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曾蔭權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梁家傑議員提出的「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展計劃」動議的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以下是政務司司長曾蔭權今日(一月六日)在立法會會議上,就梁家傑議員提出的「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展計劃」動議的致辭全文(只有中文):

主席女士:

  今天我們是在立法會內第19次討論西九龍文娛藝術區。我仍清楚記得,我在2003年11月26日曾與議員就有關議題作過很深入的討論和辯論,最終獲得立法會祝願,繼續推行計劃。我亦在去年11月10日的立法會會議上公布,政府收到的五份建議書中,有三份符合發展建議邀請書內列明的基本要求,獲甄選入圍。在廣大市民的支持下,我們在去年12月中開始就三份入圍建議進行公眾諮詢,諮詢期直至本年3月底為止。

  今天梁家傑議員提出動議,其他三位議員提出了修訂。他們提出的關注點,包括一些老問題,例如單一發展模式以及天篷,這些問題在2003年已經深入討論過。議員亦提出一些上次沒有觸及的議題,例如延長公眾諮詢的時間、公開財務資料等等。雖然上次的辯論沒有包括這些議題,但我與議員在事務委員會,及在回答議員口頭質詢時已交換過有關意見。無論如何,我今天十分樂意就這些議題再次向議員解釋政府的立場。

  首先,我必須重申一貫的宗旨,即是我們在處理各個具爭議性的議題時,一定以公眾利益為依歸,處處以公眾利益為先,政治方便為次,這個大原則不會改變。

  以下讓我就議員剛才發表的意見一一回應。

單一發展模式

  各位議員再次提及以綜合或所謂單一發展模式發展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的議題。我已多次公開解釋了支持採用綜合發展模式的理由。我希望在此扼要地覆述這些理由:

  第一,西九龍文娛藝術區本身是一個綜合性的大型文娛藝術發展項目。我們希望各種設施可以互相配合,產生協同效應,匯聚人流。例如,我們希望前往商場的市民,或被建築物設計吸引的市民,可以被吸引到博物館逛一逛。我們希望原本即使對文化藝術興趣不大的市民,亦因此會久而久之產生興趣。要達到這個效果,建築物的設計,布局等都要互相呼應,可以自然地吸引人流到不同地方。綜合發展有利各項設施的統一策劃和協調,避免出現重大銜接失誤,亦可以提高管理效益,節省成本,縮短發展時間。

  第二,假若把項目分拆招標,政府須就商業效益、市場取向這些政府沒有專業經驗的問題作出沒把握的假設,並且根據這些假設擬訂總綱發展藍圖,作為供應土地作商業和住宅發展的參考。這樣做存在一定風險。

  第三,在政府資源緊絀之下,即使分拆招標會為庫房帶來收入,但西九龍文娛藝術區這樣的龐大的文化項目仍難望獲得優先處理。這將使整個計劃產生不明朗的因素,最終可能難以成事。

  當初我們是詳細考慮過這些因素,才決定採用這個沒有辦法之中的選擇--單一發展模式,而每一個因素至今我反覆想過仍然適用。現時的情況與當時討論單一發展唯一不同的是地產市道比當時蓬勃了很多。有部分人因此擔心建議者會否藉單一發展謀取暴利,這是可以理解的。

  我有信心,我們是可以在單一發展的前題下,確保公眾利益得到充分的保障,絕不容許建議者謀取暴利。我想指出發展計劃的有關規範,包括地積比率、密度、建築物高度、不同土地用途組合等,必須呈交及獲得城市規劃委員會同意。政府會根據這些規範,以專業和市民廣泛接受的方法,去評估建議者發展該區可能獲得的收益。為求充分保障公眾利益,防止中選者謀取暴利,我們其中一個方法是評估興建文娛藝術區的成本以及其營運30年的開支後,考慮要求建議者撥款成立一個獨立運作的基金,加強對營運文藝設施的承擔;又或進一步要求建議者與政府分享利潤,讓政府有資金可支持文藝發展或作其他社會用途。此外,我們可以要求建議者以一筆過的地價款項繳付政府庫房,撥作公帑。我向市民承諾,政府必定會以公眾的整體利益為前提,為市民爭取最有利的方案。

