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立法會︰發展局局長就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致謝議案辯論(第一環節)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是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今日(十月二十七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行政長官《施政報告》致謝議案辯論(第一環節)的致辭全文︰

主席,本環節的辯論主題是「發展基建 繁榮經濟」,但其實談我負責的基建工程的議員非常少,與二○○七年在這裏辯論行政長官本屆任期的第一份《施政報告》有很大的差別。我必須首先指出,我和葉劉淑儀議員的看法是同樣的,如果要繁榮經濟,需要的基建不單是開闢土地和築橋起路的基建,還有知識、人文素質,以及文化方面的培養。

議員少談基建工程這現象,我想理解為,以一句英文說,No news is good news,沒有新聞就是好消息,所以如果議員不花大篇幅談論基建工程,代表了我們這幾年來在基建工程上亦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事實上,單單從兩個指標便可以看到本屆政府在推動基建工程方面是不遺餘力的,所以如果再請方剛議員打分,希望多於五十四分。這兩個指標就是二○○七/○八年財政年度政府投放基本工程的總開支是二百零五億,今年已經達到五百八十億。財政司司長早前已經預告在未來的中期發展,開支亦會停留在超過六百億這個高水平。

第二個指標是二○○七年議員辯論這個課題的時候,很多工會的議員也有談論,因為當時代表工會的議員也擔心建造業工人就業不足,但現實是經過這數年來的努力,建造界的失業數字,已經由二○○七年當時辯論的百分之八、二○○八年金融海嘯後高達的百分之十二點八,陸續改善到最新一季的百分之四點四。事實上,現時我們擔心的,正如何鍾泰議員所說,建造業人手或技術人手不足,所以我們正聯同建造業議會做大量提升建造業人手和吸引新血的工作。我必須要在此指出,這些大量基建的投放不單是行政長官在二○○七年提出的十大基建,事實上在這些基建的內涵中,有大、中、小型的基建,亦有很多是用來改善我們城市的安全及建設一個優質的城市環境。

代表工程界的何鍾泰議員是少數在今次辯論中有談及基建的,但他的談論卻令我有一點摸不着頭腦,因為他形容政府或行政長官在這份《施政報告》中談基建是一個Caretaker mode,看守政府,這與事實不符。其實在過去,我每次與何鍾泰議員出席有關工程的宴會,他均是很振奮人心地說,由他作為主席的工務小組當年批准了多少工程項目。本立法年度,即剛開展的立法年度,我們預計提交給工務小組委員會審議的基本工程開支項目一共有六十五個,其中六十個是新的工程項目,這六十個新工程項目涉及的開支預算總值一千九百八十五億元。當然這接近二千億元的工程不是一年可以做完,所以我們已經看到未來特區政府投放在基建工程仍然有相當的規劃,而事實上,基建是用來支持香港整體發展,如果何議員看到我們開拓土地的決心,以及不論在新發展區的土地工作,以至行政長官今次提出的六個新措施,也必須要有基建的配合,才能夠落實,所以從土地開拓方面已勾劃出未來基建投放的重點。

當然,在今節辯論中,我聽到議員談得最多的是房屋方面。引用王國興議員的「麵包、麵粉論」,我同意「麵粉」是根本的問題,換句話說,如何能夠持續穩定供應土地以滿足房屋需求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課題,所以我也想在此向議員交代或回應議員有關我們在製造土地和供應土地方面的整體情況。

第一個問題需要解答的是香港有沒有足夠的土地滿足我們對房屋的需求?很多議員也聽過我說,其實在香港這一千一百平方公里的土地中,已發展的土地只是百分之二十四,不足四分之一,如果再細看,在百分之二十四已發展的土地中,有多少是用作住宅用途,其實只是整體的百分之六點八,是七十六平方公里。換句話說,只要能再開拓一千一百平方公里內的百分之一,將有大量的土地可以滿足香港房屋需求。但在分析之餘,大家也不要忘記,香港很多人,甚至很多海外城市,也很羡慕我們保留了大片綠化和郊野土地。今日受《郊野公園條例》和特殊地區管制的土地佔香港土地的百分之四十六。

但老實說,經過這幾年的經驗,我發覺要開拓土地非常困難,亦是越來越難。我們開拓土地的來源不外乎兩方面,是未經開發的土地,包括填海的可能性,但這方面就面對很多環境、生態、保育、發展密度、市民的關注、收地、清拆,以至可能引發的司法程序;另一方面是開拓已發展的土地,或稱為brownfield site,在這方面面對的挑戰是業權分散、補償安置事宜,以及很多時候地區的反對。但無論如何,為了香港的長遠發展,我們必須要迎難而上,在迎難而上的過程中,我希望不單是官員的努力,亦要得到各位議員的支持,亦要得社會的認同。我聽到李國寶議員說,他以英語發言,指其實政府所為何事,都是Government is about choice,作為政府是要保證我們作出正確的決定,亦要作出務實的平衡,但做這些工作的同時,我希望大家也如林健鋒議員所說,必須以香港的整體利益為重。

