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至內容

香港具景觀價值地點顧問研究

Member asking : LEE CHU-MING, MARTIN


      主席,規劃署在去年10月批出一項為期約18個月、名為“香港具景觀價值地點研究”的顧問合約。研究的主要目的是搜集香港景觀的分布地點和其他基本資料,以便當局日後評估大型工程對該等地點的影響。就此,政府可否告知本會:

      (一) 當局進行這項研究的原因;是否因為許多景觀備受發展計劃威脅;若然,哪些地點的景觀受到威脅;

      (二) 在未完成這項研究及制訂相關措施時,有何短期措施保護各個景觀;及

      (三) 為何這項顧問研究需時18個月才能完成,而且還不包括諮詢工作;會否考慮增設例如資料搜集員等臨時職位,以便盡早完成這項研究?

Public Officer Replying : SECRETARY FOR PLANNING AND LANDS


      主席,

      (一) 政府進行這項名為“香港具景觀價值地點研究”,並不是因為許多景觀已受到發展計劃的威脅。我們研究的目的,是從一個積極的出發點,搜集和分析全港的景觀資源基準狀況,以便設立一個覆蓋全港的景觀資料庫。

      政府過往從未就全港的景觀進行調查和有系統地收集這些資料,所以有關部門在評估個別發展計劃時,都要重新搜集相關地區的個別資料,幫助他們在審批發展計劃時,可以考慮這些計劃對景觀的影響。成立了這個景觀資料庫,將會令我們的評估過程更全面和更具效率。

      (二) 現時我們知道有價值的景觀地點,基本上已受到有關法例的保護。這些景觀地點大多數已在法定的分區計劃大綱圖上劃作為自然保育區、綠化地帶、海岸保護區或具特殊科學價值地點等。在《城市規劃條例》下,發展這些地方一般是不會被批准的。我們的維多利亞海港及郊野公園亦受到《保護海港條例》和《郊野公園條例》所保護。此外,《環境影響評估條例》亦規定一些指定工程項目須擬備全面的環境評估報告,由環境保護署署長審批。景觀影響是其中重要的評估部分。

      (三) 這項全港景觀資源基準狀況的評估,在香港是前所未有的首項大型研究。研究範疇除了建立一套景觀類別體系與分類準則,以及評審標準外,亦會涉及一項涵蓋全港地區的戶外實地勘察工作,以搜集各區景觀的資料。由於勘察規模相當龐大,性質複雜,加上研究地點不少是較偏遠而交通不能直達的地方,因此,研究要頗長的時間。規劃署曾諮詢專業團體的意見,他們一致認為18個月的研究時間是合理的。

      至於可否開創或增設例如資料搜集員的臨時職位,以便盡早完成這項研究,我們覺得會有一些困難,因為主要的勘察工作須由對景觀有專業知識的調查員來進行,而規劃署估計這類具專業知識的臨時員工並不多。不過,規劃署會將有關建議轉交顧問公司加以考慮。同時,規劃署亦會與顧問公司探討如何在可行情況下加快研究進度。


Member asking : LEE CHU-MING, MARTIN


      主席,局長在主體答覆第(二)部分表示,現時我們知道有價值的景觀地點,基本上已受到有關法例的保護。但是,這項研究還未完成,即政府現時仍未知道何處是有價值的景觀地點,又怎可以說這些地點基本上已受到有關法例的保護呢?主席,舉例來說,民主黨最近舉辦了“香港十大景觀選舉”,有六千多人投票,結果選出的地點有西貢、大浪灣和九大溪澗。我相信這些地點並不是全部受到《保護海港條例》和《郊野公園條例》所保護的。

Public Officer Replying : SECRETARY FOR PLANNING AND LANDS


      主席,我們也知道民主黨曾進行有關景觀的調查。該項調查不單止包括具景觀價值的地點,還包括自然保育區。我們認為這是兩回事。政府今次的研究,主要是要確立全港的景觀資料基準狀況。研究的範圍會涵蓋全港市區及鄉郊地區的景觀,而且除了自然景觀外,也包括人為的景觀。


Member asking : LEE CHU-MING, MARTIN


      主席,主要的問題是,局長現時仍未知道這些景觀地點在何處,又怎可以即時告訴我們有關的景觀地點已經受到保護呢?

