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規劃環境地政局局長就預算案致辭

以下是規劃環境地政局局長蕭炯柱今日(星期三) 在立法會就一九九九/二零零零年預算案致辭全文:

主席:

在預算案的辯論中,多位議員提到政府是否有撥出足夠的資源用作改善香港的環境。政府完全同意議員和社會人士認為我們必須付出更大努力改善香港環境。但是今日我們要討論的重點,不應只是環繞究竟資源是否足夠。我想多提兩點:改善環境的代價和責任。

推行保護環境的工作,最重要的是如何善用現有的各項資源,以及我們每人如何各盡其分,改善環境。香港近年已實行多項環境改善計劃:例如廢物處理設施在過去十年已做了不少工作;車輛廢氣排放和燃料標準已被提升;工業廢氣排放、化學廢物及禽畜廢物管制計劃都已一一實施。此外,我們已展開了改良收集污水的基本設施及改善河流水質的工作。至於我們目前在策略性污水處理系統方面所作的投資,在未來十年內應可改善香港的海水質素。

不過,在改善環境方面要做的工作還有很多。即使個別工廠、車輛或住戶已越來越注重環保,但由於香港和整個南中國地區人口增長和經濟活動越趨頻繁,我們在環境方面所要承受的壓力依然只會有增無減。一直以來,政府曾不斷嘗試喚醒社會人士正視環保工作;這份醒覺正轉化為要求行動的呼聲,這是令人鼓舞的發展。然而, 部份要求行動的呼聲似乎仍然停留在要求政府多作事或立法會多撥款, 而「改善環境,由我做起」這概念似乎仍未深入民心。

要改善香港的環境,單憑政府、立法會、個別團體或人士的努力是不足夠的。香港環境能否改善的關鍵是在乎全體市民肯作出多少承擔和能否一致行動。

其實,要改善環境便一定要付出代價。問題是,這個代價應由誰人承擔?

就以空氣污染為例:一名司機不肯付出適當保養汽車引擎的代價,別人代他付出代價。這代價是別人的健康,特別是小孩和老人家,便可能因為汽車所排出的污染物而付上健康的代價;而他們的醫療費用便得由納稅人承擔。由於空氣污染引發疾病所造成的生產力損失,以及香港在這方面的醫療開支,估計每年高達40億元。因此,整個社會有權要求車主適當保養汽車引擎。如車主未能照辦,理應繳付罰款,這要求實在是很合理的。

又例如我們往超級市場購物,但卻沒有攜帶購物袋,超級市場便要為我們付出提供一袋一袋膠袋的代價;而政府也要動用大眾所付的差餉和稅款,設置堆填區,收容這些膠袋。假如我們現在不減少廢物,不改善處理廢物的方法,到了下一個世紀的中葉,香港可能要有一處像沙田那樣大的山谷來填放廢物。

至於我們的海洋和海港的情況又怎樣?假如我們希望可以在潔淨的海水中安全暢泳,又有一個美麗的海港,以至或許有一日,一年一度的渡海泳可恢復舉行,市民必需願意付出代價,承擔正在興建的污水收集設施日後運作維修所需的費用。政府已撥款興建污水收集基本設施,未來十年還得再撥數以百億元計的款項。除非各位議員同意全港市民多付一點排污費,否則如此龐大的投資根本是不可能維持得到的。

由此可見,環境惡劣的代價並非只單由個人或他居住、生活的地區來承擔,整個社會都要付出代價。空氣質素惡劣;海水受到污染;垃圾隨處可見等情況;會損害香港所謂世界級都會的美譽。長此下去,本港的營商條件受損、清潔環境的費用繼續上升,最終受害的是每一位香港的居民。

假如我們希望可以持續改善香港的環境,必須令市民明白某些行為和做法所涉及的成本和利益。假如缺乏適當的法例制定罰款或徵收費用,我們便不能採取一些最能影響人類行為和最見成本效益的措施。