李永達議員提到今年《施政報告》的土地政策,他大致上認同和支持,不過可能是來得太遲,為什麼要到二○一一年才採取這樣的土地政策,這說法並不是完全公道。行政長官承認在二○○二/○三年,由於房屋需求大減,影響了我們土地規劃和基建工作,大家亦會記得我們中間亦面對過一些挑戰,但在本屆政府一開始,即二○○七年中,我們已經馬上重新啟動有關開拓土地的規劃工作,正進行研究的包括新界東北發展區、洪水橋發展區,以至數個即將會完成功能的石礦場和東涌的進一步發展。同時,為了補足早前影響土地基建的工作,我們亦加快了舊區的重建,因為正如我先前所說,開拓土地其中一環是重用一些發展過的土地,所以我相信各位議員也會認同,這幾年發展局在舊區重建上,不論是由市區重建局擔任的公用重建工作,以至私人發展商的舊區重建工作,亦做了一定的工夫,當然亦包括工廈活化的工作。

但這兩年的《施政報告》的確為土地開拓注入了新動力,包括提出了三方面的工作,第一是土地儲備的概念,這個概念非常重要,會確保我們土地開拓的工作不受經濟周期及樓市上落的影響。第二,由財政司司長親自領導的房屋土地供應督導委員會運作接近一年,期間開了五次由曾司長領導的會議,為我們解決、疏導了一些問題。第三,今次《施政報告》提出有六方面、六個措施較創新去開拓土地,我想指出,這六個措施是到今天為止經財政司司長領導,集思廣益得出來的措施,但並不單只有這六個措施,我們往後仍會用創新的思維去找其他的措施。所以馮檢基議員指希望有一個多部門的「造地委員會」或「追地委員會」,其實已經存在,亦運作良好。李永達議員希望財政司司長領導的委員會的討論透明度會高些,其實現時每一次經財政司司長討論的重要課題,跟進的後續工作都會在公開場合進行,例如我們討論工業用地重新規劃,都要經城規會公眾的程序,所以是有足夠的機會給予公眾就我們開拓土地的工作發表意見。我亦會主動地將在財政司司長的督導委員會中討論的重大課題,例如檢討怎樣改變一些綠化地帶,或怎樣開發一些岩洞的設施在發展事務委員會討論,但要懇請劉秀成議員作為發展事務委員會主席多開會議才能處理我們眾多的議題。

今次行政長官的《施政報告》提出,希望我們未來能每年提供四萬個單位住宅用地的指標,這指標的確有助我們可以更加持之以恆地開拓土地,但我必須指出,這是一個極大的挑戰。我們過往這段時間的工作,均是以二○○七年底發布的二○三○規劃遠景研究為基礎,而當年的二○三○規劃遠景研究基於人口增長及新增住戶數目,我們長遠評估一直至二○三○年大概每年平均需要的住宅是三萬四千個,所以由三萬四千個到四萬個是有一段距離,要加一把勁。不過,我覺得有議員提出要認真看看這評估,正如我剛才說,我們當時是以人口增長及新增住戶數目兩個指標,沒有顧及經濟周期、負擔能力、投資意慾,以至是近日很多國家出現很多單身人士成為住戶。大家知道上星期我到北歐三國訪問,與一些部長會面,我很驚訝,在北歐國家,一些所謂單身人士住戶(singleton household)佔全國百分之四十或以上。所以如這現象將在香港這城市發生,我們也要未雨綢繆,研究怎樣處理這方面房屋的需求。

李永達議員在支持復建居屋的同時,質疑我們為甚麼不能更加快地提供這些新居屋,在現時的賣地計劃或勾地表內取地興建,他提到一個數字,知道我們有三萬五千個單位的住宅用地今年已準備就緒。我在這裏要向李議員再作一次澄清,雖然我已私底下向他多次解釋,這三萬五千個住宅單位的土地並不是全由政府擁有,而是有幾個來源,有政府擁有可以出售的土地,有港鐵代理的西鐵沿線項目,有港鐵自己的項目,也有市建局的項目,有私人發展商擁有但用土地契約修定或換地做的土地項目,亦有無需進行土地契約(修定),由私人發展商擁有,一般屬市區重建的項目,集合起來共三萬五千四百個,聯同我們在第三季主動出售的土地,今年已可以做到超過二萬個,即今年平均二萬個是做到了。但在政府主動出售自己擁有的土地約一萬六千個單位,透過主動出售,已用了接近七千五百個,剩餘的八千個,今次正正已用了兩幅本來是限呎出售的土地,分別位於荃灣大窩口及元朗東頭,交予運輸及房屋局作新居屋用途,所以我們覺得已兼顧各方面房屋需要的平衡的做法。

