否在玩弄文字遊戲在狡辯呢?很多政黨也要求你下台,你覺得你還有沒有誠信去出任局長?你如何回應他們?

發展局局長:正如我剛才跟大家所說,我兩次所說的都是真話。至於這事件的發生,在過去這兩個星期,我事實上想了很多,亦可以說思前想後,亦睡不安寧。我明白大家的期望,我亦明白大家對這事情的關注。不過,我服務香港的心沒有變,我會繼續全心、全意、全力做好發展局局長的工作,用成績來報答大家的託付。

記者:你可否交代究竟「景捷」買過多少舊樓單位?有多少有劏房?有多少你知情?有多少你有參與?可否一次過交代?

發展局局長:我要交代的已經交代得很清楚。

記者:市民覺得你以「擠牙膏式」回應,你是否在玩弄文字遊戲、在「捉字蝨」呢?你如何向公眾解釋,讓市民有信心你可以出任局長呢?

發展局局長:我絕對不是「擠牙膏式」的回應,而是很心急要回應大家查詢。在很心急回應查詢時,在搜集這些物業資料方面,各位朋友,我們是在討論十多年前的事,有很多物業據「景捷」所說已經出售,要找相關的資料並不容易。我覺得我已經盡我能力找相關的事實,然後跟大家說。

記者:你是否知道有劏房一事是不需要時間去查的,為何不在第一次就跟大家說清楚?

發展局局長:我希望大家明白,正如我剛才的發言中指出,當年在舊區的舊樓,有分租戶並不是一件特殊的事情。當年這些分租單位與今時今日我們所說的劏房根本是兩回事,當時這些舊區的分租單位,很多時也是板間房,大家共用廁所、廚房,與現在大家所說的劏房是兩回事。

記者:該兩個物業有否涉及違規經營?是否完全符合防火條例、建築物條例?結構上是否完全沒有改動?

發展局局長:我不知道當時買入這些物業內裏的情況,我沒有去過。

記者:其實現在是誰負責租務情況,可否交代一下?因為你表示你完全不知道情況,可否向大家交代清楚,究竟是誰負責此事?我們可以找誰來知道整件事的真相?

發展局局長:正如我太太早前發出的聲明所說,租務事宜由另一位姓區的家族股東負責。

記者:市民對你已經信心盡失,會否覺得留下來會成為政府的負資產?

發展局局長:我明白市民的關注、期望和批評,我虛心聆聽。同時,我亦收到一些鼓勵的說話。正如我剛才所說,展望未來,我會全心、全意、全力做好發展局局長的工作,用成績來報答大家的託付。

記者:你早前說可能會休假陪女兒開學,現在會否取消休假,留港處理事件?

發展局局長:我準備在本星期日離開香港數天,下星期日回來。大家早前可能已聽我說過,我想跟女兒去開學,以及趁這機會探望患病的老人家。天下父母心,我希望大家理解。

(請同時參閱談話內容的英文部分。)


2012年8月10日(星期五)
香港時間19時48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