天篷

  另一個議員比較關心的議題,是有關天篷設計和造價等。就這議題,我希望先交代一些背景資料。

  政府在2001年就西九龍文娛藝術區舉行概念規劃比賽。作品由十人國際評審團負責評審,成員包括國際和本地的知名人士和著名的建築界人士。評審團在2002年初公布冠軍得主是Foster & Partners,其作品以天篷作為標誌和設計重點。

  我們在2002年5月已向立法會匯報比賽結果,並向議員介紹冠軍設計。同時,在2002年3月至10月期間,我們在港九新界多個場地舉行公開展覽,展出該冠軍設計。當時該設計獲得市民的支持,負面批評並不多,這可以當其時媒體的報道引證。考慮市民對該設計的評價後,政府在2002年10月公布原則上採納冠軍設計作為計劃的基礎。及後諮詢了立法會規劃地政及工程事務委員會有關我們草擬的計劃大綱和建議邀請書,當時議員的意見亦是正面的。因此,經過多番諮詢後,我們相信以冠軍設計為基礎是廣為市民和立法會接受的。建議邀請書於2003年9月正式發出。現在有議員要求取消天篷,即是要放棄現有發展計劃及工作,重新規劃,實在使我感到惆悵。

  事實上,天篷是冠軍設計的重點,是該設計不可或缺的部分。除了遮風擋雨、降低區內舉行戶外活動所引起的聲浪、減輕建築物的冷氣負荷、在炎夏時降溫等實際用途外,天篷可製造獨特的視覺效果,連貫各項不同土地用途的設施,是文娛藝術區的整體布局和設計的靈魂。

  有關造價問題,建議者均有就天篷提出他們自己的設計,以及有關的財務安排。至於公開有關造價的問題,我將一併在有關公開財務資料的議題上回應。

公開財務資料

  我明白議員關注這個議題,亦很希望向市民提供有關資料,讓市民更了解建議書的細節。讓我向各位議員在此議事廳作誠懇承諾,我們會在適當時間,即簽署臨時協議之前,在取得建議者同意後,全面向公眾提供所有相關的財務資料。這些資料將包括建築成本,文娛設施的營運經費等。我們不但會公開三個建議者在去年6月向政府提交的財務建議,我們亦會公開他們其後就財務安排提交的其他修改建議,及獲揀選建議者的最終建議。但在現階段,政府還未完成評審工作,亦未就建議與建議者磋商。若在時機未成熟時先行公開財務資料,不但影響需要保密和公平公正進行的評審工作,更一定會削弱政府日後的議價地位。這是因為建議者知道其他競爭者的出價後,會減低他們與對方之間的競爭,例如調低出價,使政府不能為市民爭取符合公眾利益的方案,這是負責任的政府所不能接受的。換言之,現時公開財務資料會令計劃難以繼續進行,西九龍文娛藝術區計劃即面對胎死腹中的命運。

  說到這裏,我有責任指出,天篷是發展建議邀請書內的基本要求,而單一發展模式則是整套發展建議書的基礎。我們不可能在整個發展建議邀請書過程中,隨便改變有關的模式或要求。換言之,若按部分議員要求放棄單一發展模式,又或取消天篷作為基本要求,恐怕整個發展計劃邀請的過程便需要重新開始,過去所做的工作亦會白費。同樣地,正如我剛才提及,若果我們選擇現時披露財務資料,我們將難以照顧公眾利益,我們可能亦要中斷計劃的進行。這是重大的決定,我希望立法會在公眾諮詢仍在進行時,不會貿然通過動議。

  最令我憂慮的是,若發展計劃真的被推翻,我們需要數年時間重新規劃,並受市場及其他不明朗因素影響。最終,西九龍文娛藝術區計劃的實施可能遙遙無期。我懇請議員就議案進行投票時,充分考慮這個風險。我在這裏向各位苦口婆心地解釋依從動議各項方案的後果,這並非是講晦氣說話,更不是想嚇大家。我只是誠心誠意地向各位和公眾交代很可能產生的結局,好等市民作出有根據的決定。

公眾諮詢

  更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就任何決定給市民、文藝團體、文化愛好者、和社會各界人士一個合理解釋,有所交代。為何在諮詢過程中,完全停止這些工作,還叫他們去看模型呢?我剛才提及,整個發展計劃,均以市民大眾的利益為出發點。正因如此,我們落實發展計劃時,一向以民意為依歸。我們由文娛藝術區的概念於1996年萌芽至2003年9月發出發展建議邀請書期間,進行了大量的前期諮詢工作。我在2003年11月已向立法會清楚交代有關詳情,在此不再重覆。