Public Officer Replying : SECRETARY FOR PLANNING AND LANDS


      主席,政府是大概知道哪些是景觀點的。事實上,大家也知道,香港有多少個具景觀價值的地點,沒有甚麼特別神祕,又或我們會突然發現一些具景觀價值的地點。因此,一般來說,我們知道是一些甚麼地點,同時,認為大多數這些地點已經受到保護。


Member asking : CHOW LIANG SUK-YEE, SELINA


      主席,局長剛才說,這個覆蓋全港的景觀資料庫基本上會對日後的發展起參考作用。這些景觀其實是香港的財富。請問這個資料庫能否發揮其他功能,例如將這些景觀點發展作旅遊用途,特別是會否考慮如何能到達一些偏遠的地方?

Public Officer Replying : SECRETARY FOR PLANNING AND LANDS


      主席,我們非常歡迎其他部門及團體採用這項景觀研究的結果,以達致任何目的。如果政府在哪些方面可以向其他團體提供協助,我們非常樂意這樣做。


Member asking : WONG YUNG-KAN


      主席,局長在主體答覆第(二)部分提到,一些景觀點會受到《郊野公園條例》和《保護海港條例》所保護。據我所知,現時的一些景觀點是汽車不能進入的。如果要前往這些景觀點,可能須步行兩三小時。請問政府會否考慮在交通方面較為開放,築成更多道路以直達海岸公園及自然保育區呢?

Public Officer Replying : SECRETARY FOR PLANNING AND LANDS


      主席,這問題不屬於這項研究的範圍。我相信很多有價值的景觀點之所以可以保留其景觀,正因為遠離人煙。我們在過程中須尋找適當的平衡,看看哪些地方值得保留。


Member asking : LAW CHI-KWONG


      主席,局長在主體答覆第(二)部分提到,大部分的景觀點已受到法例所保護,而且在《城市規劃條例》下,發展這些地方並不會被批准。此外,即使要發展,也要進行全面的環境影響評估。但是,局長又在第(一)部分說,這項研究的目的,是幫助有關部門在審批發展計劃時,可以考慮這些計劃對景觀的影響。如果大部分這類景觀地點不會作發展用途,以及大部分發展計劃也可能不獲得批准,政府進行全港調查研究工作,豈不是浪費公帑?即使有發展,也要再進行全面的環境影響評估。政府進行這項研究,是否還有其他目的,而不是純粹第(一)部分所提及的原因?主席,如果只是因這目的而進行研究,似乎是浪費公帑。

Public Officer Replying : SECRETARY FOR PLANNING AND LANDS


      主席,政府絕對沒有陰謀,這真真正正是一項有關景觀的研究。不過,以景觀來說,是不可以站在這地方來作觀察的,必須從較遠的角度觀察,才可以決定是否具景觀價值。因此,我們必須進行很多研究,從不同的角度觀察一些具景觀價值的地點,然後考慮是否值得保護該地點。


Member asking : CHOY SO-YUK


      主席,政府這項研究計劃搜集有關景觀的資料,政府當然會訂下一些目標。請問局長,搜集資料的目標會否包括一些未受法例保護的景觀,例如古樹名木?除了古樹名木外,政府今次搜集資料的對象還包括甚麼現時仍未受法例保護的景觀呢?

Public Officer Replying : SECRETARY FOR PLANNING AND LANDS


      主席,政府的研究並沒有包括個別的古樹名木,我們的研究針對的大多是地點。我可以與議員分享一下政府的主要研究工作範圍。這項研究包括5方面,第一,檢討本地和海外現時的景觀分類及評審方面的相關經驗;第二,建立一套景觀類別體系,以及確立一套景觀分類準則;第三,進行基準研究,包括資料搜集及全面實地勘察;第四,分析收集所得的基準資料,將景觀資料劃分類別,以便設立一個覆蓋全港的景觀資料庫及製作一套景觀特色圖;及第五,提議一套評審準則,以供鑒別景觀特色的重要性及會否容易受到發展影響,並且會提議一個適當指標,用以有系統及客觀地評估景觀受影響的程度。


      主席:蔡議員,你的補充質詢是否未獲答覆?


