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發展局局長談維港以外填海(只有中文)

以下為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今日(一月七日)就維港以外填海與傳媒的談話內容:

發展局局長:幾日前我們提供了一些在維港以外填海的進一步資料,這幾日我也聽到社會上有一些回應,所以今日想跟大家綜合談數點。第一是有些意見指我們為了支持維港以外填海,是否高估或誇大了人口的推算及香港未來對土地的需求。在這方面,首先現時的人口推算是直至二○三九年,我們的規劃部門也是按統計處作出人口的推算估計,但大家要明白在未來我們對於土地的需求是非常大的,除了住房的需求,也要配合香港的經濟發展、社會的需要和新產業對於土地的需求。另外,即使我們用今日對於土地的需要,或許也未能夠滿足市民的要求,因為大家也聽到,很多人也說現時香港的人均居住面積也不是很理想,所以能夠開拓更多土地,改善市民未來在住房和社會服務設施方面能夠有更大的空間,我覺得這工作應該會得到市民的支持。

此外,現時這些人口的推算是非常長遠的,談的是未來三十年,所以數據最終會否有些偏差,其實不影響我們的工作,因為是如此大的數字,所以我們覺得純粹因為不相信這套人口和土地的推算,便認為我們不需要啟動這些討論是不太成立的。另外,大家也記得,行政長官在早前提出了一個概念,就是希望現時做足準備工夫,為香港建立土地儲備,我聽到的意見全部都是贊成的,都是覺得為香港的未來長遠發展,有一個土地儲備是比較優勝,至少能夠有能力去應變如果突然有其他對土地的需求。但是,如果因為純粹一些數字的推算而不去啟動這討論,我自己覺得或許對於香港的長遠利益來說,是一個很短視的看法。

第二點我聽到意見是香港有大量土地,我們只是發展了百分之二十四,為什麼不去做其他土地,而要考慮在維港以外填海做地呢?就這一點,這一兩年來,我們發展局也不斷與大家分享香港土地使用的數字。沒錯,現時已發展的土地大約是百分之二十四,大家也不要忘記有一些我們很珍惜的郊野公園、濕地公園、或者是一些其他有保育和綠化價值的地,所以撇除這大約百分之六十多的土地,我們能夠發展的土地是有限制的,但不等於我們不可以造那些地,所以我今日再跟大家說,我們現時可以說是多管齊下,不會放棄任何一個可以釋放現有土地作發展空間。所以在行政長官去年施政報告的六大措施中,填海只是其中之一,其餘的五個措施和早前已經開動了的新發展區的規劃研究,即新界東北「三合一」新發展區、洪水橋、以至東涌新市鎮的進一步發展,這些林林總總的工作也在進行中,但不能夠依靠這些工作一定可以完全順利推行,即使順利推行,或許也不能提供到足夠的長遠土地供應,所以在多管齊下、未雨綢繆的態度下,我們覺得在這時候有充足的時間與公眾討論在維港以外填海,是政府負責任的做法。

大家也不要忘記,我在去年十一月啟動今次維港以外填海和岩洞發展的活動上,我曾經提過今日談維港以外填海還有另一個目的,就是為我們產生大量的建築填料找出路,大家會記得,我說過我們每一日也用很多的躉船將香港的建築填料,運到一百七十公里外的台山去填海,所以這對於環保不是一件好事,我們也要在自己的境內尋求出路,以處理這些建築的填料,以及當然還有處理污泥的問題。

第三個聽到的意見是,如果真的要在維港以外填海,也不用填那麼多,現時說有二十五處或許可以填海的選址,又說不夠資料,質疑我們公眾諮詢的過程是否有誠意,這更加要強烈回應,因為近幾年發展局是非常重視公眾參與,單單在編制新的市區重建策略時,便花了兩年多的工夫,才在去年二月達成了有社會共識的新市區重建策略。所以幾日前提供的二十五處可以考慮填海選址,主要由於我們在十一月開動了討論,即第一階段的公眾參與,聽到了很多意見,特別是一些專家和學者的意見,指在完全缺乏具體選址的情形之下,很難幫我們討論以後在維港以外填海選址的準則,亦不能夠豐富此討論。所以純粹基於這考慮,土木工程拓展署發放了這四大分類的可行填海方案,包括造人工島、島的連接、已經填海的海岸線再填海,及從未填海但不屬於要保護海岸線,可以填海,希望能豐富討論,讓第一階段在二月二十九日完結之前,有更具體和充實的回應。