  只是有一點,剛才余若薇議員和劉慧卿議員談及我們現有的文化設施的使用率在2003年大幅下降,她們恐怕這些設施會變為文化大白象。我只想提醒兩位議員,她們所說的是2003年的數字,而當年發生了一件事,就是「沙士」。2002年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博物館參觀的人次是460萬,比5年前增加一倍,而在2004年的參觀人次比2003年也大幅增加,所以我們要明白不能以2003年的觀察作準。而且文化委員會很清楚明白康文署場地的使用率,是超過90%。例如文化中心、大會堂的表演場地是接近飽和。

  有關的前期諮詢工作已讓發展建議邀請書吸納了市民的訴求。我們在2004年3月宣布,政府會進一步將符合基本要求的建議諮詢公眾,令最終選取的發展建議更廣為公眾接受和認同。公眾諮詢已於上月15日展開。由開始至今參觀展覽的人次已超過五萬,收集的意見咭亦超過七千張。如果說我們現在不再理會這些展品,那麼如何面對這五萬名市民?怎樣處理這些給我們的具體意見呢?

  剛才議員的發言顯示,部分議員對政府現時就有關三項具體的發展建議的諮詢工作存有誤解,以為市民只可在三個建議選擇其一、未有公布如何量化公眾意見、諮詢期可能太短等等。事實上,在公眾諮詢期間,市民可透過研討會、意見咭、郵遞、傳真及電郵等不同形式,自由地就有關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展的課題表達意見。我們設計的意見咭,出發點是要聽取市民的意見,讓我們有系統地收集意見。我們並沒有強逼市民「三選一」。事實上,我們在意見咭的第六條問題詢問市民認為哪一份建議書值得跟進,市民可選擇一份、兩份、三份或表明沒有一份建議書值得跟進,並鼓勵市民提供所持意見的原因。所以,並非「三選一」。

  正因為公眾表達意見的層面十分廣泛,不適宜、亦不可能全面量化。相反地,我們會考慮每一個公眾意見。如提交建議者不反對,我們會公開收集到的意見,供公眾省覽,以提高公眾諮詢的透明度。我們這些安排,充分反映我們進行諮詢的誠意。

  至於諮詢期方面,雖然我們認為15個星期已經足夠,但我們的態度亦是開放的。若在3月底時市民普遍認為需要更多時間表達意見,我們樂意延長諮詢期,但我們沒有需要即時作出決定。市民的意見,對我們下一步的工作起關鍵性作用。

堅守甄選規則,不公開不符規定的建議

  至於有議員要求公開落選的建議,發展建議邀請書清楚列明,建議書必須要符合若干基本要求,包括在文娛藝術區提供核心文藝設施,以及興建天篷等等。發展建議邀請書亦明確指出,所有不符合基本要求的建議不會獲政府進一步考慮。

  既然規定在先,聲明落選建議不會獲政府考慮,我們決定不就這些不符規定的建議諮詢公眾,否則只會向市民發出混亂的信息,市民也會覺得無所適從。事實上,我們已將落選建議的模型物歸原主,物主有絕對自由決定如何處置。

成立西九龍發展管理局

  對於有議員建議為西九龍文娛藝術區設立管理局,我想指出,建議邀請書並沒有訂明須成立法定機構。我們認為,現時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展計劃在規劃方面已受到城市規劃委員會的法定監管,其成員已包括社會人士。因此,在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的規劃方面成立另一個法定機構,似乎會造成不必要的架構重疊。至於未來區內設施的組織營運方面,政府持開放態度。我們認為除了以政府模式或法定組織模式營運有關設施外,也有很多其他可行方法(如信託基金、非牟利公司等);不同的設施亦可以不同的模式營運。例如區內的商業設施與文化設施可以不同方式營運及管理。不同的文化設施亦可用不同組織管理。舉例說,10,000座位的演藝場館可以用較商業化的模式管理而博物館則可以用非牟利信託基金的形式管理。

  不過,無論用那一種管治模式,建議者必須確保其營運能促進香港長遠的文化發展、吸引社會各界及公眾人士的支持,並由專業及各界人士參與管治和向公眾負責,尤其要在各方面履行合約規定,在法律及財政上有承擔、能健全地運作。我們亦要求設施可以有效、靈活、高效率及具成本效益的手法經營。