Member asking : CHOY SO-YUK


      主席,是的。環境食物局局長曾提及會就古樹名木進行資料搜集工作,請問為何兩項工作不可一併進行?如果政府現時一併搜集資料,便無須重複資源處理。

Public Officer Replying : PRESIDENT


      蔡議員,這是另一項問題,是不屬於你剛才提出的補充質詢的一部分。


Member asking : HOWARD YOUNG


      主席,局長在主體答覆第(二)部分提到,維多利亞港已經受到法例保護,但我覺得仍未全面。從旅遊的角度來說,香港最寶貴的景觀可能是海港及山頂。請問這項研究會否包括這些主要旅遊景點,例如某些發展會否阻擋這些景觀,以及如何防止這種情況出現,即身處山頂的旅客可能不會看到港口,又或身處天星碼頭向山頂看,只見樓宇不見山?請問政府會否考慮這些因素?

Public Officer Replying : SECRETARY FOR PLANNING AND LANDS


      主席,這問題會包括在研究的範圍之內。不過,至於會否制訂城市規劃的指引,則屬另一項工作的範圍。


Member asking : CHAN YUEN-HAN


      主席,局長給李議員主體質詢第(二)部分的答覆,我覺得非常抽象。局長說現時景觀地點已經受到法例所保護,但我對此卻不大樂觀。請問局長,對於我們的山脊線(skyline),政府究竟有甚麼保護呢?現時黃埔花園有一幢很高的樓宇把我們的山脊線切去,這算是甚麼樣的保護呢?政府搜集有關景觀的資料,我覺得是好事。政府的立場也很正確,因為自然環境及古蹟都是香港的財產,可以為我們發展另一很重要的行業。問題在於現正在過渡期間,政府如何......


      主席:陳婉嫻議員,請你提出你的補充質詢。


      陳婉嫻議員:主席,現在我提出第二項補充質詢。


      主席:陳議員,你只可以提出一項補充質詢。


      陳婉嫻議員:主席,我現正提出質詢。我與政府就這問題爭拗了數年,政府告訴我現時已作出了保護,但例如skyline,政府便不能保護了。政府如何保護呢?有何新法例作保護呢?我希望局長回答我的質詢。

Public Officer Replying : SECRETARY FOR PLANNING AND LANDS


      主席,政府這項研究是考慮具景觀價值的不同地點,而陳議員剛才所提及的問題,政府會在另一項工作範疇內考慮。那項工作有關市區設計的指引,現正進行諮詢工作,今年應該可以提交新指引。在這問題上,我們必須找到一個適當的平衡。我們不能說香港從今以後不再興建高樓大廈,但同時,我們也應保護很多具不同景觀的地點。在這兩者之間,我們希望能找到一個適當的平衡。


Member asking : WU KING-CHEONG, HENRY


      主席,局長在主體答覆末段指出,政府估計具專業知識的調查員並不多,請問局長,究竟這類專業調查員的數目為何?現時有多少人從事這類工作?又這種專業地位如何釐定?從業員是否須考取執照?

Public Officer Replying : SECRETARY FOR PLANNING AND LANDS


      主席,我在主體答覆提到,這麼專業的兼職或臨時員工並不多。我可以與各位分享一些資料。政府今次聘請這顧問公司,是聘請了19名本地及海外專業技術人員,他們包括不同專業的人士,例如園林景觀、城市規劃、農林生態學、資訊工程系統及人文文化研究等多個不同範疇。


Member asking : CHOY SO-YUK


      主席,局長在主體答覆末段提到,由於這項研究要具備很多專業知識,所以不適宜聘請大量臨時工作人員。不過,請問局長會否考慮聘請剛畢業的學生?即使是聘請員工,政府也要向他們提供培訓。為何不可以培訓一些臨時員工,令更多人可以參與這項研究,以便加快完成工作?

Public Officer Replying : SECRETARY FOR PLANNING AND LANDS


      主席,在這項研究上,我們已經聘請19人。不過,聽過議員的意見後,我們會把議員的意見轉交規劃署,然後由顧問公司加以考慮。


返回.