下一階段工作是在當完成了第一階段,便會整理收到意見和資料,就這些比較具體的選址有什麼看法,希望在年中我們便會提出一系列填海選址的準則,或者在這二十五個選址中,在早階段撇除了一些大家也覺得不適合的方案,集中大概十個的名單,再慢慢研究和向公眾諮詢,但即使在下一階段出了這十個選址,都不是必須要全部做或確定一定做,只是用來讓公眾有進一步的討論地方。時間上,維港以外填海的討論不爭朝夕,但如果迴避這問題,我覺得是沒有顧及香港的長遠利益,而啟動討論後亦不能長期議而不決,因為建立土地儲備應付香港未來人口增長及其他方面的需要,是至為重要的。由於這討論是比較具前瞻性及長遠性,我要求了相關部門,進行公眾參與時候要特別注重年青一代,例如是學生的討論。土木工程拓展署稍後會舉辦特別給老師的研討會,亦會邀請老師實地考察我們如何處理岩洞和填料工作。早前我們已經把有關公眾參與的資料透過教育局發放予全港學校。我認為現在是一個好時候,既沒有迫切性,可慢慢討論是否可以透過維港以外填海,為香港未來發展建立土地儲備。

還有一點可能大家有興趣想問我們的意見。今早我聽到香港旅遊發展局主席田北俊先生表示高興見到來港旅客數字上升,但在硬件上,特別是酒店上的配套不足,他想知道政府在活化工廈方面有何工作可做。事實上在幾年前我們已經掌握這情況,所以在本屆政府開始時,我們突破性會賣地指定作酒店用途,因為如果買了一塊商業地,或許會選擇興建寫字樓;如果買了綜合發展區用地,在現今情況下便一定會興建住宅,而不會興建酒店。所以我們有一套政策措施,政府推出的土地會指定作酒店用途。單在二○一一/一二財政年度,我們已經成功售出三幅指定作酒店用途的土地,可以提供超過一千五百個房間。另外還有一幅綜合發展土地,有一部分亦指明要做酒店,所以今年對酒店用地的供應都相當不錯。

另外在活化工廈方面,截至今日為止,我們透過改裝和重建,已經批出五個酒店項目,另外還有三個申請還在處理當中。我們在幾大途徑上都爭取多提供酒店用地。

記者:特首在上海表示會研究驗新樓時加驗退伍軍人菌,建築署是否正考慮這方案?

發展局局長:目前我們先配合衞生防護中心在抽水樣本檢驗結果,再配合大樓建築方面作進一步分析,了解後才知道下一步的工作。但目前來說,正如我公開說過,在食水標準方面,水務署的檢驗工作是按衞生防護中心給予的專業意見,沒有做退伍軍人症桿菌的檢驗。一般的檢驗工作都是由機電工程署針對淡水冷卻塔,因為那是一般比較容易滋生桿菌的地方,有定期抽驗及檢驗工作。當然我們每次也會掌握新知識和新經驗,所以我們會按行政長官的要求,在下一步工作研究。

記者:填海方面,有團體質疑填海後的土地將來會成為豪宅,實際成效有多少,成本會否太高?配套方面的情況?

發展局局長:第一,今次啟動維港以外填海,在土地用途方面,我們傾向的看法是在大家同意為香港製造更多土地後,特別是土地儲備,維港以外填海是一個我們可用的手法,可以即時解決填料找出路的問題。但到了填好地後,怎樣去用,則會再啟動另一個公眾程序,特別是城規的程序。例如填好的土地,其地帶該是住宅、商業還是GIC(government/institution/community),這方面會繼續深入討論。但恐怕市民常常會將我們長遠的工作援引到今日的現象,但我看不到填海後一定會興建豪宅,因為我們必須要滿足整個社會各方面的需求。

至於成本方面,我們要進一步研究,可能選址上其中一個考慮因素。但請大家不要假設不用填海方案是比較便宜,現在沒有一個造地方案是簡單、便宜和沒有爭議的。我們現在手上有多個造地方案,每一個也有爭議性,例如開拓洪水橋這新發展區,今天下午便有公開論壇,但論壇還未開,抗議的人便來了,我們已經收到通知現場會有洪水橋的村民或商戶會就洪水橋發展表達其反對。總括而言,在尋求土地開拓方面,我們會本着迎難而上的精神,亦希望透過更多公眾參與,可以為香港未來發展找到一條出路。


2012年1月7日(星期六)
香港時間15時56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