  更重要的是我們會確保文化設施的營運和管理必須有社會人士(尤其是文化藝術界)、政府和發展商三方面的共同參與。文化界的專業知識、政府的參與、以及發展商的財政承擔乃成功營運這些文化設施的基礎。

重新成立文化委員會和可持續的文化政策

  西九龍文娛藝術區是文化項目,議員關心可持續的文化政策亦是理所當然的。首先,讓我交代一下我們的文化政策,再回應議員有關再成立文化委員會的要求。

  我們的基本原則,是盡力創造一個藝術自由表達和創作的環境,鼓勵更多社會人士參與文化活動。政府主要是扮演催化劑的角色,透過撥款、教育和宣傳,推動文化藝術發展。在2000年,行政長官成立了文化委員會。經過3年的努力,做了大量的工作,文委會向政府呈交了一份政策建議報告,提出108項建議。

  文委會政策建議報告是一份高瞻遠矚的文件,經過長時間的諮詢和研究,勾劃香港文化發展的長遠方向。政府亦於2004年年初作出肯定的回應,接納文委會大部分的建議。事實上,文委會108項建議當中,政府已接納並逐步落實執行和跟進其中的94項。因此,在文化政策方面,政府已有一套以文委會報告書為藍本的方案。

  當文委會向政府提交報告後,其任務基本完成。由於文委會報告書內建議牽涉的範疇非常廣泛,民政事務局已分別就表演藝術、博物館和圖書館三方面於去年11月成立三個委員會跟進落實文委會的政策建議。三個委員會並已召開首次會議。

  我特別想指出,文化委員會政策建議報告第六章,清楚表示文委會支持發展西九龍文娛藝術區。文委會認為,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的誕生,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它提出文娛藝術區的規劃發展,必須貫徹「以人為本」、「建立夥伴關係」和「民間主導」的原則;此外,亦需重視「文化軟件」的規劃。政府完全接納文化委員會的建議,並已把這些原則和理念包含在《發展建議邀請書》內。

  文化不單止在巷子裏,在各式各樣的文化藝術場地裏也有它的空間。回顧過去數十年的經驗,創新和富朝氣的文化藝術設施,確可促進文化發展。根據現時政府提出的發展模式,西九龍文娛藝術區將提供嶄新的設施和額外的資源推廣香港的文化藝術。政府亦從沒有打算減少現時投放於文化藝術的資源。換句話說,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的發展,只是香港整體文化發展的一部分,決非全部。所以,各位議員實不必,亦不應把西九龍文娛藝術區作為解決所有與文化藝術有關問題的萬應靈丹。政府仍會運用資源,繼續與文化藝術界合作,促進整體文化發展。各位議員對文化藝術方面的意見,我們依舊會作出跟進。

  在我作出結語前,我有一點不吐不快。楊森議員和梁國雄議員批評數碼港是純地產項目,讓我舉例回應一下。現正上映由周星馳主演的電影《功夫》,舉世矚目。這部電影是由先濤數碼公司在數碼港製作。我有四張先濤給我的贈券,我送一張給楊議員,也送一張給梁議員,希望他們研究一下數碼港的威力。

結語

  主席女士,各位議員,剛才我就多項與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展計劃有關而具爭議性的事項,再次解釋了政府的原則,理念和立場。我明白部分議員有不同的意見,也尊重你們的意見。但正如我剛才多番強調,政府現正就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展計劃進行公眾諮詢,行政和立法機關都應持開放態度,提供廣闊的空間讓公眾發表意見。我希望議員不會過早下結論,貿然通過任何動議,推翻以往的決定,迫使政府腰斬現有計劃,終止在現有發展藍圖下進行的公眾諮詢。這樣做法,政府實在恕難從命。

  西九龍文娛藝術區是香港有史以來最重要的文化設施發展項目,對我們的下一代影響深遠,很多社會人士向我說,希望它能成功落實。我們最不希望見到問題被過分政治化,令計劃因政治爭議而胎死腹中。因此,我懇請各位議員以公眾利益為依歸,與政府一起利用現正進行的公眾諮詢的機制和機會,聽取市民的意見,確保未來的西九龍文娛藝術區能切合廣大市民的期望。

  多謝主席女士,多謝各位議員。

二○○五年一月六日(星期四)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