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立法會:發展局局長就善用興建郵輪碼頭契機發展九龍東為商業及旅遊區議案辯論的總結發言(只有中文)

以下為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今日(十二月十五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善用興建郵輪碼頭契機發展九龍東為商業及旅遊區」議案辯論的總結發言全文:

主席,各位議員早晨,今日再有幾位議員就「起動九龍東」的發展表達意見,我亦希望能逐點回應。首先我要指出,當我們起動九龍東的同時不是等於將所有的專注力、工作和資源都投放在九龍東而忽略了香港各區的發展,即使我屈指一數,同一時間由發展局牽頭或參與的區域發展項目都不少,包括有應付我們未來人口需求和房屋需求的新發展區,分別位於新界的東北和新界的西北,亦有二○○九年為了今日我們最重要的核心商業區注入一些文化和文物保育元素的「保育中環」,亦當然包括由西九文化管理局牽頭的「西九文化區」的發展,以及我們即將於今年年底完成的港島東發展,這些都牽涉大量的規劃和建設的工作,我可以在這裏向各位說,當我們推行「起動九龍東」的同時,我們亦會繼續推進這些工作,但畢竟如果要將啟德的契機作為一種動力注入舊的觀塘和九龍灣的工業區,我們覺得選擇一個綜合和有遠見的方法和取態是適合的。

陳偉業議員在支持「起動九龍東」這概念發展的同時,亦質疑這是否只是行政當局在沒有規劃程序下提出的意見,他亦花了一些時間複述在過去十年香港做了的都會計劃,容許我作一個較為詳細的回應。二○○三年特區政府發表了「都會計劃檢討」第二階段的研究,當時提出如陳議員昨日說會在荔枝角、新蒲崗、觀塘、鰂魚涌、柴灣等傳統工業區推動商業及辦公室發展。只此而己,不是如今日「起動九龍東」是整個區域性的起飛,而往後我們亦按這政策作法定的規劃程序,由城市規劃委員會修訂有關上述幾個地區的分區計劃大綱圖,將本來在新蒲崗、觀塘、鰂魚涌、柴灣等傳統工業區的用地,由原本的工業用途改劃為商業或商貿用途。在商業和商貿用地的土地用途規劃下,發展商可以在重建工廈時透過我們的鼓勵對環境作出種種的改善,我們亦透過城規會的第十六條規劃申請容許有其他非工業用途可以進駐工廈裏,當然最近的措施是去年四月推出的活化工廈的措施,在規劃的安排之上再注入如何在土地的安排上為這些活化的工廈提供另一個契機。在二○○七年我們完成了《香港2030 規劃遠景》的研究,其中關於辦公室發展,在這研究的第11.4.4段是這樣說:「我們亦在啟德機場舊址預留了商業地盤可在中長期發展為新的辦公室樞紐。新辦公室樞紐將可配合部分傳統商業中心區用家的需要,並可與鄰近的九龍灣和觀塘商業區產生協同效應,這兩地區正從工業轉型至商業區。」在二○一○年規劃署完成了一項就香港未來辦公室需求和用地供應的報告,顯示辦公室需求是强勁的,而近年的供應亦集中在九龍東。同年規劃署亦進行了九龍東商業機構的調查,顯示區內的商業機構選擇營商地點和樓宇的意向,九龍東是一受歡迎的地點。到二○一一年,即今年二月的《財政預算案》裏,財政司司長亦提出了在傳統中心,商務區以外發展辦公室的樞紐,啟德、九龍灣、觀塘亦被提及。

隨後發展局在三月舉辦了一個大型的香港辦公室發展研討會,持分者都同意香港應該大力提供辦公室的用地來應付強勁的需求,亦期盼政府不可以完全靠市場來主導,必須要用遠見、視野、規劃,以配合這些策略來發展香港核心商業區。這種種工作,到二○一一年十月最後由行政長官的《施政報告》裏提出了「起動九龍東」這個發展方向。所以總體來說,「起動九龍東」的發展建議是完全符合過去的規劃程式和規劃意向,亦與都會計畫和香港2030研究策略的建議均一脈相承。

李慧琼議員亦好像我所預見,重複了她早前的訴求,希望我們「起動九龍東」的範圍不是鐵板一塊,是可以包括在九龍城和其他的舊區。好像我剛才說,在我們做「起動九龍東」商業發展區的同時,我們不會忽略在舊區裏需要做的市區更新。所以今天的九龍城區已經是我們放了在市區更新工作裏面最重要的一個區域,亦為此成立了一個市區更新平台。我相信當我們一邊做啟德發展的時候,九龍城區的舊區更新也在進行,往後這兩區是可以有一個協同效應或某程度上的結合。