做地之後要賣地,我在此想談談,近年我們在出售土地方面已按社會的需要,作出靈活的配合,例如我們有限用途的地,先有酒店地限作酒店用途,現有譚偉豪議員非常樂見的限作數據中心的用途,換句話說,我們是樂意放棄一些土地的收入,規限這些土地的用途以配合香港產業的發展。我們為了中小型住宅的供應,也有限呎地及限量地,但要再進一步到限價及限制賣給何人,恐怕和政府資助的房屋有一定的重疊,所以我覺得這是房屋政策的範圍,不是隨意在賣地時加入限制。

石禮謙議員在我們的土地政策的賣地方面,反映了兩項意見,這兩項意見跟香港地產建設商會發表的聲明同出一轍。這兩項意見,分別是希望我們在勾地表運作上採取更靈活的態度,使土地更容易被勾出拍賣;第二項意見,是和私人發展商換地及地契修訂時,在計算補地價時要更實事求是。石議員的發言是英文,我留意到他談補地價是用innovative approach,事實上,香港地產建設商會的聲明是用facilitating approach這英文字眼。我恐怕不能同意這看法,如果政府在補地價方面採取facilitating approach,結果只有一個,就是更低的地價,這和我一向堅持不賤賣土地有很大的差別。在座的詹培忠議員說,有一個高官常說政府不賤賣土地,我想他是指我,不賤賣土地是保障政府的收入,但不等同我們刻意托高地價,令香港樓市更熾熱。

最後,我想談談起動九龍東,我非常感激至少十位發言的議員都很支持起動九龍東這大型計劃。事實上,自從行政長官在十月十二日公布後,我們均收到非常積極、正面的反應,一般都覺得很振奮,這亦是我和我同事的感覺。雖然有人說,為何到了任期的尾段,仍要提出這計劃,但我一向都說,只要政策有其合理性,受到公眾的認同,它一定有延續性,所以大家不需要擔心。

起動九龍東最大的挑戰,當然是舊區中業權分散的問題,這要考考我們的智慧,如何處理,使它能夠配合啟德新發展區可以同步發展。李慧琼議員希望擴大起動九龍東,成為起動九龍中,包括九龍城、土瓜灣一帶,這和我們整個構思有少少出入,因為起動九龍東是打造另一個核心商業區,如果將它的範圍擴展至以住宅為主的舊區,所面對的問題相當不同。以我們的環保連接系統為例,它行走商業區,是很簡單,走入舊區,問題就大了,因會有景觀和噪音等問題。李議員應知悉,我們對九龍城非常關心,所以在今年二月新頒布的市區重建策略下由下而上規劃舊區重建,我們先選了九龍城區成立地區諮詢平台。我盼望這由下而上,針對九龍城舊區重建,有了一個藍圖或已落實後,它會和九龍東結合起來,真正可做到由啟德開始,為九龍城的轉型帶來裨益。

由於起動九龍東的反應相當正面,亦得到議員的支持,我和我同事在跟進工作方面亦不敢怠慢。我現在爭取,在餘下八個多月的本屆任期內,做到以下三件事:第一是起動九龍東發展辦事處的組織架構,它不是一個龐大的組織,但相信是一個非常聚焦、由多專業組成的組織,我們希望爭取在明年四、五月提交給立法會及轄下的人事編制委員會,希望各位議員支持通過。

第二項工作是品牌及推廣。起動九龍東需要大量推廣,不但在本地的推廣,還有海外的推廣。我最近到北歐三國,已先後向瑞典及芬蘭的商界推廣起動九龍東。要做這推廣的工作,當然如梁家傑議員所說,要有更多機會讓公眾參與,所以我們已物色一個地方,在九龍東的範圍內成立九龍東發展辦事處,因為我到海外考察,人家向我們介紹一個區域或海濱發展時,往往都在那個區內,不會在中環介紹九龍東。我們希望可物色到這地點,以小型工程的項目,盡早在九龍東設立這辦事處及一個展覽中心,希望屆時議員可去參觀。

第三,在九龍東盡量做數項市民很早可見到並享受到、早見成效的項目。第一項將於明年五月落成,在九龍灣全港首座零碳排放的建築物及教育中心,現在已默默地在興建中,這是我們和建造業議會合作、由建造業議會斥資的零碳排放建築物,明年中落成後便可給市民參觀。另外兩個,是很多市民及議員均關心的海濱設計及建造。我很高興向大家說,啟德的跑道公園及觀塘海濱長廊第二期,將於明年中前向立法會申請撥款,爭取在明年底前動工。這三個項目,能讓市民盡早享用九龍東其中一些設施。

在這一節中,各議員談到有關劏房、樓宇安全、文物保育及海濱發展事宜,主席請容許我在下一節作回應。主席,我謹此陳辭請議員支持本年度的《施政報告》,多謝主席。


2011年10月27日(星期四)
香港時間16時54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