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在香港電台《香港家書》節目內發表的講辭全文

以下為民政事務局局長何志平今日(十二月十八日)在香港電台《香港家書》節目內發表的講辭全文:

戴倫先生﹕

  或者我應該叫你做Bob。你好!我首先要恭喜你,你所作的金曲《Like a Rolling Stone》,被權威的《滾石雜誌》選為五十年來最偉大的歌曲。

  聽說當時一般的歌曲平均長度是三分鐘,你這首長達六分鐘的《Like a Rolling Stone》,若不是你堅持,一早被雪藏了。我佩服你創新的精神,亦欣賞你這份藝術家的執著。你知道嗎﹖七十年代的時候,我留學美國,亦有一段時期,憑著一把結他,唱著你的歌,賣藝維生。我常常對我的朋友說,是音樂養大了我。

香港發展藝術的窘境

  但是,在香港,要發展藝術,實在是非常困難的!香港這個彈丸之地,欠缺天然資源,卻能成為世界上舉足輕重的金融中心。這個成果,是我們犧牲了許多寶貴的東西去換取回來的。為了發展經濟,我們興建廠房、寫字樓和住宅,許多有紀念價值的文物建築都要拆卸。香港生活節拍緊湊,市民營營役役,精神與體力都給工作用盡了,又何來餘暇欣賞與追求藝術文化呢﹖為了盡用有限的土地,有些地區的文娛設施,坐落在綜合市政大樓街市樓上,在圖書館看書的同時,隱約還可以聞到樓下街市傳來陣陣的魚腥味。這又難免會傷了許多文藝界朋友的心。

  這種種的問題,身為文化官員的我,自然知道,而且知得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是,僧多粥少,文化藝術要與其它項目競逐資源,贏面從來都不是很高的。難道可以說,為了發展文化藝術,我們可以撇下社會福利不管?難道說我們可以不改善醫療生?難道說教育無需發展了﹖環境不用保護了?消防、警察和海關可以大量的削減?這些統統都要讓路,或統統都要凍結開支,所有的新增的資源都拿來發展文化藝術,保護舊區文物?但是,事實不可以,我也自問亦不敢這樣游說我的同事。我只可以說,文化藝術是我們眾多公共政策中的一個範疇,需要與其它範疇一樣,公平競爭資源。

西九龍文娛藝術區是一個契機

  西九龍文娛藝術區發展是一個契機,因為以這一塊土地來發展文化藝術,等於向文化藝術投入了很多額外的資源,實在應該好好珍惜和把握。一下子,香港會多了博物館、多了美術館、多了劇院、多了演藝場地,更會有額外的資金投放於文化藝術界。我知道,到目前為止,已經有一些藝團受到邀請,將來會在西九龍成為駐場藝團。這些藝團,從此有了自己排練的地方,也多了演出場地。不久前,戲劇導演蔡錫昌先生執演的一齣話劇,票房相當好,一眾台前幕後工作人員,辛苦了大半年,但是卻因為場地的關係,正式的上演時間卻只有三、四場,大家都很感嘆。我明白香港藝術工作者有怨氣,我自己也感到無奈。我也希望好的話劇,可以一連串的十四場,甚至四十場般的演下去。

  對香港的文化藝術發展來說,西九龍文娛藝術區是一個千載難逢的良機。在香港,以藝術為職業的,是少數的有心人,好不容易找到少少的資助,即使全部用在表演上,還是不足夠的,又哪裡有餘力顧及宣傳與市場推廣呢﹖香港藝術文化未能在國際上普遍打響名堂,不可以說是香港藝術文化素質的問題,只可以說,我們沒有足夠的資源處理市場宣傳。很多香港的畫家,他們的作品足以到國際大型展覽會叫人驚艷的,但是,就是畫廊代理關係未成熟,發展苦無門路呀!香港很多歌星、明星,因為得力於合適的形象管理和業務管理,終能風靡一時。商業與藝術結合,從來不是壞的事情,我們怕的只是結合不到而已。所謂不怕貨比貨,最怕沒有機會出貨。事實上,商業性的宣傳、市場推廣、形象管理及業務管理,對於香港藝術文化的更上層樓,是能起一定作用的。

  對香港整體經濟來說,西九龍文娛藝術區,同樣是一個良機。全球的經濟體系正從以國家為基礎轉為以「城市—地區」為基礎,甚至有人預測將來全球的經濟將受三十多個「城市—地區」控制,而擁有活潑多元的世界性文化生活的城市,才能吸引國際流動資本和專業人才,幫助一個城市於全球化的環境上站穩腳步。所以,西九龍文娛藝術區,不但能幫到藝術界,亦能提升整體香港的競爭力。

不要說意氣的話

  有人說﹕「西九龍的文娛中心,搞得出甚麼名堂?想也不敢想,專心發展地產項目,一起賺快錢,比較適合香港這個地方」。我相信這是一時的意氣說話,這絕對不是我們願意見到的願景。我們以香港為家,我們的下一代也將以香港為家。香港的興衰榮辱,絕對是我們所關心的,所在乎的。

  戴倫先生,我又再想起另一首你的歌了︰《The Times They Are A- Changin'》,中文名應該是《時代在轉替中》。物換星移,時代的巨輪滾滾向前,就讓我們把握這個千載難逢的良機,接受新時代的挑戰。

你的歌迷

何志平

二○○四年十二月十八日(星期六)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