劉秀成議員提出的概念正正是昨天一份社評所提到的,其實我們不單有九龍東,我們也有西九龍的文化區。我們也有傳統的中環核心區,再加上中環的新海濱,這份社評將這三個地方形容為「鼎足而三」。其實這將會是香港最重要的未來發展,這三個區域將會受惠於延綿不絕的海濱。所以劉秀成議員在過去幾年在立法會的海濱事務委員會都給了我們很多寶貴的意見,怎樣可以令我們的海濱美化工作做得更好。海濱事務委員會亦按早前向立法會發展事務委員會和海濱小組的匯報正進行一系列工作。這些工作亦配合今年七月立法會動議辯論裏通過了的一些議案,包括我們已經着手研究如何成立海濱管理局來做未來的規劃和管理工作。在這些工作裏,我們當然非常重視社區的參與。

劉健儀議員提到在這區域裏的旅遊潛力,這在謝偉俊議員的原動議和他的發言裏面都已經很強烈表達出來。特別就酒店的配套我在此重複,其實酒店的發展將會是受惠最大於工廈活化的行業,因為很多的工廈活化申請和現時在城規會處理的申請都是希望作酒店用途。而由於整座工廈活化是免補地價,對於做酒店的商業契機是存在的。正正由於這樣,我們在今年完成中期檢討後,在明年會有幾項優化措施。這幾項優化措施將會更有利於酒店改裝,即把工廈改裝成酒店。例如我們容許可以改動工廈構築物,以改裝成更寬敞的酒店大堂,以至其他方面都可以做。

文物的潛力在這區就更不用說,除了有各位議員提到極具考古價值的龍津石橋外,其實啟德發展區和鄰近範圍亦有數幢建築物和構築物同樣具有歷史價值,包括一個消防局B和相關碼頭,跑道中間部分的風竿、九龍石、機場碼頭、舊跑道、魚尾石和宋王臺的石刻,當局會在接駁這些地點的行人通路網絡內,選定若干連接的通道加以發展和改善,成為供市民和遊客遊覽的啟德文物徑。這條文物徑會延展到附近的地區,連接現有的文物遺產,包括馬頭角的牛棚藝術村、九龍寨城公園,以及黃大仙的衙前圍村,並會貫穿公園和購物街,讓遊人前往這區的時候,能夠同時享受不同的樂趣。

劉健儀議員亦提點我們運輸基建方面是至為重要的,但就我們現時提出公眾諮詢的環保連接系統她也有幾點關注,包括噪音、走線,以至啟德水道和為觀塘避風塘可能帶來的影響,和我昨日所說財務方面的關注。我想在此特別提出,每一次我們做這些基建項目時,或許不能夠拿到百分之一百的共識,某程度上的取捨是無可避免的。劉議員提到我們這條橫跨啟德水道,即接駁觀塘市鎮和啟德跑道末端的橋只是淨高約二十一米,所以或許未能讓擁有高桿的漁船能夠在避風時期進入避風塘,這是事實的。但如果要做到可以完全保留今日觀塘避風塘的用途,這條跑道、連接跑道和觀塘的橋,以至整個環保連接系統,可能也不可以做到。我們在明年初做公眾諮詢時會向各位詳細介紹,這也是我在這裏必須要先提出,到時真的要作出取捨。所以湯家驊議員說我好像變了口風,以前是很熱切希望有這條單軌列車,現在又或者不會建,其實建不建並不是由我決定,我相信最終會由廣大市民和本議會按着市民表達的意見去決定,但由政府牽頭做的重要工作,是提供全面的數據,協助市民作出明智的決定。

最後有幾點關於湯議員的意見,我或許有不同的看法。湯議員好像說我們花了這麼多精力做的啟德發展區或啟德旅遊中心,只是一個讓遊客通過而非停留的地方,這並不是我們規劃的原意。啟德的旅遊中心不是轉折的地方,它本身應該能夠有條件成為核心的旅遊中心,所以今次「起動九龍東」,我們完全沒有因為想做一個核心商業區而影響啟德旅遊中心的潛力。在啟德發展區內,除了有住宅、醫院、體育館等這些多用途設施外,亦預留了接近一百萬平方米的非寫字樓的商業用途,即包括一個五點九公頃、在郵輪碼頭後面、稱為「Tourism Node」的旅遊中心地段,可以提供二十二萬九千平方米的酒店、餐飲和購物的樓面面積。我們「起動九龍東」成為核心商業區的寫字樓供應,應該是大部分來自觀塘和九龍灣的轉型,那裏除了今日的一百四十萬平方米,應該可以增加二百九十萬平方米的樓面面積,再加上啟德本身的商業地帶的一百零六萬的樓面面積,就是我們所說「起動九龍東」可以高達兩個中環般大、有五百四十萬平方米的樓面面積,所以我希望往後遊客透過郵輪碼頭來到的啟德,它本身是極富吸引力的購物中心,一個美食區,亦是一個充滿文物價值和令人流連忘返的區域。 

主席,總的來說,我非常感激謝偉俊議員和四位提出修訂的議員,令我們在這麼早的階段就特區政府在「起動九龍東」的願景,有一個非常有價值和建設性的討論,我熱切期待在往後不同的階段再與各位議員探討這工作的推展,多謝主席。


2011年12月15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7時50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