政府完全明白不可能在本身不作承擔的情況下,去要求市民付出代價或作出改變。因此政府本身必須在環保工作上更加努力,為市民樹立好榜樣。

每個政府部門現正審議其工作綱要和表現對環境所造成的影響,並會在來年擬備有關其部門的環境報告。我們會檢討所使用的能源、產生的廢物、使用車輛的方式,以及鼓勵員工的辦法,目的是使公務員盡可能達致最佳的環保表現。

此外,政府亦正與工商界、運輸業、專業人士和非政府機構發展新的伙伴關係,希望藉此建立新的方法來改善香港的環保表現。我們會盡能力尋求不需要增加經濟成本的方法去達致環保目標。這些方法可能是提高服務方面的效率、更新法例內容以切合時代所需,又或採取一些增加效率和效益以抵銷某種成本的措施。

在一九九九年度財政預算案中,政府已直接投入大量資源作環保用途。此外,政府結合了內部不同的措施,與工商界與社團手合作,為環保工作增添不少資源。例如:我的同事運輸局局長,在投入資源發展鐵路時,不單只改善交通流量,還會幫助發展一種可以善用能源和減少污染的未來運輸模式,而且更可開拓機會,發展嶄新的都市設計。

改善生活環境還有另外一個很重要的環節。在我們市區內較舊的地方,殘舊的樓宇、擠塞的交通、人車爭路的情況、惡劣環境隨處可見。這些情況並不符合現代社會的要求和期望。要切實解決市區老化的問題,我們必須加快市區重建的規模和施工步伐。市區重建的目標並非只是拆除個別破舊的樓宇而興建新的樓宇,重要的目標是要作較全面的規劃,以求整體改善舊區的環境。

為了達到這個目標,我們可能須要考慮脫離以往零碎的重建模式,用新的規劃在較大的重建區,藉以有效地重整這些區,重新設計更有效及環保的交通與道路網絡,取代不協調的土地用途,增加休憩空間,設計切合現代生活的樓宇。政府現在正朝著這個方向,考慮市區重建策略。我們計劃於稍後時間,就這些建議進行廣泛諮詢,並於今年內向立法會提交《市區重建局條例草案》。

我談過在香港境內必須採取的各種措施固然重要,但這些措施卻不能解決所有香港面對的環保問題。讓我以空氣污染這問題作進一步解釋。

我們面對的空氣污染問題可分三類:第一是路邊空氣污染,這個問題百分之九十是由本港車輛排放的污染物造成;第二是整個香港一般空氣的污染,這個問題除了是由車輛排放的污染物所造成外,發電站、工業區和建築地盤所排放的污染物亦是成因之一;第三是整個華南地區經濟發展對區內的空氣質素問題所帶來的影響。

目前,由於本港路邊空氣污染的問題是大家有目共睹,我們必須優先處理這個問題。實施減低路邊空氣污染的措施無疑可以改善部份街道環境,但卻不能顯著改善整體空氣的污染情況。我們要和廣東省合力對付空氣污染的問題,才能令我們在淨化空氣方面的努力事半功倍。

有鑑於此,我們除了需要改善香港境內環境,亦正與深圳及廣東等毗鄰地方緊密合作,解決我們共同面對的污染問題。我們正在嘗試以整個地區的角度來研究如何持續發展,目的是確保各地政府在照顧當地人民的經濟和社會發展所需時,不會個別進行有害環境的發展項目,損及共同擁有的天空,或者破壞下一代將會面對的環境。

主席女士、各位議員,改善我們的城市及本地環境的質素,對市民的健康,以至社會經濟的前景至為重要。我希望在未來一年,立法會會協助我們找出更多更正確的方法,使香港每個市民都能各盡其分,改善我們的環境,在香港建立美好的家園。我們需要同心合力去處理很多工作,縱使我們已準備在一九九九年度財政預算案中投入大量的資源去保護環境,但在財政年度內如需要因此而引入新措施,修改法例,或增撥資源,政府一定會尋求各位議員的支持。

一九九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星期三)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